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两封信
    李隆基突然暴怒,高力士一时摸不着头脑。

    但一琢磨李隆基话中深意,不禁微微色变。

    狐假虎威的孽障!

    指的是谁?

    眼下陇右,谁敢狐假虎威,得罪到裴旻的头上?

    以高力士的细腻心思,如何猜不出来,心底大骂:“孽障坏事!”

    李隆基将手中的信丢给了高力士,道:“你看看,你看看!这就是知人知面不知心!韩庄,在朕面前,唯唯诺诺。哪里想到,出了这长安,打着朕的幌子,四处耍威风,给朕蒙羞。堂而皇之的攒钱不说,就因为王君毚没有立刻接待他,嚣张的打砸代理都督府!还说代表朕,怠慢了朕!”

    “呼!”他大口的喘着粗气道:“这事要是传出去,让朕怎么面对天下人?天下人怎么看朕?朕的清誉信誉,就毁在这孽障手里了。”

    高力士接过裴旻的信,见信中韩庄的所作所为,入住三品驿馆,随意强入都督府,大开口的要钱,写的是详详细细,信中充满了他的愤慨,以及陇右诸将的敢怒不敢言。

    “此贼安敢如此!”高力士神色也是骤变,赶忙跪伏在地道:“老奴管教不严,请陛下责罚。”

    李隆基气呼呼的道:“起来吧,此事与你无关,朕都看走眼了。那里想到,就他这一小小宦官,竟无法无天至此。你替朕知会静远,让他就地处置,给静远、王副都督以及陇右诸将,一个交代。”

    高力士应了下来。

    回到办公地,高力士以李隆基的名义下了一到旨意,想了想又亲自写了一封道歉的书信,为自己的治下不严而向裴旻致歉。

    鄯州。

    裴旻直接住进了当初郭知运遗留下来的都督府。

    裴母、娇陈也在第三天后的一早,抵达了鄯州。

    裴旻亲自在鄯州外迎接。

    远远的看到裴旻,一骑风风火火的来到近处,正是不让须眉的夏珊。

    经过三天休养,辅以上好的金疮药,兼之武人体魄,夏珊的杖伤恢复的极快,手脚已经可以自由活动了。只牵扯后背伤口,其他与常人无异。

    原本她应该在马车上受人照顾,可她性子喜动,与好静的裴母、娇陈没有共同语言,早早骑马赶路了。

    她骑术绝佳,不牵动后背,也能如履平地,并没有多大影响。

    轻手轻脚的下马,夏珊慎重拜道:“多谢裴帅仗义出手。”裴旻知道夏珊性子急,在拿下韩庄的时候,已经派人通知了。

    “何为仗义?”裴旻摇头道:“王副都督不会在陇右呆的太久,这点你我清楚。但是只要他还在陇右一日,便是我麾下的人。身为将帅,若连自己麾下的兵将都保不住,有何颜面坐在这帅位上?”

    夏珊笑道:“这么说,以后末将要是闯了什么祸事,可以找裴帅?”

    裴旻回答的毫不迟疑:“只要错不在你,一切好说!要是你错在先,可别旧伤没好,新伤又至。”

    夏珊想着那十五军杖,也不由打了个寒颤。

    军杖她并非没有挨过,只是通常施刑之人,多多少少对她会手下留情。可是裴旻的行刑官没有半点留情,出手之重,比他们在郭知运麾下要严厉的多。

    待裴母的马车来到近处,裴旻领着一众人进了城。

    裴旻意外发现夏珊莫名的挤到了袁履谦的身旁同他说着话。

    袁履谦一板一眼的应答着,显得有些拘谨。

    “这……”

    裴旻瞧着两人,大感意外,不由呵呵一笑,念道:“难不成拆散了一对姻缘,又促成了一对?”

    一并抵达现今的节度使府,先到鄯州的这两天,裴旻正好将一些琐碎之事办妥,给张九龄、袁履谦、江岳、李翼德、李嗣业、李林甫、裴晨霖这些人安排了住处,让他们有个居住的地方。

    张九龄、袁履谦、李林甫、裴晨霖各自整理家当去了。

    裴旻留下江岳、李翼德、李嗣业、郭文斌,他们身为武将,气力不凡,正适合搬运大箱小箱,先充当苦力。

    裴旻一家人杂物甚多,尤其是裴旻特地从家里挑选了三千册书,更是好几大箱。

    这三四人都不方便抬的箱子,在李翼德、李嗣业手上那是一人一个,如抬小鸡一般。

    夏珊要去王君毚处瞧一瞧,告辞离去。

    裴旻叫住她道:“后日黄昏,我在府中设宴,宴请陇右所有军使将官。王副都督等会会与你细说,我这里就事先邀请了。”

    夏珊自不拒绝。

    江岳、李翼德、李嗣业、郭文斌几人干完了苦力,也跟他们说了聚会之事。

    即便是李翼德都知道,此次他们入住陇右,算得上是反客为主。

    论及在陇右诸将心中的威信,裴旻比不上一直被视为郭知运接班人的王君毚。

    虽非有意,可裴旻确实挤走了王君毚不假,想要在这种情况下让陇右诸将心服口服的接受调配,不是一件轻易的事情。

    这一点上,他们也帮不了忙。能不能服众,全看裴旻本事。

    但是帮衬着撑场面,却也是他们力所能及的。

    诸将毫不犹豫的应诺了下来。

    李翼德拍着胸口道:“要是那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敢欺负裴帅新来。某的拳头定要让他们知道,面对绝对的勇力,再多的人,不过是开胃菜而已。”

    裴旻笑骂道:“只是一个聚会而已,想哪去了。能不能叫他们心服,那是我的事,你们只要将他们灌个高兴便可。”

    送诸将离开,裴旻找上了娇陈,八卦的问起了关于夏珊、袁履谦的事情。

    娇陈也是一脸的兴奋道:“郎君也发现了,给夏姑娘换药的时候,特地问了问。夏姑娘说逗袁公子特别有趣,一个大男人跟小姑娘一样腼腆,听她口气是逗着玩。妾身却觉得,未必就如她说的。娘也说夏姑娘可能相中袁公子,只是她没有这方面的经验,自己毫无所觉而已。”

    “那好办!”裴旻高兴道:“我这兄长可是一位好人物,只是过于拘束死板了些。至今未婚,有机会让他在一旁帮衬帮衬。”

    两天时间很快过去,离约定到府赴约还差一个多时辰。

    陇右各地军使皆来到了鄯州,但无一例外,他们先拜访的都是副都督王君毚。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