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名震宇内
    裴旻这并非危言耸听,而是以他对蝗虫这种生物的了解,下的结论。

    在这个世界大多人都以为蝗虫是鱼虾变得,唯有他这个后世人知道蝗虫的特性特点。

    在这蝗灾发生的时候,裴旻也特别的了解了史上蝗灾的一些资料,研究出一些东西。

    古人因为对蝗虫的不了解,在灭蝗的时候没有采用正确的方法,才导致蝗灭不尽。加上各种流言神话的传播,自己吓自己,以至于认为神仙作祟。

    他根据蝗虫的特点习性来灭蝗,效果之显著,惊呆了一片人。

    就在众人以为安全的时候,裴旻却知道这雨一天不下,蝗灾就不算灭亡。

    果然跟裴旻预想的一样,压下去的蝗虫又有复苏的迹象。

    但裴旻早有防备,各地也因为灭蝗成效明显而士气高涨,一次又一次的将复苏的蝗灾压了下去。

    这两个半月未曾下雨,裴旻早早选择一个人铺着凉席睡在地上,床上虽有美女妻子,却实在受不住热。

    这一夜裴旻睡得正香甜,耳中突然让小七小八的哭喊声吵醒了。

    听到一旁的动静,裴旻忙起身道:“我来点灯,夫人别磕碰着!”

    他熟练的爬了起来,借着微弱的月光,摸黑找到了火折子,点燃了蜡烛。

    火光映照下,一身清凉的娇陈快步走向了摇床,熟练的检查小七小八是尿床还是饿了。

    裴旻凑了上去,帮着分担一个,问道:“怎么了?”

    这两个多月他一直顾着蝗灾一事,极少有时间陪着小七小八,抱着都觉得有些生手了。但他看得出来,两个小家伙都非常健康,给娇陈照顾的白白胖胖,特别可爱。

    也是因为有娇陈在,裴旻才如此的放心处理外边的事物。

    贤妻良母四个字,在娇陈身上得到完美的体现。

    正是因为娇陈如此出色,裴母从来不催裴旻找正妻一事,在裴母眼中娇陈除了出身不佳,其他无任何可以挑剔的地方。

    尤其是生下小七小八之后,裴母可把娇陈宠的,让裴旻这亲儿子瞧得都嫉妒。

    娇陈摇了摇头道:“没有尿床,喂奶也不吃。应该是热得,热得难受。”

    “你摸摸小八的背,看看是不是出汗了!”娇陈解开小七的衣服,并没有异样,看向了裴旻怀中的小八。

    裴旻依言一摸,果然有些汗迹,道:“这孩子像我,怕热!”

    “我去打盆井水来!”娇陈说着正欲动手。

    裴旻忙道:“我去,我去,孩子你照顾着。”

    他说完毫不犹豫的跑了出去,从后院井水里打了一盆水,回到了屋子里。

    娇陈用毛巾沾了沾水,突然道:“这水不凉啊!”

    裴旻摸了摸温度,果然是温温热的。

    他们府中的古井是一口数百年的老井,听府中老人说这口井冬暖夏凉,是难得的好井。

    冬暖他们是没有体会到,夏凉却也名副其实。

    不管多累,用后院古井水冲个凉水澡,是裴旻这个夏天最觉得幸福的事情。

    裴旻先是古怪,随即大笑起来,“这就是闻喜公《四十六诀》里说的地气上涌,是要下雨了!太好了,贼老天,总算是开恩了。”

    娇陈听了也松了口气道:“难怪今晚有些闷热,妾身体寒都有些受不住。”

    裴旻搂着娇陈道:“那就陪为夫睡地上嘛!硬是硬了些,可凉快!”

    娇陈也没有拒绝,给小八擦去了汗迹,换了一件稍微单薄的衣服,哄着两个小家伙睡去了。

    第二天太阳依旧高挂天上,怎么看都不像要下雨的样子。

    裴旻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到了中午用餐的时候。

    突然仿佛天狗食日一般,天空突然阴暗下来。

    紧接着狂风大作,不一会儿“哗”的一下!

    倾盆大雨如冰雹般的打落下来,打得屋顶“噼里啪啦”作响。

    裴旻在节度使府中,都能听到大街上百姓的欢呼声。

    “终于下雨了!”裴旻都忍不住舞动了拳头,这一场雨整个陇右,整个旱灾影响的地区,期盼的太久太久了。

    “国公……”

    “裴兄……”

    张九龄、袁履谦、李林甫、裴晨霖、江岳相继找上了门来。

    裴旻知道他们想要问什么,高兴的双手一合道:“一切如我之前所说,这雨一下,那些干枯的河床,有足够的水源补给,水位将会上升。从而将那些地底下的蝗虫虫卵掩盖,化为鱼虾的食饵。至于其他地方的幼虫卵,面对潮湿的雨天,或死或成型缓慢,以不足为惧。蝗灾,自这一场大雨之后,算是解除了。”

    众人相继欢呼:“太好了!”

    裴旻瞧向了江岳道:“你也可以归队了!不过你们军方暂时还不能放松警惕,河床里的虫卵已无威胁,河岸上应该还有许多残留。虽不足为惧,却也万不可掉以轻心,在这最后时间出个差错。”

    因为人手奇缺,军政要务全压在裴旻身上。

    裴旻也只有压榨麾下幕府几人的潜力,让他们一人干好几个人干的事情。

    好在张九龄、袁履谦、李林甫这三人都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扛得住压力。

    纵是如此,还是人手不足,裴旻也将文武兼备的江岳调了过来,当两个月的文官使用。

    江岳高声领命。

    这大雨一下就下了两天两夜,将干枯的河渠统统喂饱,让干裂的大地合上了嘴巴。

    失去了适应繁衍生存的土壤气候,大片虫卵直接死于地下。顽强活过来的,也没能逃过百姓的追捕。

    经过近乎一个半月的捕杀,百姓以意识到蝗虫对于家禽、鱼鸟的妙处,反过来期盼蝗虫再多一些了。

    又过了十天,整个陇右几乎不见蝗虫大规模的影子。

    轰轰烈烈的蝗灾就此消除,裴旻灭蝗成功事迹很快在天下传开。

    引起了天下人的震撼哗然。

    与天斗,竟然胜了!

    作为蝗灾最频繁的国家,华夏自古到今,经历过的大小蝗灾不下千百次。

    有史记载以来,从没有过一次能够得到妥善治理的,但是陇右节度使兼按察使裴旻,竟然率领百姓以人力压制住了蝗灾,战胜了天灾。

    此事引发的轰动,可想而知。

    满朝文武,乃至全天下的每一个人都感到震惊,不可思议。

    裴旻这个名字,再一次名震宇内。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