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杀鸡儆猴
    传令使者是一位未知名的太监内侍。

    裴旻也不曾见过。

    不过这位内侍战战兢兢的,毫无半点天家使者的猖狂。

    韩庄的死,给那些猖狂的内侍敲响了一个警钟,让他们意识到有些人可以得罪,有些人是万万得罪不起的。

    裴旻,显然是后者。

    内侍毕恭毕敬的读完了诏书,将委任诏书交给了裴旻。

    一旁的袁履谦、李林甫、苏琪等人都惊呆了:节度使加按察使。那是何等概念!

    尤其是李林甫,在他心里觉得裴旻这一次举动跟找死没有什么两样。若非现在他离不开身,都有一走了之的想法。

    哪里想到,这才短短几天!裴旻竟然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而且还是一大步,掌握了陇右全境的军政专杀大权。

    李林甫眼中有的只是震撼!

    看着手中的诏书,裴旻自己也有些震惊,军政专杀,整个陇右的生杀大权,竟然就如此给了他,让他握在了手中。

    这份信任,这份重担!

    裴旻眼中燃起了熊熊烈焰,问道:“吴华、童皓在什么地方祭天?”

    “在湟水之畔!”苏琪立刻应道。

    “带我去!”裴旻并非不知湟水在什么地方,只是湟水是黄河上游重要支流,穿流于峡谷与盆地,有三百多公里,详细在何地,他并不知道,也不想浪费时间去寻找。

    袁履谦疑问道:“裴兄这是打算?”

    裴旻冷笑道:“他们有胆子算计我,难道我这个节度使加按察使,还没胆子杀鸡儆猴?带路!”

    苏琪打了一个激灵,老老实实的走在了前头。

    枪打出头鸟!

    这是官场上千百年来的定律,一但遇到事情,最先出头之人往往死的最快。

    而此刻的裴旻,在陇右十二州州刺史的心底,几乎是跟傻帽划为等号了。

    旱灾是天灾,蝗灾也是天灾。

    人是不是斗得过天,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天灾不能力敌是公理,就算陇右因为旱灾、蝗灾毁于一旦,这些都跟他们无关。

    他们的政绩,不会有任何污点。

    天灾,岂是人类可以匹敌的?

    面对这种情况,不做不错,一做反而是错。

    尤其是鄯州刺史吴华、与鄯州长史童皓两人。

    他们两人有些古板古董,对于自己手中的权势看的极重,不愿意外人干涉他们的事情。

    裴旻以武将的身份帮着他们开渠,在他们看来非但不是帮助,反而是跟他们抢攻来的。

    本来在大旱之年,护住部分沃土,保证部分收成,以是大功,功劳由他们一方所得。现在却要分一半给军方,他们表面不说其实心底介怀之极。

    至于在裴旻在陇右军的帮助下多开了好几条沟渠,这一点他们是不会细算的。

    这大旱未过,蝗灾又来。

    裴旻再次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又有干涉政务的意思。

    这一次裴旻没有旨意,占不得理,吴华听都不愿意听下去。

    至于裴旻那一脚,也让童皓这位鄯州长史牢牢记在了心底,告了御状不说,还针对裴旻的“自寻死路”想出了一条阴招。

    他对刺史吴华说道:“裴旻以人力撼天,实在是无智之举,我们可以用之提升名望,借着他的失败,成就一生英明。裴旻灭蝗,几无胜算可言。结果只会越发凄惨,到时候即便陇右颗粒无存,也与我们无关。是裴旻不知天高地厚,妄图以人力胜天,引起了蝗神震怒,才有此结果。而我们日夜领着百姓祈福,一言一行,所作所为皆在百姓眼中。那时整个鄯州百姓无不念我们的好,对于毁了他们家园的裴旻却是恨之入骨。民怨一起,看他如何收场。”

    吴华当时迟疑道:“万一,万一他真的成功了呢?”

    童皓毫不犹豫的接话道:“明明是我们诚心祈福,带领百姓感动了上苍,与妄造杀戮的裴旻有何干系?无论最后成与不成,我们都是最终的受益者。”

    为了此谋,吴华、童皓也是用心良苦,付出极多,亲自掏腰包购买三牲高香不说,还一跪就是大半天,只饮水不吃饭,戏份十足。

    当裴旻赶到湟水岸边的时候,吴华、童皓正在宣读祭文,以告上苍。

    辞藻动人优美,吴华念得也甚是投入。

    就在他乞求上天怜悯的时候,裴旻大声上前道:“上苍要是懂得怜悯,岂会天降旱灾,徒生蝗灾?堂堂一州刺史,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妖言惑众,实在可恨可耻。”

    吴华正念的投入,突然让裴旻如此不留情面的打断,登时喝道:“裴节度使,你在陇右大势杀生,乱造杀戮,导致现在陇右各地在灾祸遍野。本刺史管不住你,我等为了陇右苍生向上天祈福。你不帮忙也就算了,还掺合捣乱,到底什么居心。”

    他话音一落,周边百姓议论纷纷,看着裴旻的眼光多有不善,但是又有些迷茫。

    便是因为裴旻夺回了河西九曲地,夺回了石堡城,才令鄯州免去兵灾。

    这分恩情,百姓并未忘记。

    恩情、不满两者相冲,他们也不知如何看待。

    “好大的一定高帽!”裴旻但听此言,更加证实了他心中的猜测,冷笑道:“灾祸来临,你吴华身居刺史之位,无德无能,不竭力制止灾祸,反而妖言惑众,带领百姓坐以待毙,还振振有词委实可笑。”

    他这话音一落,一旁的童皓立刻接口道:“天灾是上天的惩戒,唯有修德,才能消除。裴节度使,一介武臣,只知道打打杀杀,自然不懂这个道理。”

    裴旻森然道:“你说天灾是惩戒,唯有修德可以免除蝗灾。是不是意味着发生蝗灾就是无德造成的,你的意思是圣人不修德?”

    童皓脸色大变。

    目的已经达到,裴旻根本不给二人说话的机会,高声道:“来人,鄯州刺史吴华,身为鄯州父母官遇到灾祸,不出力解决,反而祈求上苍,无能至极,将之官帽朝服剥下,除去刺史之位。鄯州长史童皓,身为刺史佐官,跟着一起胡闹,还暗指圣人失德,居心叵测,不可饶恕,先除去所有职位,押入大牢,听候发落。”

    吴华、童皓瞬间大怒。

    吴华更是喝道:“老夫乃当朝三品,你凭什么去我官职?”

    裴旻淡然道:“就凭陇右节度使兼按察使的身份,够不够?”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