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愿出兄长门下
    裴旻自见李白第一次用剑,便看出了这位未来的诗仙在剑术上的天赋,知他剑法极有灵性。

    他这招抱虎归山只是寻常招法,可由他施展出来,却如饿虎扑食一般,味道截然不同。

    当当当当当当,响了六声,裴旻举手投足间一一辨清了来势,逐一架开。

    李白见状剑法陡变,举剑直砍,快劈快削,意图封锁裴旻的进攻,封锁他的出手机会。

    裴旻似乎并不急着进攻,而是见招拆招,李白快,他也跟着快,速度与之不相上下。

    两人对了二十余剑,李白也似乎将速度提升了极致,上一招与下一招之间已无连接的踪迹可寻。

    但裴旻却不闪不避,一一接下,似乎游刃有余。

    裴旻左肩微沉,左手剑诀斜引,再度挡下李白的一剑,道:“剑法的高低是实力的体现,却非胜负的关键。临阵对敌,动脑远比动手更加重要。江湖之大,奇人异士辈出。人在江湖行走,遇到的敌人不可能永远比你弱小。或许胜你一筹,或许超你许多,皆有可能。如何以弱胜强,如何剑下求生,靠得是脑子,不是剑术。”

    李白忽然想到此前的那一战,他以一敌二,本无胜算可言。但是利用了石神奴的身高以及他的长兵器,瞬间逆转了这一切。

    心中不由暗思:自己实力逊于兄长,强攻不下应该放弃才对,一味地固执己见,只会无度的消耗体力。

    本就不敌,再肆意耗费体能,无异是自掘坟墓。

    念及于此,李白改变招法,提剑直刺,不在是一味追求封杀裴旻出招,而是施展出了自己的绝学白猿剑二十四法中的饿虎吞羊,剑势如虹,嗤嗤之声大作。

    裴旻瞧得眼前一亮,笑道:“这招不赖!”

    他说着秦皇剑一挑,挺剑直出,居然是一模一样的饿虎吞羊。

    李白瞧着心头一颤。

    两人之剑,虽是一样,又有些不同,裴旻这一剑似乎发招更快,内劲更强,务求一击必中,难以抵挡,心中不免迟疑。

    要知道猛虎搏兔亦用全力,何况是饿虎。

    李白心头略微胆怯,大有“画虎不成反类犬”之感,将一招威力奇强的绝招,使得拖泥带水,威力无法展现出来。

    两剑相交,当的一声。

    李白的剑竟然荡开了裴旻的长剑。

    李白这一招中含了好几个后着,一旦出手,自然而然的趁势挺出,点向裴旻咽喉。

    裴旻微微一笑,飘然退了三步。

    李白带着几分迷茫,思绪却在电转,先前那一剑明明是对方占优,明明是对方劲力更强,为何赢的反而是自己?

    不对!

    瞬间,李白恍然!

    裴旻那一剑才是真正的画虎不成反类犬,他只是气势胜过自己而已,一剑刺出,展现了饿虎扑羊的威势,实际上力量远远不如,自己是受了表面现象的蒙蔽,但若自己不途中犹豫,将饿虎吞羊这一招完全施展出来,也许便能抵定大局。

    剑法不只是力,还要追求势。

    李白有此感悟,精神振奋,再度施展了白猿剑中的最强杀招扫荡群魔,剑体倏地斜穿闪过,势若雷霆。这剑刃未到,剑锋已将裴旻全身笼罩住了。

    这一剑不只是力道强劲,还体现出了气势,勇往无前的气势。

    裴旻眼中闪过赞许之色,能做的他都做了,李白能够领悟多少,就看他自己造化了。

    眼见李白的长剑逼近,裴旻当胸一剑朝对方胸口搠至。

    李白这一招扫荡群魔,重在一个群字,一剑快似一剑,即便是四面八方之敌,都在剑招的笼罩之下。

    一剑即出,连环二十四剑毫不停止,将峨眉剑法刚、柔、脆、快、巧衔接奇妙的风格发挥的淋漓尽致。

    反观裴旻这一招平平无奇,骤看之下毫无半点可说到之处。实际上这一招形似奇弱,实则至强,到了以静制动,以拙御巧的极高极诣。

    剑尖与剑尖,抵撞在了一处,硬生生的压制了余下的二十四剑,迫使扫荡群魔这一剑招的所有变招化为虚无,强行截断所有后手。

    李白震撼的连退了两步。

    想着从开始的比试,一直到最后这以静制动,以拙御巧的神妙一剑,李白这才反应过来。

    裴旻这是在传授他剑术,通过实战传授他用剑技巧使剑方式。

    这从一开始就是一场教学战。

    对方用超凡的剑术一直在掌控着全局,指点他剑法存在的不足,甚至还给他展现例证,让他能够尽快领悟。

    如此可怕的控制力,自己竟然到了最后,才有所察觉……

    李白想着多年前与张旭的那一次见面的情景,那时他向张旭询问他与裴旻之间的剑术差距。

    犹记得张旭当时说“论及诗词才学,你胜他些许,但这剑术……便是做你师傅,都绰绰有余!”

    当时他是一脸不信,之前也觉得略微夸张,直到现在他方才清楚,这绰绰有余没有半分的虚假。

    回念于此,李白对着裴旻深深作揖道:“如白愿出兄长门下,望兄长不弃……”

    裴旻见李白如此慎重,也大感意外。

    昨夜他好好想过了,李白的未来他没有必要横加干涉,一切皆凭其自己决定。

    若李白有心游历天下,那便无需强留,让他如历史上一般,游走天下,成为一代诗仙。

    倘若李白愿意在陇右任职,也没必要瞻前顾后的拒绝。

    以李白的才学,就算失去了行走天下的历练,诗词方面也不可能荒废。

    至多史上会少了许多如《望庐山瀑布》这样写景抒情的诗句,但可能多许多《胡无人》这般的边塞诗。反正历史已经大改,《将进酒》会不会出现都犹未可知,何必在乎细节?

    不过因为自己之故,李白十七出蜀,比之历史上的二十四岁辞亲远游,提早了五六年。

    此时李白的剑术还不够完善,还有许多可以精进之处。

    万一李白一个点背,因为剑术不及,英年早逝,那罪过可就大了。

    真是如此,将会是大唐诗坛最大的损失,也将是杜甫最大的悲哀。

    李杜李杜,没了李,仅有一个杜,岂不寂寞?

    当然这一切都是裴旻的胡思乱想,但为了避免这点,他决定指点李白剑术,却不想居然折服了这位心高气傲的一代诗仙,动了拜师之心。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