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异族忠烈
    裴旻命令下达以后,心中莫名的有着一股庆幸感觉。

    这个康待宾手段不是一般的厉害,这才一年半已经让他煽动了四万余众随他造反,多给他几年时间,那还了得?

    他的庆幸是极有道理的,康待宾在历史上确实是一号人物,他暗中拉拢六胡州的异族同胞,招兵买马,一口气拉了近乎十万大军,一举占据了六胡州,进逼夏州,自称叶护,打算帮助突厥夺取朔方一地。虽然最后没有得逞,却给大唐带来了极大的损伤。

    只是这种事情在史书上是一笔带过,裴旻也非历史专家。

    对于一些大名鼎鼎的人物如王忠嗣、李白这类人的事迹了如指掌,但是康待宾这般叛逆,却非他所能得知了的。

    裴旻直接去后院与裴母、娇陈辞别。

    裴母一脸挂心,道:“又要出去打仗?不是说短期内不会有战事了嘛?”

    这也是当初她拒绝裴旻为武臣的原因,儿在战场,谁能比他这个做母亲的更加担忧?

    每每裴旻出征在外,她都忍不住的求拜神仙,为裴旻祈福。这挂念在心,难以安睡。

    娇陈也不免流露着一丝担忧,但相对而言,藏匿的极好。

    裴旻笑着对两人道:“这天下本无事,却总有一些不长眼的跳出来。娘亲放心,也就一两个蟊贼意图造反,至多不过一月,孩儿便回来。”

    裴母略微宽心。

    娇陈柔声道:“早些回来,要不了多久小七小八应该会开口了,也不知他们是先叫爹呢,还是先喊娘。”

    这句话直接说道他心坎里去了,裴旻笑道:“叫爹叫娘都喜欢,能够当着面叫,更是再好没有了。”

    离开了节度使府,裴旻领着亲卫队直接北上前往六胡州。

    裴旻所在的鄯州距鲁、丽、舍、塞、依、契六州并不远,裴旻快马加急,当天凌晨时分,已经到了陇右与六胡州的边界。

    裴旻不了解六州情况,麾下百余亲卫也难挡千军万马,没有冒然入内,而是选在在州外扎营,等候史彦、张景顺的骑兵队。

    至于李翼德、夏珊,他们早已杀进六胡州里去了。

    裴旻自得知康待宾存有异心后,第一时间让他们做好了战斗准备。

    “裴帅!王巡官来了!”

    裴旻得战前护卫报道,让人将之请入帐内:“辛苦了,现在情况如何?”

    王巡官,自然是王小白。

    王小白武艺高强,尤其是腿功,极为精湛,是打探情报,传递可靠消息的不二人选。

    王小白作揖道:“六胡州乱作一团,人人自危。李、夏两位将军以奉裴帅命令,派人安抚州县,尾随康待宾而去。康待宾并没有交战的意思,只是一路奔逃。”

    裴旻带着几分轻蔑的笑道:“早料到这一招了,他们的阴谋让我们提前察觉,不得已仓促举兵,能有这个声势,已是极限。这四万人,至少有一半是妇孺,真正能战的兵士不过两万,大多还是未经训练的新兵蛋子,兵甲不全,除了跑还能干什么?只是……我们大唐又岂是他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了得?”

    想要从六胡州北上投奔突厥,最近的道路便是经过朔方,出朔方过九原,入突厥境内。

    然而王君毚不出意外,已经在朔方枕戈待旦了。

    翌日一早!

    史彦、张景顺的骑兵队已经抵达前线与裴旻汇合。

    见史彦、张景顺的骑兵队颇有威势,裴旻满意的点了点头,赞许道:“兵强将勇,不堕陇右军的威风。”

    得到裴旻肯定,两将也深感荣幸,拍着胸口道:“裴帅放心,有您的军械装备支持,弟兄们个个都士气高涨,不敢说以一当十。就算遇上倍数以上的敌人,也绝不认怂。”

    经过鄯州的聚会,他们对裴旻是敬畏有加。

    如今经过灭蝗一事,陇右军方在百姓心中的地位直线上升,受到了英雄般的待遇。兼之裴旻当任节度使后,在物质上从来没有出现半点问题。

    尤其是军备的换新,平心而论,别说是王君毚,就算是当初的郭知运都没有这个待遇。

    诸多好处便利,陇右诸将早已是心服口服,不存在任何的抵触。

    史彦迫不及待的道:“裴帅快下令吧,免得肉汤都让李、夏两位将军吃了,我们白来一趟。”

    李翼德人的名树的影,作为镇边第一军的骑兵统帅,在李嗣业未成名之前,一直是神策军第一猛将,而且战功彪炳。至于夏珊,这母夜叉的实力,他们个个亲眼所见,十足的女汉子。有他们打前锋,去晚了,真担心吃不上肉。

    裴旻却一点不急,游刃有余的笑道:“放心,有你们吃肉的时候,要是运气好,贼首十之**是我们的。”

    他没有去跟李翼德、夏珊他们汇合,而是将兵马挺进了六胡州中的鲁州,在鲁州安逸的休整待命,安抚百姓。

    六胡州的百姓大多都是异族人,有的来至于西域,有的来至于突厥,有的甚至是突骑施。

    也并非是所有异族人都愿意跟随康待宾造反的,他们有部分人习惯了六胡州安逸的生活,不用日夜为吃喝犯愁,不用为了生计跟草原上的饿狼搏斗。

    面对康待宾的造反,他们选择了留下来。

    只是他们的情况甚为凄惨,康待宾走的时候,将所有牛羊都牵走了,没有给愿意留下来的人一星半点,无视了他们的生死。

    而唐军气恼他们造反,杀害朝廷官吏,对于他们也没有什么好脸色,便如刀板上的蒸肉。

    裴旻见状,下令让兵卒将多余的一些粮食分发给他们。

    史彦、张景顺闻言满心不愿,军令如山,却也只能领命下来。

    裴旻知道他们心思,笑道:“并非是本帅善心大发,实是我们坐视他们生死,只会让他们走向绝路,与我们反而不利。既然他们选择留下来,不与我大唐为敌,给他们一条生路又何妨。何况人死了,什么也没有了。只有活着的他们才有利用价值,能有助于我大唐。”

    史彦闷声道:“裴帅仁慈,只怕这群狼心狗肺的家伙不会感恩戴德,反而会在背地里捅我们一刀。今日不反,以后未必不反。”

    裴旻眯眼笑道:“将军真以为圣上愚昧不成?经此一事,完全可以看出收纳制度的不足缺陷,对于这些异族,过于的宽厚是行不通的。圣上定会重新改变政策方式。对付他们只有两个办法,要不将他们杀光杀绝,要不就将他们真正的变成我们大唐人,而不是让他们保留自己的习俗特点,成为大唐境内的外族人。真要杀,如今突厥有八十余万人,吐蕃更多数以百万计,若再加上西方的大食国、拜占庭这些国家,人口上亿。都非我族类,难不成要一个个的将他们全数杀尽灭绝?”

    史彦听得似懂非懂,但是听到屠杀上亿,也忍不住脊背发凉。

    他是战场悍将,杀人不过的点头之事,但是想到屠杀百万计以上的人,也忍不住惊惧。

    “所以一味的杀戮,未必就有理想的效果。至于他们会不会感恩?本帅又何需他们感恩?”

    如何对付这些异族百姓,裴旻心中早有了定论。

    想要灭一个民族,除了杀光他们所有人这种极端的手段之外,最便捷的方式就是毁他们文化,断他们根基,灭他们习俗,去他们后路。

    要不了多久,六胡州不会再有一个外族人,他们都将强制打散移居江南,彻底融入大唐。

    身在异地,周边都是唐人,他们除了选择融入其中,别无选择。

    几代过后,谁又知他们祖上是谁?

    此法有些决绝,所以面子功夫,还需做的。

    不只是史彦、张景顺亲自发放粮食。

    裴旻也出面出马,安抚百姓。

    历经**的洗劫,鲁州城似乎十室九空,城全只剩下不过区区三千七百余户。

    进入城镇的街道,黄土的道路两边的民居门窗紧闭:他们对战争的恐惧已经到达了极点。墙根下蜷缩着一些饥寒交迫的异族流民,在他们当中,有的依然颤抖着苟延残喘,有的已经变成了没有生命,弃之一旁,无人理会。

    裴旻让人将尸体收集起来安葬掩埋,尽管夏季已过,还是要小心瘟疫的发生。

    忽然裴旻意识到人群中有人注视着他,回望过去,却见一个瘦弱的外族青年,他**着身子,身上有好几处刀箭创伤。脸色因失血过多而惨白,但一双眼睛还是目光炯炯,眼神充足有着不屈之意,应当不是等闲庸碌之辈。

    裴旻不由兴起好奇之心,遂探身问道:“你这伤是怎么来的?”

    青年道:“自然是拼杀来的?”

    裴旻再问道:“跟何人拼杀?”

    青年切齿道:“贼人谋反,还想抢我家马羊。在下七尺男儿,岂能坐视不管?”

    “好汉子!”裴旻笑赞道:“杀了几个?”

    青年带着几分傲气的道:“我一家五人,杀了九十三个贼子。”说着他低头道:“只是他们人太多,牛羊还是给抢了。”

    裴旻收起了笑脸,动容道:“那也是以一当二十,了不得。你损失多少牛羊,我补还给你。”

    青年握着拳摇着头道:“我不要牛羊,我要报仇。叔叔死了,我爹断了条胳膊,我要给他们报仇,希望国公能收下我,我能帮你擒住康待宾!”

    他说着跪伏在了地上。

    裴旻更是好奇问道:“你怎么帮我?”

    青年左右看了看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好!你随我来!”裴旻艺高人胆大,完全不疑有他,往城主府走去。

    青年大步跟在后边。

    史彦提醒裴旻小心,裴旻颔首一笑,接受了他的好意。

    至于裴旻的亲卫军,一个个都不甚为意。

    作为裴旻的亲卫军他们深知自己保护对象的实力,往往遇到变故,裴旻大多亲自出手,而无他们的用武之地。

    进了城主府衙,裴旻看着面前的青年。

    青年道:“国公驻兵鲁州,可是打算封死康待宾西逃腾格里沙漠?”

    裴旻意外的看了面前的异族青年一眼道:“继续说下去?”

    青年恭敬的颔首道:“康待宾反叛的毫无征兆,是仓促举兵,什么原因草民不知道。但从国公出兵的速度,不难分析出您有所准备。康待宾举兵造反,罪不容诛。为了大唐威严,无论如何都没有让他逃脱的道理。国公不去追击,却在鲁州驻兵。应是胜券在握,相信朔方能封堵住康待宾的突围,也相信李、夏二将定能取得胜果。六胡州一马平川最适合骑兵逃窜,即便国公取胜,想要生擒贼首也不容易。康待宾面对天罗地网,除了选择冒险闯沙漠之外,别无活路可走。鲁州离腾格里沙漠最近,正好可以出兵阻挡。”

    裴旻想不到自己的意图竟然让面前这个青年识破了,不免讶异,说道:“那你觉得,此法是否可行?”

    青年道:“全灭叛军,自然可行。但要生擒贼首,却不容易。进入腾格里沙漠的路太广,国公手中的骑兵,远不足以顾及每一处地方。”

    “那你有什么好法子?”裴旻沉吟片刻问道。

    青年毫不犹豫的道:“撤离鲁州,表面上与李、夏二将汇合,背地里派兵深入腾格里沙漠,控制沙漠中的绿洲,以逸待劳。在大漠中,只要断了他们水源,他们只有覆灭一路可走。”

    “如此说来,你对腾格里沙漠很熟?”裴旻心中思量着利弊。

    青年答道:“腾格里沙漠是我铁勒人的家,再熟悉没有了。”

    裴旻问道:“对了,说了那么多,还没问你的名字呢!你是铁勒人?叫什么?”

    “仆固怀恩!”青年回答!

    裴旻二话不说,双手一合,道:“就依你计,你来带路!”

    他知道仆固怀恩这号人物,他是铁勒族仆骨部人,整个部落早在贞观时期已经归顺了大唐。

    仆固怀恩骁勇果敢,勇冠中军,更难得的是满门忠烈,历史上与平定安史之乱的战争中,仆固怀恩一家为国捐躯四十六人,安史之乱能够快速平定,他的功劳仅次于郭子仪、李光弼。虽是铁勒人,对于大唐却是忠心耿耿。

    如此人物,值得信任。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