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陇右节度使
    裴旻猜不透也懒得去猜了,至少目前的李隆基还没有出现怠政现象,对于政务还是异常用心的。

    而且事件中最关键的人物李林甫即将让他带离长安,亲自看着。

    到时候是找个机会弄死,还是怎么的,到了陇右鄯州随机应变。

    如今历史已经改的不成样子了,安史之乱理当不会出现了才是。

    裴旻心念至此,也高声道:“臣下也将效仿卫公、邢国公一般,为大唐开疆扩土,打下万世基业。”

    李隆基眉飞色舞的道:“其他跳梁小丑,倒是不足为惧。关键是大食,要让天下人知道,我大唐之雄,岂会逊色大食?”

    裴旻想不到李隆基与他想到一块去了,忙道:“若战大食,臣愿为先锋。”

    裴旻自是不知,因为他的关系,大唐、吐蕃重新拟订舅甥盟。

    为此李隆基特地宴请了吐蕃使者,在交谈中,李隆基问起了大食国的情况。

    西域虽在大唐的控制下,但大唐跟大食这两个帝国向来不对眼,边境摩擦不断,彼此都防贼似地防着,探不出什么情报。

    吐蕃跟大食并非盟友,但彼此有着共同的敌人,相互有着一定的了解。

    吐蕃使者也没有欺瞒,实话实说,表示大食**事力量强劲,他们兵分四路四面扩张,论及疆域之广阔军事之雄厚,比之大唐,只有过之而无不及。

    李隆基听了极不舒服,想着魏巍大唐岂有输给大食的道理。这时的他,还是极有雄心壮志的,直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打赢大食,让世人知道大唐才是最强的帝国。

    这才有了先前那句话。

    李隆基挥了挥手道:“静远为先锋岂不屈才,到时你来统兵,朕给你准备足够的军备,在长安静候佳音。”

    “这样也成!”裴旻想着自己取代历史上的高仙芝跟阿拉伯帝国来一次强烈的军事碰撞,情不自禁的笑弯了嘴。

    他魂飞天外的念着,李隆基也浮想联翩,君臣二人同时陷入意淫中去。

    半响两人才回过神来,彼此默契的一笑。

    陪着李隆基一同吃了晚餐,裴旻这才返回裴府。

    翌日一早,裴府外喧哗成片,一队军中兵士在高力士的带领下,浩浩荡荡的走向了裴府。

    今日在早朝时,李隆基下达了将裴旻提升为陇右节度使的任命。

    这个任命无人不服,也在情理之中。

    裴旻虽然年轻,但是他的功绩,仅以开元朝而论是无人能比的。

    可即便如此,满朝文武依旧一片哗然。

    升任节度使可以说是武将的最高荣誉,常人终其一生而不可得,裴旻不过二十三岁,得如此荣耀,焉能不为之欣羡。

    为了体现节度使的重要,朝廷对于节度使的任命方式也是与众不同。不再是圣旨下,领官服官印赴任报道,需要经过隆重的赐旌节仪式。

    所谓的赐旌节,即是双旌双节,旌以专赏,节以专杀。行则建节,府树六纛。

    正是因为有这双旌双节,节度使才能行赏罚权力,只要双旌双节在手,等于是拿了奉旨杀人的诏书。

    是以一大早,高力士已经带着旌节来到了裴府外。

    裴旻闻讯赶忙出去迎接,这旌节还有一套礼仪,自出皇宫以后,沿途所至,若遇关卡、城墙过低,高立的旌节无法通过,旌节绝对不能有任何倾斜,以示不屈。面对这种情况,一般是拆毁关卡,推倒城墙。

    裴旻不想自己的大门给推倒,迫不及待的出门受礼。

    高力士取出任命诏书,高声念道:“御史中丞兼洮州刺史、广恩镇镇将、凉国公裴旻,克树勋庸,遍该韬略,居运六奇,行谋百胜特提为陇右节度使,全领陇右诸军,驻军鄯州,神策军即日起亦编入陇右军,以填补陇右军空缺,钦此。”

    “臣裴旻,领旨谢恩!”

    裴旻恭敬的一拜,双手将任命诏书握在手中。

    轻轻的诏书,份量极重。

    随后他又慎重的接受了李隆基御赐的旌节:包括龙、虎红缯门旗各一面,画白虎的红缯旌一面,用红丝作旄的节一杆,麾枪两枝,赤黄色麻布做的豹尾两枝。全套旌节共五类八件,皆用黑漆木杠,加以种种装饰,非常精美。

    回到府中,裴母、娇陈围着一面面旌旗转悠了好几圈,倍感荣耀。

    小八却是不屑一顾,直接一柱冲天,小鸟儿“啾”的一下,水枪射在了一面虎红门旗上。

    现在是盛夏,小八穿着单薄的衣裳,裤子是开裆裤,给了他作案的最佳装备。

    裴母、娇陈脸都吓白了。

    娇陈直接一把抓着小八的小鸟儿,将他的水龙头给堵住了。

    小八急得“哇哇”大哭。

    裴旻在一旁也是大急道:“轻点轻点,别抓坏了。”

    娇陈白了他一眼,在一旁把尿去了。

    听着水流声,裴旻松了口气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道:“还是我儿子有出息,旌节都不放在眼里。”

    “呸呸呸!”裴母横眉怒目的道:“别让人听去了,叫人抓着把柄,如何是好。”

    裴旻早在小八射他那小机枪的时候,已经先一步看了周边,确定了无人,才放肆大笑,见母亲生气,也收了笑容道:“娘亲放心,陛下心胸开阔,无论如何都不会跟一个两个月大的孩子计较。”

    裴母道:“即便如此,也不能让他人说闲话。”

    “娘亲英明!”裴旻也知裴母说的有道理,笑着应和,转移了话题道:“我们明天一早动身,你们准备一下。我去跟皇城跟几位好友道个别。对了,别忘了通知王夫人与忠嗣,让他们也准备一下。”

    裴母笑骂着将他赶走了。

    裴旻先去了皇城,长安的主要行政机构便在皇城中。

    与朝中好友道别也是方便,礼部、户部、兵部、御史台走了一圈,全部完事。

    接着裴旻敲响了裴府隔壁的大门。

    青羽楼住址的事情他已经跟户部打过招呼,帮着公孙幽办了下来,刚刚在户部的时候也特地提到了此事,让户部官员帮着照应一下。

    开门的是一个不认识的年青少女,见了裴旻,忙道:“国公请进,楼主说了,若国公来访,直接入内便是。”

    裴旻心知公孙幽定是听到了早上的动静,从而猜到他要离京赴任了。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