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似曾相识的话
    裴旻并未在河东久待。

    裴母认祖归宗之后,给了她一天时间缓解情绪。

    裴旻一行人于第三日离开了闻喜县,面对裴家,他只带走了族长裴沛的小儿子裴晨霖。

    裴晨霖敦厚老实,精于珠算心算。

    裴旻这个身怀乘法口诀以及各种简便算法的高材生,在多位数的运算中都不及他。

    如他这样的人物,负责库房器材的管理是再合适不过了。

    只要裴旻一继任陇右节度使,陇右七万五千兵马的军械粮草衣甲军饷皆归他调配。

    如此巨额之数,真要让他全权负责,其他事情也不用干了。

    交给别人除了张九龄、袁履谦、顾新可以信任,他人又不属于他的嫡系。

    这军事物资,至关重要,哪有将物资交给外人的道理?

    张九龄、袁履谦前者是宰相才,后者在行政上是第一把手,没有安排他们负责资源调配的道理。顾新的干略逊于张九龄、袁履谦,却擅于安抚人心也有大用,让他负责库房同样是屈才。

    裴晨霖的出现,正好让裴旻眼睛一亮,解决了他心中的难题。

    至于裴晨霖是否如他表面上的那般可靠,这点日后自有定论。

    真要行偷鸡摸狗之事,别说裴晨霖,就算是张九龄、袁履谦,他都不会轻饶。

    这一点他也明的跟裴沛说了,军纪是他的底线,不论是谁,即便是他自己,触犯了,也要受罚。

    裴沛对他的儿子极有信心,打着包票。

    裴旻也将之带了出来。

    见裴晨霖得到器重,裴家宗族子弟,自是满心羡慕。

    这回长安若是走水路,逆流而上,更加颠簸。

    裴旻依旧选择走陆路,以裴母的舒适为主。

    又花费了八日,方才顺着官道,进了长安。

    裴旻先将裴旻、娇陈送入府中,将库狄氏赠送给他的兵书收放好,直接进宫找李隆基去了。

    内侍将裴旻接到了武德殿,听着殿里的舞乐之音,心知李隆基又在拨弄他的爱好。

    李隆基已经处理完夺取河西九曲地的战后事宜,有了些许空闲,履行着他梨园崖公的身份,考验着梨园歌部、舞部的精进。

    听裴旻求见,他直接打了一个手势让高力士将裴旻迎入殿中。

    李隆基不雅的斜靠在胡床上,见裴旻进来也不动弹,只是手指了指一旁的席子,继续看着表演:对于自己人,他永远都是这个模样,一点皇帝样子也没有。

    裴旻也知李隆基的性子,只是微微告了礼,在一旁坐下看表演。

    殿前表演的是李龟年的渭川曲,这位乐圣在继任乐营将之后,手上有着大量的先人遗留下来的曲谱资源,终于创出了集合西北民族音乐、融秦声汉调于一体的法曲乐……渭川曲。

    渭川曲繁弦急管,清飏宛转,短时间内风靡长安。

    李龟年也因此名望大作。

    裴旻听着李龟年、李彭年、李鹤年的表演,不由抚掌称道。

    这乐圣,确实大有本事。

    再看舞部表演,经过他一番近乎军事化的改制,舞部的表现也极是显眼。

    原来没有赏罚制度,人人都想出彩一些。类似于抢戏一样,行抢舞之事,只盼自己能表现的出色一点,以赢得李隆基或者裴旻的亲睐,得以提升地位。

    这对于配合性极强的舞蹈来说是致命的缺陷。

    但自从裴旻提出了赏罚制度,抢舞非但不能得到亲睐,反而会踢出梨园,有效遏制了不良风气。在彼此的配合上,有着显著的提升。

    他来的时候,歌舞已经到了尾声。

    不一会儿,音乐停歇,舞者也收起了舞姿。

    “好!”李隆基抚掌大笑道:“李营将的渭川曲,朕是百听不厌讷!舞部现在也是极好,尤其是配合上,更有独到之处。所有舞者皆守本分,如若军队一般严谨。群舞唯有配合,方显大气。有赏,统统有赏。”

    这梨园越发的让他满意,心底格外舒畅。

    禀退了李龟年一行人,李隆基看了裴旻一眼道:“裴家的事情都解决了?”

    裴旻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道:“只是去认祖归宗而已,又能耽搁几天。若非是我娘心愿,臣还不愿意跑这一趟。”

    李隆基的性格本就不会怀疑自己信任的人,何况现在的世家,根本不足以对皇室造成半点危害,不以为意的道:“老人家的心愿,理当为他达成,这是身为人子的本份。今日静远入宫,可是想去陇右了?”

    “陛下妙算!”裴旻带着几分不好意思的道:“陛下待臣恩宠备至,让臣休假了好几个月,得以陪伴家人。再不任职,只怕朝中的谏官忍不住要弹劾臣了。而且臣也不想继续颓废下去,为陛下守卫疆土,才是第一要事。”

    李隆基感慨万千的说道:“也是如此,静远才让朕又爱又恨讷!一边想将静远留在长安,你我君臣相宜,谱写一段美谈。可没有静远在边疆戍边,镇住那些宵小,朕心底又不踏实,睡的不安稳。”

    裴旻笑道:“即便臣受皇命在外,一样能跟陛下君臣相宜。为大唐戍边,于充当陛下护卫有什么两样?这天下是陛下的天下,为大唐戍边,也就是当陛下的护卫。”

    李隆基拍腿大笑:“静远言之有理!朕有你当护卫,天下宵小,谁敢放肆!朕自远当在长安,高枕无忧。”

    裴旻听了这话,莫名觉得有些耳熟。

    突然他想到了历史上记载了一件真人真事:

    天宝三年。

    李隆基心血来潮对高力士说:“将军,现在天下太平无事,朕欲高居无为,将天下都交给李相处理如何?”

    高力士当时估计吓傻了,这世间哪有将皇权相让的皇帝,战战兢兢的道:“天子巡狩,古之制也。且天下大柄,不可假人。若权力交给李相,他羽翼威势一成,谁还能动他?”

    李隆基当时就火了,最贴心的高力士竟然没向着他,一脸怒色。

    高力士吓得直接跪伏在地道:“臣狂疾,发妄言,罪当死。”

    李隆基这才缓和下来。

    李隆基的“高居无为”其实就是在后宫享乐,将皇权交给李林甫。

    现在裴旻听着李隆基这“当在长安,高枕无忧”,怎么有同一个意思?

    裴旻古怪的看着李隆基,不知这个英明还是糊涂的皇帝,脑子里想的到底是什么!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