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河东裴家 先人遗物
    大丈夫能屈能伸,面对此刻的裴旻,一个个年岁都足以当他爷爷的人物,强行挤着一脸的笑容特来迎接。

    “劳烦老夫人特意恭候,晚辈惭愧。”裴旻对着库狄氏打了一个招呼,然后去马车搀扶裴母去了。

    至于其他人,他并没有怎么理会。

    现在他才是强势的一方,也给裴家众人表一个态,整个裴家他只认帮助过他们的库狄氏。

    至于其他人,别以为揣着个长辈身份就能趾高气昂。

    他裴旻有今日地位,是靠自己拼搏出来的,跟裴家没有半毛钱关系。

    如今裴家的主家几乎给洗了牌,得裴理器重的那些人不是与裴理同罪一并关在闻喜县的大牢,便是给下了职位,放逐地方去担任教书先生了。

    一同来迎的都是库狄氏这些天与裴家一同商议组建成的全新班子,也都是人精,见裴旻这个态度,知道裴家想要抱住裴旻这个大腿,跟着华阳夫人库狄氏走,是唯一的选择。

    对此他们心底并没有多少排斥,这也是裴旻选择库狄氏的原因。

    库狄氏对裴家有大恩,而且才智干略身份资历皆能服众。

    裴旻扶着裴母来到了近处。

    “见过闻喜夫人!”

    除了库狄氏,其他出来相迎的裴家人都向裴母作揖问好,眼中也有着不住的欣羡。

    母凭子贵,莫过于此!

    昔年裴府的歌姬,今日摇身一变是闻喜夫人,名副其实的三品诰命,而且要不了多久,随着裴旻升任节度使,裴母的三品也会成为二品。

    以裴旻的年岁,以他表现出来的能力,以李隆基对他的信任器重……这升任一品还远吗?

    裴母成为一品夫人,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她的身份,现在谁能小觑?

    谁敢嫌她卑贱?

    裴母近来一直跟着诰命夫人为伴,也有了些许诰命夫人的气度,微微回礼作福,道:“闻喜一别二十多年,模样依旧,只可惜,物是人非。”

    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道:“家中出了奸佞,才导致昔年丑事外传。如今弑兄贼子已入大狱,闻喜夫人也别太过忧伤。你若愿意,可随时来此。昔年大郎的住处已空出来,夫人可随时回来住。”

    说话之人正是新任裴家家主裴沛。

    裴母目光在裴沛面上逗留了片刻,突然激动道:“可是沛叔?”

    裴沛笑道:“一别二十余年,想不到当年的小丫头还能记得我。”

    裴母知裴旻对裴家人没什么好感,拉了裴旻一把道:“旻儿,快来拜见你裴太公,当年要不是他,还没有今日的你呢!”

    库狄氏这时笑道:“此次能够顺利的为玄公复仇,家主是功不可没。”

    原来裴沛昔年与裴玄关系极为要好,裴玄意外落水,裴沛是最不相信的一个,也是裴家第一个提出质疑,要求追查到底的人。

    只是裴理大势所趋,裴沛不论文采城府都远不及裴理,给下了套,落了一个意图谋取家主之位,恶意重伤族人的罪名,险些给革出裴家。

    面对这种情况,裴沛只能妥协,暗中调查。

    裴父受到了不公的待遇,本来裴母要因勾引裴家少主的罪给杖杀,是裴沛出面,先一步将裴母接到了自己的府上,并且给裴父、裴母证婚,送他们往北方,避开河东这是非之地。

    一晃二十余年,裴理的地位在裴家根深蒂固,无法动摇。

    裴沛也查到了一些头绪,但是想要扳倒裴理却不可能,只能忍着。

    直到库狄氏代表裴旻向裴家摊牌,裴家一片混乱之际。

    裴沛将证据拿了出来。

    有了裴沛的证据,加上库狄氏的逼宫,直接将了裴理的军,将他拉下了裴家家主的位子。

    库狄氏也推荐裴沛为新的裴家家主。

    这其中的过程有些曲折,裴旻对裴家的事情不感兴趣,故不知情。

    “见过太公!”裴旻对着裴沛深深拜了下去。

    裴沛赶忙搀扶道:“国公不必多礼,老朽担不起啊!”

    裴旻道:“不论是谁,只要于旻双亲有恩,都当得了这一拜。何况太公还是长者……”

    裴沛捻须而笑,道:“后生可畏啊!来,我们入内细说……”

    裴旻见库狄氏微笑着瞧着他,暗叹之余,也给了这个老妇人一个大拇指:老人家智多如狐,确实不是易于之辈:现今裴家有她跟裴沛在,自己想要跟裴家划分开来却也不易。

    事已至此,也无需强制划分。

    只要裴沛、库狄氏能够掌控裴家大局,他不介意与裴家互惠互利。

    裴沛在家主大宅请了裴旻一家用膳。

    裴沛的城府心机或许不如裴理,但他胜在待人以诚,直接让陪同的裴家人都回去了,只有他一人外加一个库狄氏作陪,都是自己人。

    说谈也没有顾忌,尤其是说昔年往事。

    对裴玄被害之事,更是百般感慨。

    裴沛几杯酒下肚,酒劲上头,带着几分自嘲的道:“也托了国公的福,几位兄弟中最没出息的我,临老还当上这个家主之位,成为裴家之主,还真是世事难料。”

    裴旻已知昔年过往,忙道:“太公叫我静远便可,国公都是外人叫的。我们之间,不必如此生分。”

    裴沛见裴旻一脸真诚,叹道:“有孙有子如此,玄哥与大郎若泉下有知,亦可瞑目。”他看了库狄氏一眼,道:“静远人品,还用多言,我裴家儿郎,又有那一个比及的上?先辈留下的东西,不传他,又传谁?”

    库狄氏笑道:“老身也觉得国公可传,他的心思才略,莫说年轻一辈,即便是老一辈也未必能够比及。如此,老身去去就来。”

    裴旻带着几分茫然的看着库狄氏远去的背影,望向裴沛道:“太公,什么东西如此神秘?”

    裴沛卖着关子的捻须笑着道:“等会你就知道了,算得上是我裴家的不传之秘。对你,绝对大有益处。”

    裴旻也不好强迫,只能在一边干等着。

    正说间库狄氏从内堂走了过来,手中端着一个四方形的木盒,似乎多年未清理了上面聚集了聚集了一层的灰。

    库狄氏屏着气息,从下人手中接过鸡毛掸子,将盒子上的灰尘扫去。

    带着几分慎重的来到裴旻的面前,库狄氏将盒子递给裴旻道:“东西传你了,能不能让之大放异彩,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