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人定胜天
    节度使兼按察使!

    吴华、童皓闻言瞬间傻眼了。

    这文武有别,两人根本不在意裴旻节度使的身份。但是按察使却是他们的顶头上司,掌握着他们的生杀大权。

    要是事先知道裴旻是按察使,他们绝不敢用这种口气跟裴旻说话。

    心底也明白,裴旻故意不泄露自己按察使的身份,就是挖坑等着他们跳下去。

    吴华、童皓肠子都悔青了,他们一个三品大员,一个地方刺史的第一把手,走到今日这一步都不容易。便是得不到晋升,老死任上,也能换得一事英明,光耀门楣。

    哪里想到,自己的仕途,竟然就这样完蛋了!

    吴华不甘心的厉声道:“陇右之灾,为祸至今,全怨裴旻伤了天和,乡亲们,万万不可听他之言……”

    为了自己的前途,吴华已经孤注一掷,只要裴旻除蝗不成,那便证明他的理论是正确的,事后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在这最后的关头,他还要鼓动百姓,意图激起百姓的反抗之心。

    裴旻直接让人将吴华押下,作为一只败犬最后的犬吠,已经不值得他理会了。

    不过这万余百姓,确实是个麻烦。

    裴旻扫视了众百姓一眼。

    诸多百姓不由自主的低下了眼帘脑袋。

    这民怕官是古往今来的铁律,在百姓心中刺史已经足够大了。

    裴旻一言不合去了刺史的官位,足以让他们心生敬畏。

    裴旻见状暗笑,如此倒也少了些许麻烦,高声道:“乡亲们,如今蝗灾肆虐陇右,各地景象,你们大多亲眼所见,亲耳所闻,有目共睹。祈福祈的不少,礼物也进贡的不少。但是结果呢,灾害可有减少的迹象?上天可有垂怜你们这些辛劳的百姓?是你们不够诚心还是不够虔诚?”

    “这点,我裴旻绝不相信!你们都是最辛劳的百姓,靠的就是自己家中的一亩三分地生活。失去了这些田地,等于失去了口粮。毫无疑问,你们是最诚心最虔诚的。只是天道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未有半点回应而已。”

    裴旻说道这里,有的百姓甚至都哭出了声来。他们以耕作生活,就是靠每年这一点点的收入。

    如今都毁去了,根本不知如何过活。

    “其实,你们有所不知,陇右十二州,并非全部如你们所想的一样,每一州都饱受灾祸。至少有一州,受灾最小,至今还拥有大片田地草皮。”

    百姓闻言,莫名的看着裴旻。

    裴旻笑道:“那就是洮州,洮州是十二州中,唯一一个没有举办什么祭天的州县,也是唯一一个,在蝗灾出现以后,全州百姓投入灭蝗杀蝗中去的州县,从而取得了非常良好的效果。楚惠王吞蛭治好痼疾,孙叔敖斩蛇得到福报,如今为保护自己的家园,不过是杀蝗,又能如何?”

    百姓有些意动。

    裴旻继续说道:“对了,我从古书看到一则消息,蝗虫含有大量的蛋白质。这蛋白质也就是补品,不论是对人还是对家禽皆有极大的好处。人,估计难以入口,但却是鸡鸭鹅等家禽以及各类鸟兽的最爱,比喂食残渣稻穗成长的更快。那些家有家禽的乡亲们,不是正愁没有饲料喂食?就算家中未有家禽,关中、河南一代,富户极多,养鸟之人,数不胜数。何不将蝗虫除死晒干,卖往关中,也能赚些小钱不是?”

    晓之以情,动之以利。

    很明显,百姓动摇了。

    裴旻高声道:“乞求上苍开恩,不如勤以自救。裴某言尽于此,望乡亲们好好思量。从即日起,为了陇右百姓不为蝗虫摧残,在下将发动陇右数十万百姓灭蝗,若真有恶报,我裴旻愿意一力承当,于所有百姓无关。”

    他这话音一落,立刻有百姓跟着响应起来,呼喝声越来越多。

    还未走远的吴华、童皓,听着这些呼喊,更是气愤的险些喷出一口老血。

    与此同时,整个洮州也收到了裴旻强硬的灭蝗指令。

    最初各地刺史还不情愿,但是得知裴旻以强横的手段罢免了鄯州刺史、鄯州长史之后,不敢有半点抵触,只得配合捕杀蝗虫。

    岷州刺史阳奉阴违,意图敷衍了事。

    裴旻再次罢免了他的刺史职位,让敢于灭蝗的岷州长史代之。

    又经过此事,各地的刺史更加不敢大意,纷纷全力以赴。

    整个陇右,数十万百姓,在裴旻的指挥主导下,展开了轰轰烈烈的灭蝗行动。

    事实再次证明了一点,人,才是世间最强大的生灵,万物的克星。

    只要人有心灭绝,敢于出手,即便铺天盖地的蝗灾再如何可怕,也奈何不得他们半分。

    也亏得陇右军在此之前的出击,有效的防止了大群蝗虫的集结。

    如今万众齐心,耗时半个月,蝗灾得到了有效的控制。

    裴旻听着各州传来的捷报,一直绷着的脸也露出了丝丝微笑。

    “辛苦你们了!”他笑着对张九龄、袁履谦、李林甫、裴晨霖、江岳几人说道。

    这些天要是没有这一批能干的部下,他早已支持不住。

    张九龄由衷的道:“国公客气了,能在国公麾下为整个陇右百姓,轰轰烈烈的干这一场,在下此生无憾……”张九龄是宰相才,最初并不甘心一直给裴旻做属下。他要做的是皇帝的臣子,在朝堂之上,发挥自己的能力。

    之所以答应裴旻的邀约,实是因为长安受到姚崇的压制,待的不顺心,出来走走,长长见识。

    但是经过此次蝗灾,他突然觉得在裴旻麾下任职,也不是没有好处。同样能够展现自己的才华,一样都能为民请命,还可以学到很多东西,心态渐渐的变了。

    裴旻道:“这蝗灾确实得到了控制,但万不可大意,吩咐下去。蝗虫这种生物是杀不尽,灭不绝的。它们四处播种,四面繁殖。可以肯定,在陇右干旱的大地底下,还有数以亿万计的虫卵。随时给我们形成第二波的灾害,要事先做好预防。”

    袁履谦色变道:“难道蝗虫真不能治?”

    “当然可以!”裴旻笑道:“只要这第一场雨下来,蝗虫失去了繁殖的环境。也就意味着,一切大功告成,我们最终战胜了灾害。也向世人证明,人定胜天的道理。”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