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天灾无情
    得到袁履谦传来的消息,裴旻心底有些沉重。

    袁履谦是节度使支使,负责巡视陇右十九军的情况。但是裴旻刚刚接手陇右,陇右十九军的统帅才在鄯州聚过头。

    裴旻的要求还没有落实下去,袁履谦现在并没有出使的理由,留在鄯州分摊张九龄工作的同时,也受裴旻嘱咐注意陇右旱情。

    这气候反常,久不下雨。旱灾即来这一事,根本瞒不住经验老道的百姓,陇右上下越来越人心惶惶。各路百姓无日无夜不往寺庙道观以及河边乞雨。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所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天地无情,雨又岂是乞求的来的?

    旱灾始终是来了!

    无可避免!

    河渠开始断水。

    裴旻放下手中的事物,关心的问道:“田地里的小麦,怎么样了?”

    袁履谦也顾不得一身臭汗,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灌了好几口,方才喘着气忧心忡忡的道:“刚刚从田地回来,目前情况以不乐观。陇右这里的小麦采用免耕、半旱式种植,有着一定的抗旱能力。便是如此,个别小麦依旧有枯萎现象。现在大暑未至都是如此,大暑但来,情况堪忧。”

    裴旻经过姚州的历练对于政务已有一定心得水准,但是姚州的发展完全脱离耕作,对于耕作这方面的学问是半点没有。

    见裴旻一脸的懵懂,袁履谦也介绍到:“陇右土地贫瘠,多山多丘陵又少水,不易耕种。而免耕、半旱式种植一方面可以通过减少整地次数,为耕作困难,又易破坏的麦田,免去了不必要的劳力。同时也能尽可能的保持地下水分。这种耕作方式大大的减少了小麦对水源的要求,经得住干旱,只是耐得住干旱并不意味着不需要水……”

    裴旻依旧似懂非懂,却也听明白了一点。还未到真正的大暑,陇右这边抗旱的小麦都受不住,再下去只怕会颗粒无收。

    沉吟了半响,裴旻起身道:“我去找鄯州刺史谈谈。”

    袁履谦讶然道:“不可,裴兄,你是武臣,总管陇右十二州军事,政务却非你能管的。”

    裴旻道:“我知道,也明白,我也没想干涉,只是想做一些事情,帮个忙,而不是在这里无动于衷,坐等旱灾发生而什么也干不。哪怕是动用兵卒,挑个水灌个溉也好。”

    袁履谦看了裴旻一眼,默默点了点头。

    李林甫这时插嘴道:“其实想要干涉也可以名正言顺,以国公跟陛下的关系。只要修书一封给陛下,让陛下知道陇右的情况,恳请陛下下旨,让陇右各军军使配合各地刺史帮着赈灾抗灾。国公无须亲自行动,也无须出面,全的也是陛下的美名。世人自然不会说国公如此尽心竭力的收买人心。”

    裴旻看了李林甫一眼,赞道:“李参谋说的在理!”

    不管历史上的李林甫恶名如何,他的干略洞彻人心确实厉害。

    在这些天里,他身为节度使参谋,没少干实事,而且到手的事情,大多干的漂漂亮亮,找不到纰漏。

    以至于裴旻想要整他,一时半刻也找不出合适的机会。

    此次献策,顾全了一切大局。

    裴旻不再迟疑,当即给李隆基写了一封信,信中将自己撇开,提议以十九军军使为抗灾先锋,命人快马加急,送往京城。

    旱灾不可避免,朝廷已经在积极准备救灾。

    裴旻的书信送到李隆基手上的时候,这位李家三郎,呵呵一笑道:“这个静远,在朕面前还避什么嫌,也难得他有心,愿意为朕分担一些,就随了他的意。”

    说着传下了指令,特命陇右节度使裴旻率十九军军使主动联系各州刺史,配合刺史抗灾救灾。

    裴旻受到这条圣谕,第一时间找到鄯州刺史。

    鄯州刺史吴华也在跟刺史府的长史、诸多功曹商议旱情,急得是满头的大汗。

    得知裴旻求见,吴华略一错愕,让人将裴旻迎了进来。

    “见过国公!”

    众人皆向裴旻行礼问好。

    虽然裴旻不管政务,但是他的地位在陇右是超然的。

    “诸公是在商议旱灾一事吧!”裴旻开门见山的问道。

    吴华面色有些难看。

    周边的长史、功曹也露出了不悦之色。

    陇右节度使干涉政事算得上是大忌。

    裴旻忙解释道:“诸位不要误会。是陛下有旨,让某领陇右十九军配合陇右十二州刺史赈灾。这是陛下的手谕,我不会干涉你们行政,只是奉旨为陇右灾民尽一份力而已。”

    看着周边官员抵触的表情,裴旻心底也是暗怒,要不是为了灾民,他早就拂袖而去了。

    吴华看了手谕,表情这才缓和下来,将自己的位子让出来给裴旻入座,笑道:“有陇右军的配合,赈灾救灾定是事半功倍。”

    裴旻也不客气在吴华空出来的位子上坐下,听着他们商议如何应对当前灾情。

    吴华身为一州刺史,还是有些本事,提出了放大保小的应急策略。

    所谓放大保小,其实就是放弃大块田地,保少数的一些靠近水源,能够开渠引水的田地。

    听着他们讨论的热火朝天,裴旻心中徒生一股无力之感。

    都说人定胜天,但是在煌煌天威面前,人的力量又是何其的渺小?

    面对这旱灾,面对自然的强大,人类根本无计可施,吴华他们所谓的办法,其实是不是办法的办法。

    比起整个陇右颗粒无收,能保住一些收成就保一些,充满了无奈。

    裴旻没有打断吴华他们的商议,他知道吴华并没有决策错误。

    陇右军的全体加入,面对天灾,也不过是多保一些田地而已。

    杯水车薪!

    饶是如此,裴旻依旧调动整个陇右军,积极地参与开河渠,引水源,放大保小的救灾策略中去。

    只希望能够尽可能的保一些百姓含辛茹苦种下的庄稼。

    “噗嗤!”

    裴旻一锄头重重的挖了下去,翘出一大块泥土,抹去脸上的汗水,动了动酸累的胳膊。这辈子跟上辈子加起来,他还是第一次舞动锄头,用不来巧劲只凭蛮力挖掘,只是盏茶的功夫,这手臂就受不了了。

    “国公,何必亲自动手!”吴华在一旁劝道。

    裴旻的目光却让他刚刚挖掘出来的东西吸引了。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