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可敢于我对饮?
    王君毚对着一屋子的大老粗,有些头疼。

    对于裴旻,王君毚的心情是极为复杂的。

    最初裴旻降临洮州,对于这位不受陇右管制却又在陇右辖区的人物,他充满了不满,也为郭知运叫屈。

    当时郭知运、裴旻紧张的关系,有一部分就是因为王君毚。

    但是后来裴旻邀请郭知运助战,郭知运为大局,不计嫌隙,致使郭知运、裴旻“化敌为友”,拟定攻守联盟。

    王君毚也在这时开始正视起裴旻来,隔阂不见了,却生出了一丝敌意。

    裴旻连续几次用谋调兵实在太过漂亮,让他无话可说,不得不服。

    但陇右节度使这个职位只有一个,也是王君毚梦寐以求的,而且郭知运对于自己的身体非常清楚,当时就将王君毚视为陇右节度使来培养。

    以至于王君毚一直认为下一任陇右节度使非他不可,平素里也注意收买人心。

    只是谁也想不到裴旻如此显眼,策划了西征战役,直接收复了河西九曲地以及石堡城,奠定了无人可及的军功。

    王君毚也在郭知运的劝说下放弃了陇右节度使的念头。

    他心有不甘,却也不得不服裴旻的军功实力,以至于无话可说。

    直至前几日,他被阉竖韩庄逼得有些走投无路,裴旻奔袭百里前来支援,将与之无关的事情揽在身上,助他解除危机。

    这时王君毚才对裴旻心服口服,带着几分感恩之心。

    然而这一切都是这几日发生的事情,并不足以让陇右的其他将官跟着一并支持裴旻。

    在诸将眼中,真正适合陇右节度使的唯有他们的老兄弟王君毚,以行动来表示对自己老伙计的认同。

    王君毚任凭怎么解释,也无法改变众人的态度。

    尤其是张景顺,因为昔年王君毚在战场上救他一命,对之感恩戴德,抗拒裴旻的心思,最是强烈,只能在一旁干着急。

    见夏珊在一旁痴痴笑着,王君毚上前低声道:“我的好妹妹,什么时候了,还笑得出来?裴国公是什么样的人,你我现在焉能不知?我这带一群人去赴宴,成什么样子?还不以为我去示威的?”

    “啊!”夏珊意外的看了王君毚一眼道:“兄长,再说什么?”

    王君毚以手扶额,叹道:“当我没说,时间就快到了,也顾不及怎么想了,一起去,一起去吧。”

    **********

    鄯州节度使府!

    裴旻正等人赴宴,却收到了长安来的消息,看着有两封信,不免有些古怪。

    先打开了一封,裴旻一眼看出这是高力士的字迹。

    高力士代替李隆基起诏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裴旻也不以为意,细细看下去:如他预料的一般,李隆基根本没有别的表示,直接将韩庄交给他处理了。

    对于李隆基的脾性,裴旻了解的未必就比韩庄少。

    他那封告状信,七真三夸,稍微夸大了一点实际情况。但李隆基的性格是不会多想多揣测的,只要话出自裴旻口,他会毫无道理的相信。

    他将信收入怀中,又打开第二封。

    见字迹还是高力士的,不免满心奇怪,认真看下来,竟是高力士的私人致歉信。

    反复看了两遍,裴旻叹道:“高内侍虽是太监,这做人却是不差。”想着历史上对他的奸臣评价,实在有失偏颇。

    当即趁着宴会时间未到,裴旻给了高力士回了一封信,同样表达了自己的善意。

    即将到了约定时间,王君毚带着二十多位陇右军将官前来赴宴。

    这一次宴会,裴旻请的至少也是守捉使以上的官员。

    不是十八军军使便是绥和、平夷、合川三守捉的守捉使,就是他们掌握着陇右的六万余兵士。

    不将他们收服,裴旻这个陇右节度使的位子坐不踏实。

    众将分两边入席。

    裴旻高举着酒杯道:“诸位有些我认识,有些不认识……不过没关系,举杯饮酒,能喝是关键,我们先喝一盅,慰劳慰劳酒虫!”

    众人赶忙陪同,就算他们心有芥蒂,也不敢公然的顶撞裴旻。

    王君毚捋须笑道:“国公说得好,这坐下能饮酒,起身能杀敌,方为大好男儿。”

    裴旻接话道:“这说道杀敌,我听陇右军有一人,擅于虎拳,刺手杀人,如杀鸡宰羊。开元元年,吐蕃侵入战,攻伐洮州城时。他率部先登,第一个冲上城楼,只凭双手,击毙十一人,却不知是何人?”

    王君毚指着厅中一位道:“是他,河源军使王虎。”

    “好壮士!”裴旻竖起了大拇指道:“可敢与我对饮十一盅?”

    “有何不敢!”王虎一脸激动,洮州城攻防战是他这一生最出名最精彩的一战,让裴旻这番提起来,倍感荣耀。

    两人二话不说,对饮了十一盅酒。

    裴旻又问:“还有一人,出身猎户,自幼在山林长大,登山涉水,如履平地。七年前,归降我大唐的突厥呼图部意图投奔吐蕃。他连夜翻两座大山,在险要处截堵呼图部去路。一人一弓,射杀二十二人,令整个呼图部不敢点火,不敢前行,坐以待毙,却不知是哪位?”

    王君毚又指着一位其貌不扬,瘦弱如猴的人道:“是他,合川守捉使朱瑜。”

    裴旻也赞道:“一人围堵六百人,勇哉,可敢于我对饮二十二盅?”

    朱瑜一脸激动道:“愿意奉陪!”

    裴旻二十一盅下肚,又道:“某还听说陇右军有一人,力能顶牛,在不久前的百谷城追击战,因战马不慎中箭死亡,在战场上寻得一头牦牛,将之驯服骑着牦牛而战,取首级十七枚,又是哪位?”

    这回还没等王君毚开口介绍。

    下坐的一位粗旷大将站了起来,一脸振奋,迫不及待的道:“是我,宁边军使史彦。”

    “好汉子!”裴旻道:“可愿跟我喝十七盅!”

    “岂敢不从!”史彦毫不犹豫的跟裴旻对影了十七盅。

    裴旻这一杯一杯的酒下肚,整个人越发精神抖擞,诸将都忍不住高呼起来。

    气氛瞬间热烈!

    这呼喝声方刚停止,堂下绿油油的眼睛向上瞪着,都在期盼从裴旻口中能够听到自己的名字。

    似乎让裴旻点名,是一件莫大的荣耀。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