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局面复杂
    王之涣注意到了白衣少年的视线,问道:“他们的人回来了?到底是什么人?”

    白衣少年道:“在下知道的也不是很清楚,能救兄台不过是恰逢其会……”他话还未说完,暴怒的呼喝急促的脚步声已经传来。

    王之涣慎重道:“人数不少,这屋子与我们大是不利。”

    白衣少年欣然道:“我们去街上一战!”

    他们并非是单纯的交谈,说话的时候各自动了起来。

    王之涣一剑斩下了窗户,便于他们出逃。

    白衣少年拉扯下了蚊帐,扭成了长绳,将手中长刀重重刺进了地板上,顺带捡起了最先射出去的长剑,两人顺着三楼,飘飘然的下了楼底。

    周边百姓见两人从天而降,纷纷报以诧异的目光。

    守在客栈门口的贼人,见王之涣竟然跑了出来,呼喝着拔出刀剑向他们二人砍杀过来。

    白衣少年、王之涣并没有跑的意思,反而仗剑迎了上去,剑光闪烁。

    数合之后,嗤的一声。

    王之涣一剑削断了对手的长刀,长剑闪处,顺势将对方的整个手臂都给切了下来,一看手中长剑明亮如秋水,青光耀眼,不由道:“当真好剑!”

    白衣少年亦是剑光霍霍,长剑中宫直进,自敌手胸膛贯入,背心穿出,接口道:“这是蜀中名匠铸造,在下用一首诗换取来的。”

    他说着见一伙人从客栈出来,意图悄无声息的潜入人群溜走。

    白衣少年左右顾盼,却见两队各十余人的市场巡卫兵以向这边赶来,当即两步一迈,直接挡在了他们面前道:“既然来了,不交待一声,想要离去,不合情理吧!”

    对方人群中走出一位粗狂高大的异族人,身长七尺,脸上纵横交错着三道大疤,早将主人的五官毁得不成样子,他的鼻子被一条横疤截成了两段,眉毛歪扭,尤其右半脸从额角到下巴的那一条伤又深又长,几乎可以看到里面的面颊骨,格外恐怖:“这位兄弟,你认错人了!我跟你们的对手,可不是一伙的。”

    白衣少年一扬长剑,道:“马贼秃鹰,你们是不是一伙的我管不着,让某遇上了,也别想安逸离开。”

    听到马贼秃鹰,周边人忍不住吸了口凉气,纷纷避让开来。

    陇右鄯州位于河西走廊的必经之地,往来西域的商人大多由此经过,通过他们的嘴,述说着一些西域的情况。

    西域环境复杂,有一望无际的大漠,也有绿荫遍野的绿洲;有无人的死亡谷底,也有繁华的坚城巨堡;有令人生畏的沙暴,也有世人疯狂的财宝。

    在西域生活的大多都是昔年三十六国的遗民,他们的文化宗教受到东西方的冲击,形成了独特的文化风气。

    目前西域在大唐的控制之下,但是吐蕃、大食、突厥、突骑施等对之莫不是虎视眈眈,可谓龙蛇混杂。

    面对这种复杂的环境,马贼这种产物无可避免的遍布西域。

    他们有的是凶悍地方居民乔装,有的是各地逃亡西域甚至是发配西域的暴戾之徒,组成的劫匪,袭扰着商队百姓。

    有三支马贼最为出名,实力最为强盛。

    秃鹰是三支马贼团中实力最小的一个,但却是最为凶暴的一个。淫掠妇女,残杀老弱,可谓无恶不作,凶名甚至传到了鄯州。

    鄯州百姓也是耳熟能详。

    秃鹰眼中煞气四溢。

    一人长笑从客栈里走出来道:“秃鹰兄弟,都给认出来了,也别躲躲藏藏。不如我们连手,我将杂鱼除了,你将这两个碍事的小子杀了,一起杀出城去如何?”

    来人也是三五大粗,手中握着根三菱铁棍,露着凶悍的气势。

    “好!”秃鹰一口应下,狰狞的看着面前的白衣少年道:“小子找死,大爷成全你!”

    他拔出了佩刀,一把珠光宝气的西域弯刀,在夏日的眼光下,闪闪生辉。

    他这一动,其身后的十数人一并拔出来刀剑,杀气腾腾。

    三菱铁棍巨汉的那伙人也纷纷抽出了兵器,明里暗里竟然无故多出了三十余人,细细数来双方加起来居然五十余人。

    王之涣不动声色的来到白衣少年身旁道:“什么情况?”

    白衣少年忍不住轻声道:“兄台,你得罪的是哪路人马,怎么这么多人?”

    王之涣茫然道:“不是很清楚!”

    白衣少年道:“那你能对付几个?”

    “三四个吧!你呢!”王之涣说了一个保守的数字。

    白衣少年道:“寻常六七个不是问题!只是秃鹰跟那巨汉,显非常人我们两人未必就能对付……不过……”他突然一笑,豪情万丈的道:“我们不胜即胜,只要拖住他们,即可!”

    说着长剑一抖,已经迎向了秃鹰,只要吃住首领,其他人自然无处可逃。

    王之涣见白衣少年在这种局面下非但不惧,反而豪气干云,笑道:“愿随一战!”

    替白衣少年接下左右意图绕背偷袭的敌人。

    白衣少年对着秃鹰劈面就是一剑。

    秃鹰举刀挡开,反回了一刀。

    顷刻之间,两人对攻了数招。

    秃鹰久经杀伐,招招杀气纵横,追魂夺命。

    白衣少年的剑法灵动,脚步更是轻快飘逸,忽而左转,忽而右转,变幻不定,手中长剑或挡或攻,或避开周边的偷袭,任是让秃鹰毫无办法。

    秃鹰忍不住道:“小子有种别跑!”

    白衣少年心性高傲,也不甘示弱的叫道:“有本事将你手下的这些虾兵蟹将都叫开。”

    正说间耳中听到王之涣一声惊呼,一股极刚猛的劲风已到了身后,身上的长袍竟被迫得贴在了身上!

    白衣少年听这风声雄浑无比,知道来者必定是沉重之极的兵器,绝不能以剑去接。

    一转一侧,他身法灵巧之极,衣袖和带子飞扬开来,从容潇洒的避开了这一击。

    三菱铁棍的巨汉已到了近处道:“不可久战!”

    他说着三菱铁棍已经猛地对着白衣少年挥砸过去。

    秃鹰身为马贼本就没有道义可言,从右侧劈砍向了白衣少年。

    他们一个出招大开大合,一个轻快毒辣,虽无配合,却是难缠之极。

    白衣少年剑法出尘,对上任何一人,堪称游刃有余,但是面对两人,却险象环生。

    王之涣此刻也被六人缠着,脱不得身。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