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潜藏的暗谋
    石神奴怒视着自己的亲弟弟,但是见向来勇敢的弟弟如此凄惨,心中又不由一软,泪水不由滚落下来。

    想着族长待他们一家恩重如山,他们却看了背叛之事,只恨不得一头撞死当下,一了百了。

    “继续!”

    裴旻历经多次大战,在心肠早已坚如铁石,不管石神奴、石神天如何凄惨,也动摇不了他的意思。

    行刑官依言拉开了厚布,石神天脊背上接是密密麻麻的黑蚁,它们在石神天身上爬来爬去,死咬着血淋淋的嫩肉。

    石神奴见行刑官又要给自己的弟弟“梳洗”,泪水鼻涕一套流,瞪着裴旻破口大骂道:“我弟弟都说了,都招供了,你还想怎么样?”

    裴旻制止了行刑官,人畜无害的笑道:“我要听你说!”

    他这和善一笑,在石神奴心中无疑是恶魔的笑容。

    见裴旻准备让行刑官动手,石神奴想着裴旻已经知道,自己又何苦强撑,让自己弟弟无端受苦,切齿道:“我们是突厥人,来鄯州买马储粮。秃鹰为楼叔追杀,西域难以容身,族长命我们拉拢他,已为助臂。”

    裴旻继续问道:“你们口中的康姓族长是谁?”

    石神奴面色犹豫。

    行刑官毫不容情的再次梳洗下了石神天身上的一块皮肉,短短的盏茶功夫,石神天再次受不住这种刺激,晕阙了过去。

    石神奴见此心底的防线逐渐奔溃了,叫道:“我说,我说,族长叫康待宾,是粟特人,一年半前。境内的九姓铁勒群起暴动,突厥大乱,康待宾族长领着族部南下归降了大唐。”

    裴旻记得确实有这么回事,他记得当初李隆基特别高兴,还将康待宾安排在了六胡州。

    所谓六胡州便是黄河河套内外的鲁、丽、舍、塞、依、契六州,突厥人不擅耕种,李隆基特地划出六州水草丰茂的州地,以安置来降的他族人。因境内多是胡人,遂叫六胡州。

    “继续!”裴旻只是说了两个字。

    石神奴有气无力的妥协道:“默啜可汗战死,毗伽可汗即位,他用老臣暾欲谷,突厥日渐稳定,族长也动了回突厥的念头……”

    果然如此!

    裴旻脸带冷笑,突厥乱跑过来依附大唐,突厥情况一有好转,立刻打算回去,将大唐视为避难所了?

    念及于此,裴旻心念忽的一动。

    不对!

    不合道理。

    康待宾真想回突厥,他有的是机会,只要趁着边防守军不注意,直接强行杀回去便是。

    再说目前突厥与大唐正处于交恶状态,康待宾只要派人偷偷的知会毗伽可汗,让他派兵接应。

    康待宾所部有两万余人,实力并不小觑,轻轻松松平添万余兵源,毗伽可汗没有理由拒绝。

    康待宾真心要走,唐军无心之下能抵挡住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没有道理暗中囤聚粮食。

    购买军马,这点可以理解。但是囤聚粮食,意义何在?

    康待宾北归突厥,唯一的可行出路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在唐军未反应过来之前,杀败边防守兵,破围而出。不然等到事情泄露,边疆大帅有自主出兵的权力,无需汇报朝廷,直接率大军镇压。

    离六胡州最近的是朔方,次之陇右。

    朔方都督管兵六万五,陇右节度使管兵七万五,两路兵马前后一夹,立刻成就包饺子的局面。

    康待宾身为部落族长,不应如此短视,这基本的道理都看不明白。

    囤积粮食,与他们而言,只会拖慢他们的行军速度,有百害而无一利。

    石神奴在说谎,用叛逃罪掩盖康待宾最真实的意图。

    裴旻思虑至此,下令道:“给我狠狠的用刑,我不说停,就给我往死里整……”

    石神奴闻言咆哮道:“你还想怎么样?”

    “我想听真话!”裴旻眯眼笑着。

    石神奴表情略显慌乱,叫道:“我说的都是真的!”

    裴旻也不理会他,看着行刑官捣鼓着新的刑具,又是拉伸又是挤脑袋,硬生生的将一个魁梧汉子拉长了一寸,将圆脑袋挤压的变成了尖脑袋。

    石神奴看着这一幕如疯似狂的挣扎着,最终完全妥协,叫道:“族长不是要回草原,是要占据六胡州,与毗伽可汗里应外合,夺取属于我们的朔方一地。”

    裴旻神色微变,康待宾逃回突厥跟就地造反,意义可是完全不同。

    “说详细一些!”裴旻大步走到石神奴的面前。

    石神奴道:“从一开始这就是一个计谋!康待宾是奉突厥智者暾欲谷的命令归顺大唐的。暾欲谷说六胡州住着的都是草原上的儿女,崇尚自由,没有理由为唐人圈养着,需要有人劝说他们反抗。”

    “所以康待宾一年半前归顺我大唐,动机就是不纯!你们暗囤粮食军马器械,不是为了破围,而是造反,占据六胡州,与突厥坑壑一气,谋取朔方?”裴旻此时此刻焉能看不出,暾欲谷的最终谋划,心中也暗自震撼,暾欲谷下了好大的一盘棋。

    真要是让暾欲谷、康待宾成功,又将会是一场大规模的兵灾。

    而且这场兵灾位于大唐境内,不论是输是赢,都将会是一大损失。

    裴旻得知计谋全貌,不再迟疑,当即修书两封,一封给李隆基,表明一切实情,另一封给已经调往朔方担任朔方都督的王君毚,让他留意康待宾的动向,严防康待宾的闻讯北逃。此外又命李翼德、夏珊的骑军准备待命,随时随地奔袭六胡州剿贼,想了想又叫来王小白,让他亲自去六胡州一探消息,暗中监视情况。

    两封信分别让八百里加急送出,裴旻想着此次意外,李白、王之涣居然合力破获了如此大案,不免暗笑。

    出得牢狱,裴旻耳中听到了秃鹰骂骂咧咧的声音:这位惧死的暴徒,果然为了活命,口风极紧,到现在还不肯说。

    不过现在的他属于饭前的开胃小菜,已经无法引起裴旻的兴趣了,将康待宾一伙一网打尽才是他当前之要,暂不予理会。

    想着此次洞察暾欲谷、康待宾阴谋的李白、王之涣,裴旻笑着回道了府邸,让人装备酒宴,热情款待。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