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狮子大开口
    秀丽女子气得眉头直跳,高声道:“姑奶奶没功夫跟你瞎扯!快快让开,不让开,要你好看!”

    袁履谦闻言更是怒极,针锋相对的道:“在下倒要看看,你怎么让我好看!你一个姑娘家,还敢目无法纪不成?”

    秀丽女子扬起手中马鞭。

    但对上袁履谦那坚定不移的目光,愤恨的收回了鞭子,切齿道:“算你狠!”

    怒瞪了袁履谦一眼,秀丽女子双脚轻夹马腹,想要绕开袁履谦。

    袁履谦岂能让她如意,再次横移一步道:“话不说清楚,哪里走!”

    “你!”秀丽女子气得俏脸发红,怒道:“要不是看你文质翩翩,受不了打。姑奶奶定要给你一鞭子尝尝……”

    袁履谦哪里会在乎这般威胁,面不改色的道:“你到底是谁,什么身份,为何放肆的纵马直入城门。凡事就怕万一,一但撞了人,伤及性命,又如何偿还?”

    秀丽女子指着袁履谦道:“书呆子,不可理喻!”

    这边的动静惊扰到了守城的兵士,其中一人舞着手中的长枪上前道:“哪里来的外乡人,夏军使的马,你也敢拦!”他讨好的一笑道:“不长眼的给我滚开,不然我的长枪,可不认人。”

    裴旻向袁履谦移动了一步,他看得出来秀丽女子并没有真的出手的意识。

    但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守卫,为了给上司出头,真要出手比秀丽女子更没分寸。

    此时,裴旻也确定了秀丽女子的身份。

    从秀丽女子展露她的骑术起,裴旻隐隐有些怀疑,守城兵士的那一声“夏军使”,无疑印证了他的猜测。

    这位夏军使正是陇右镇西军军使夏珊,也就是郭知运口中那个“骑射双绝,冲锋陷阵半点不逊于男子,堪称当代花木兰”的外甥女。

    郭知运对他这个外甥女很是看好,甚至都不让他代为照顾,相信以夏珊的本事,只要是有眼睛的人,都不会放置不管。

    郭知运唯一的所求是为她找个婆家……

    镇西军就驻扎河州以西十里外,护着河州的安危。

    河州的城防兵士也是由镇西军负责的,换而言之,夏珊是守城兵士的统帅,自己的统帅如此气势凶凶的冲入城中,他们哪敢阻拦。

    袁履谦也意识到了来人的身份,一脸的讥讽:“原来是镇西军军使,难怪能在城中胡作非为,横行霸道,也巧了,正好撞在某的手上。”他看了裴旻一眼道:“静远兄,一切你亲眼所见,无需我这个支使多言了吧。”

    夏珊一脸震撼的看着衣着朴素并不特别显眼的裴旻,“静远”这个字,早已因为裴旻名传天下!

    裴旻微微笑道:“夏军使,我这兄弟最爱较真,你犯在他手上,受罚是少不了的。不如说清你的来意,或许我能给你说说情!”他说着指着袁履谦道:“这位是节度使支使袁履谦……”

    城防兵士闻言,脸色都吓白了。

    夏珊一听面前人,就是自己要找的对象,赶忙翻身下马,抱拳道:“末将夏珊,见过裴节度使……”

    “可以叫我裴帅!”裴旻打断道:“我喜欢别人这么叫我!”

    原来他是镇将,只是小帅,如今节度使是名副其实的大帅!

    裴帅,更是听的心安理得。

    “裴帅!”夏珊心中有事相求,这声裴帅,叫的毫不迟疑。

    裴旻满意的点了点头。

    夏珊道:“末将确实触犯了军法,愿意受罚。受罚之前,还望裴帅能救副都督一救。”

    “副都督?可是王君毚?”裴旻记得李隆基以王君毚为副都督,暂替郭知运处理陇右军务。

    夏珊应道:“正是!”

    “他怎么了?谁能动他?”裴旻有些好奇,在他没有拿着任命诏书与代表节度使身份的双旌双节出现在鄯州之前,王君毚应该是陇右军事第一把手才是。

    而且王君毚是郭知运的旧部,军中威望极高。

    裴旻此次担任这个节度使短时间内都不会比王君毚更能服众。

    夏珊眼中闪过一丝痛恨,厌恶道:“是内常侍韩庄!”

    裴旻心中恍然,韩庄之名他听过。

    李隆基喜欢用自己信任的人,而最得他信任的人无疑问是身旁长时间相处的宦官。

    也是因此李隆基身旁的宦官个个官职极高,其中最出名的是高力士、杨思勖、黎敬仁、林招隐、尹凤祥这五人。高力士负责陪伴李隆基左右,杨思勖持节讨伐,黎敬仁、林招隐奉命出使宣布传达,尹凤祥则掌管书院。在他们之下还有孙六、韩庄、杨八、牛仙童、刘奉廷、王承恩几人,大多的干跑腿任务,远距离传授李隆基的旨意。

    其中孙六,裴旻见过几次,堪称熟人。

    裴旻也听说但凡这些宦官出使皆含有监察之意,令各郡惊惧退避。

    宦官一到军中,莫不是狮子大开口,索要钱财,至少千贯之数。

    当然这些他只是听说,并未遇上,也不可能遇上。

    宦官之间的内斗更是险恶,能宫廷里崛起,都是人精,他们嚣张于世,不过是仗着李隆基这个皇帝的信任恩宠而已。

    论及恩宠,除了高力士,谁比得上裴旻?

    给他们十个胆子,也不敢将贪婪之手,伸到裴旻面前。

    “他这是向你们要钱了?”裴旻若有所思的问道。

    夏珊切齿道:“那没了种的坏胚,除了贪钱,还能干什么?以往郭节度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给他们打发了,可这次实在韩庄实在太过分。一开口就是万贯之数,副都督如何拿得出来。可韩庄却不管不顾,还限定了时间,说明日不筹齐这笔钱财,立刻回京弹劾。现在也只有裴帅能救副都督了……”说着,她单膝跪在了地上。

    “万贯!”袁履谦忍不住道:“这阉竖,真敢开这个口。”

    裴旻扶起夏珊道:“夏军使放心,王副都督于国有大功,旻无论如何都不会袖手旁观。不过在施救之前,我想知道你们有什么把柄落在韩庄的手上,不介意同我说说吧!”

    裴旻微微笑着。

    他为人处世,向来是谋定后动,极少鲁莽行事。

    这个韩庄的狮子开口,开的过了分,必有倚仗。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