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好威风,好霸气,好嚣张
    夏珊毕竟是女子,论及皮肉,终究逊色男人,十五军杖,杖杖到肉,直将她的脊背打的皮开肉绽,一时间动弹不得。

    直至黄昏过去,夏珊方才一路撑着,走出房间,见不远处的袁履谦,叫了两声:“嗨!嗨!”

    袁履谦听到莫名的声音,回过头来,指着自己,一副是在叫我的表情。

    “不是你是谁?”夏珊挨了这顿打,心底对裴旻没有半点怨恨,但是对于害她挨打的袁履谦却是恨意满满,连名字都懒得叫。

    袁履谦本不予理会,但见夏珊眉头紧锁,显然很是吃痛,心有不忍,想了想还是大步走了过去。

    “挨了军杖,不好好休息,出来作甚?”袁履谦伸手去扶她。

    夏珊想要将他推开,却牵扯了后背的伤痛,浑身一下子无力,反而向袁履谦身上倒去。

    袁履谦年岁比裴旻还长,但至今却孤家寡人,还是个处男。这女人在怀,只急得满头大汗,手足无措,半响才将夏珊扶稳了。

    夏珊见一脸死板的袁履谦,竟然露出了这番表情,不免大感意外。

    她自幼习武,弓马娴熟,有着不逊色男儿的勇武。跟着郭知运阵仗杀敌,凭借战功走到今日。

    这一路走来,在战场上与袍泽相互扶持,男女之防,早已抛在脑后。

    她的同僚部下也大多没将她视为女人……

    袁履谦这青涩的模样,在夏珊眼中委实有趣。

    “我……在下,扶你回房!”袁履谦手足无措的说着。

    夏珊突然想起了正事,忙道:“裴帅呢,是时候去鄯州了。”

    袁履谦笑道:“裴兄早在半个时辰前就走了,特地让你好生休养,还嘱咐弟妹照顾你。说一切包在他身上,鄯州再见。”

    夏珊大急道:“怎么不等我!”

    袁履谦摇头道:“你是不了解裴兄的为人,他岂会让自己的部下受了杖伤,还跟他一起跋涉!你放心好了,他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夏珊皱着眉头道:“你倒是信任他!”

    袁履谦笑道:“最多一年,最快一个月,你也会如我一般!”

    **********

    鄯州,驿馆!

    韩庄住在最豪华的别院里,这里原本是安排三品大员居住的独特院子,但是韩庄却理直气壮的住了进来,根本不顾什么道理不道理。

    在他看来,自己是天子使者,代表的是君王。便是君王之礼都能够受得,别说住一个三品大员的别院。

    不过韩庄此刻心里却意外有些紧张,李隆基安排人出使有着一定的规律。

    比方说今日安排他韩庄出使鄯州,下一次李隆基有八成的可能依旧让他出使鄯州,也不知是习惯,还是特别存着人熟好办事的心里。

    宦官太监倚仗李隆基而活,对于李隆基的任何习惯,哪怕连李隆基自己都不知道的小动作都把握的极其到位。

    韩庄此前已经出使鄯州两次了,再加上这一次有第三次之多。

    对于李隆基的这般安排,韩庄心底是万分排斥,只是不能反对不敢反对而已。

    他的几个同僚,尤其是杨八,得宠的程度还不及他,奈何运气好,给安排他出使河东。

    河东是华夏的主要发源地之一,也是华夏文明的摇篮,九大节度使中河东最富。

    杨八每一次出使,所收的钱财以千万钱计算,在京畿中买下了最好的田产、果园,堪称巨富。

    然而他所出使的陇右,本就不是什么富庶之地,多山多林。近年来战事频繁,若非是丝绸之路是必经之地,始终维持着一定的人气,更是情况堪忧。

    面对这破地方,韩庄每一次来,油水不过是千八百贯,令他有一种骂娘的感觉。

    不过人比人,还是有的一比。

    韩庄觉得自己或许人品不及杨八,可跟地位在他之上的孙六相比,却要幸福许多。

    孙六主要负责对象是裴旻,连续两次,万里迢迢的传送圣意,什么好处也捞不到。

    韩庄万万想不到一点:现世报,来得快!

    裴旻竟然升任陇右节度使,而负责裴旻的孙六,不久前已经安排往幽州去了。

    这意味着他韩庄有极大的可能,成为常驻陇右的宦官。

    能够从宫闱中脱颖而出,韩庄自然有着一定的眼力,知道裴旻在没有落魄前是万万惹不得的,伸手跟他要钱,等于找死一样。

    他又不甘心财路给断,只能找好欺负的欺负,孤注一掷的跟王君毚狮子大开口。

    其实他也不指望王君毚真能拿出万贯来,只是打算用手中的证据,将他能筹集到的财富全部敲诈干净,一次吃个饱。

    “公公!”心腹内侍上前来道:“已经到了约定时间了!”

    “走!”韩庄一挥手,带着期盼的心思道:“我们去王府!”

    王君毚并没有住进郭知运遗留下来的都督府,依旧住在自己原来的府上。

    他知自己在“副都督”的位子上干不长久,也就没搬,一切公务皆在王府上完成。

    韩庄抵达王府,说了一声“与王副都督有约”,直接大摇大摆的走进了王府大门,根本不等门房通报。

    韩庄就如进自己家一样,在最上方的主席位上坐了下来,叫喝一声:“上茶水来!”

    等了好半响,韩庄突然发现一个人影也没有,别说是王君毚,下人也不见一个。

    他午时出门,正是最热的时候:这一路来,口干舌燥,喉咙便如冒烟了一般。

    自己好歹也是使者,王君毚竟然将他晾在一旁。

    憋着气,耐心的等着。

    时间一分一秒就过去,酷热的烦闷,加剧了韩庄心头的火焰。

    “嘣”的一下,燃烧爆法!

    随手抓过装饰的盆栽,重重的砸在了地上,喝道:“王君毚,某是陛下的使者,代表的是陛下,你竟敢怠慢陛下,罪该万死。”

    他尖锐的声音,难听之极,嚣张的叫喊在王府上空荡漾。

    “好威风,好霸气,好嚣张!”

    远远地传来了九个字!

    韩庄隐隐觉得这声音有些熟悉,心底生出不详的预感。

    正琢磨着,两个人影从屋外走了进来。

    看着为首的那一个人!

    韩庄突然瘫倒在了地上,面无人色,在这炎炎酷夏,仿佛让一桶冰水浇了个透心凉。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