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严刑逼供
    裴旻策马抵达州府大牢,顺着严严实实的护卫,走进了湿冷的重型牢房。

    他来到王小白的身旁问道:“情况如何?”

    王小白道:“两个贼首,正好相反。表面凶悍的那个叫秃鹰的,温顺的如兔子一样。另外那个魁梧巨汉,就如国公提醒的一般,那厮倒是条汉子,想着一切法子自尽,都给我们挡下了。”

    裴旻道:“那就从魁梧巨汉入手,先撬开他的嘴巴。秃鹰直接动刑,往死里整,直到他愿意开口为止。”

    这比严禁逼供,裴旻敢说上数三百年,下数三百年,没有人比得过武后时期的来俊臣。

    一本由来俊臣所著的《罗织经》让酷吏周兴自叹弗如,甘愿受死;让一代人杰宰相狄仁杰阅罢此书,冷汗直冒,不敢喊冤,让女皇武则天面对此书,心惊肉跳,杀机遂生。

    裴旻得以拜读后,也忍不住为来俊臣心思心肠所震撼。

    根据御史台昔年的记载,来俊臣经手的案件,没有一件是公正的,没有一件不是屈打成招的,亦没有一件是死人的。

    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来俊臣从来没有失手过,没有他撬不开的嘴,哪怕这个人是狄仁杰。

    裴旻在御史台最大的收获便是拜读了来俊臣的《罗织经》,学到了他十之一二的手段。

    不同的是来俊臣将自己的天赋用于邪路,而裴旻用于正道。

    这审问一个人,以攻心为上,只要攻破对方的心房,就没有套不出来的话,没有逼问不出来的供词。

    表面上看秃鹰的嘴巴更加容易撬开,其实不然。

    秃鹰这种人残忍惜命,最是怕死,他老实听话,不过是想让自己好受一些而已。

    他知道自己身上背负的罪孽,够他死一百次有余。所以他根本不会愚蠢的认为落在裴旻手上,坦白从宽会有一线生机。他知道的事情,他口中的秘密就是他的保护伞,只要他不说,他就有活命的机会。

    他会争取一切手段谈条件,直到确认他能够安然的离开,才会说出一切裴旻想知道的事情。

    越是怕死的人,他的求生**反而是最坚定。

    对于这种人,只有用刑法让他意识到死了比活着更加爽快,逼得怕死的他,动了求死的念头。唯有如此,才能撬开他的嘴。

    反观魁梧巨汉,他意志确实坚定,但是他的坚定源自于他的信仰,只要摧毁他心中的信仰,只要摧毁他心中的意志,就能将他的嘴巴撬开。

    如此反而容易的多。

    “明白!”王小白慎重的点着头,吩咐下去了。

    不一刻!

    秃鹰的监牢里传来了凄惨的叫声。

    这位西域的三大马贼中最凶暴的首领,面对裴旻根据御史台刑具仿照的刑具面前,发出了惨绝人寰的叫声。

    这叫声过后,悲愤的惊慌声传来:“我要见裴旻,我要见裴旻!”

    裴旻对之视若无睹,即便他在鄯州也听过秃鹰的恶名。

    所谓求财不求命,依照道上的规矩,马贼收受买路财,以放商队过路。若商队不从,战败后也不得乱杀降者,带走大部分战利品,留给商队回乡的路费。

    当然这并非是马贼仁慈,而是马贼依靠劫掠为生,他们赖以生存的对象就是一个个往来丝绸之路的商人。

    然而丝路商人不是人人有这个魄力有这个胆气走的,他们要是下手的太狠太绝,除了那一些超大型他们奈何不了的商队,没人敢跑丝路,等于是涸泽而渔。

    但是秃鹰却不管这些,他心中只有杀伐杀戮,只有眼前的利益而无其他。

    不只是对路过商人斩尽杀绝,还会寻机劫掠部落,淫掠妇孺,手下穷凶极恶之徒极多,可谓一方首恶。

    对于这种人物,裴旻连条件都懒得于之谈。

    来到关押魁梧巨汉的监牢,裴旻看着一脸不屈的巨汉,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巨汉仰着头,鸟也不鸟裴旻,一股要打要杀的模样。

    “动刑!”

    裴旻话不问第二遍,直接下达的动刑的命令。

    巨汉一脸嘲讽,可随即他的表情标的惊恐:在他的视线范围内,一人赤条条的给丢下了地上。

    即便不看面貌,只怕身形背影便能分辨他那是的弟弟石神天。

    一把满是钢针的铁刷子,轻飘飘的从石神天的后背刷过,连皮带肉,一刷而下。

    石神天还算硬气,竟然一声未坑,强行忍着痛楚。

    但是他眼珠忍得布满了血丝,血唾沫从牙缝里激射出来,浑身抖动的如大神上身。

    那场面刺激,巨汉眼珠子都要暴突出来,一声不吭的他,厉声咆哮道:“有本事对我来,对不知情的人动手,算什么好汉,算什么英雄!”

    “名字!”

    裴旻依旧不理会巨汉,又度问了一声。

    永远掌握主动,不给对方反抗的余地,是逼供的先决条件。

    没有等到答案,动刑者不用裴旻提示,直接又刮下了石神天的一层皮肉。

    才第二下,石神天已经支撑不住,晕阙了过去。

    巨汉破口大骂!

    裴旻依旧不闻不问,淡然的再次重复了自己的话:“名字!”

    这时冰冷刺骨的水泼在了石神天的脸上,眼瞧着铁刷子再次往他身上招呼。

    巨汉再也忍不住道:“石神奴!”

    裴旻问道:“哪里人?来鄯州作甚?”

    石神奴道:“是突骑施人,来鄯州是跟秃鹰做交易的。秃鹰杀了楼叔的拜把子兄弟,楼叔发誓要为把兄弟报仇,领着人马追杀秃鹰。”

    “楼叔是谁?”裴旻问道。

    石神奴道:“狼王楼凡,是西域最大的马贼头子。秃鹰脸上的那条刀疤就是他砍的……”

    裴旻给了动刑者一个眼色。

    动刑者已经让人将准备好的蚂蚁倒在了石神天血淋淋的脊背上,再将沾了盐水的厚布轻轻的裹了上去。

    石神奴震恐的看着这一幕,厉声大叫:“我他娘都说了,你还想怎么样?”

    裴旻依旧不动声色的问道:“哪里人?来鄯州作甚?”

    还不等石神奴说话,受刑的石神天已经痛哭流涕的大叫起来:“我们是突厥人,哥,哥,我受不了!招了吧,您就招了吧……我们是康大人的部下!”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