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碾压式的胜利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李翼德如今是清一色的突骑兵,以冲锋陷阵为主,论及奔袭斥候远不及夏珊的轻骑兵。

    经过长时间的追击,李翼德的河曲战马大多体力不支,需要停下来歇息。

    彼此分工合作,夏珊继续分兵调查,李翼德则就地休整。

    李翼德将水壶里的水倒在了脸上,抹了一把脸上的汗与水,任由秋风吹拂着长发。

    风很大,卷过连绵起伏的丘陵。

    四周绿荫遍野,这位神策军的骑将这位肌肉蟠虬,雄壮威武有如猛狮,但是他的眉宇却深藏怒意,带着一股逼人的寒气。

    自从令裴旻命令以来,他与夏珊一路飞驰,直追康待宾的身影。

    一路上剿灭了几股殿后军、拉队的散兵游勇,就是没有抓到康待宾主力的影子。

    忙活了两天余,只有小小的收获,根本不够塞牙缝。

    “他娘的,康贼就跟老鼠一样,就知道东躲西藏,让俺抓着机会,非将他的脑袋拧下来不可。”他骂骂咧咧的说着心烦意乱。

    郭文斌在一旁,劝道:“康贼在六胡州经营许久,对于这里的一草一木自然熟悉。我们初来乍道,给他们的疑阵所迷惑,自然之事。将军无需介怀,只是我心底有些迷惑,不知当说不当说。”

    李翼德一巴掌拍了过去道:“有什么当说不当说的?”

    郭文斌给拍的摇摇欲坠,苦笑道:“我觉得康贼可能没有北上突围的心思,他这样绕来绕去,确实甩开了我们的追击,减少了伤亡。可也大大的增加了时间,给了朔方、九原充足的堵截时间,反而将他们陷入了不利的绝境。我总觉得,康贼另有目的。”

    动脑不是李翼德的强项,他摸了摸脑袋,道:“那你慢慢想,想明白了,再告诉我怎么做。”

    轻骑飞驰而来,夏珊领着轻骑兵来到了近处。她眼中有着难以掩盖的兴奋道:“发现康贼的踪迹了,就在我们不远的地方,只要翻过两道山岭,他们就在那里歇脚。追了两天一夜,总算追到了。”

    李翼德厉声道:“别想了,只要将康贼擒来,一切目的都能知道。”

    说着,他举起了巨大的丈八蛇矛喝道:“儿郎们都大起精神了,所有人整备好你们武器和座骑,翻越那道丘陵后,立即投入战斗!”

    两军并力,快马加鞭翻越山岭之后,眼前豁然开朗:他们高站在山丘顶端,凭高眺望,在前方一望无垠的大草原上,蚂蚁一般地聚拢着众多的人。

    高高竖起的,正是突厥人特有的狼头大纛。

    他们并没有掩藏踪迹,高高在上的出现在了叛军的视线里。

    叛军有一半的妇孺,他们开始骚动,方圆数里的土地都沸腾起来。

    夏珊拉着缰绳居高临下的向下眺望,叛军已经开始列成方阵,做出了进攻的架势。

    这位女中英雌一拉缰绳道:“李将军,贼人共计四万余,抛开两万妇孺,也有两万兵士,论军力依旧在我们之上。我们都是骑兵,进退迅捷,他们有妇孺拖后腿,知道跑不了,索性孤注一掷,大战一场。我们别遂了他们的意愿。你从正面上,我率兵迂回直捣他们后方,杀他们最薄弱之处。一并夹击,让他们退无可退。”

    李翼德一口应下道:“好!正面冲锋,我最喜欢!”

    旌旗猎猎,鼓声阵阵。

    碧空如洗的晴日下,康待宾看着自己布置下那歪歪斜斜的军阵,在看看兵卒的模样,一个个肮脏干瘪,面黄肌瘦,胡须和头发没工夫整理,又脏又长,有一股意图撞墙的冲动。

    现在的草原异族已经不是昔年了,昔年异族大多是凭借自觉打仗,并没有什么战术布阵一说。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也渐渐的了解了汉人的兵法,学会了汉人的布阵,甚至冒出一些惊才绝艳的兵法家。

    便如昔年的吐蕃军神。

    康待宾便是自幼受到汉人兵马的熏陶,胸中有着不俗的军略。

    只是东窗事发,陇右情报的泄露,让他不得不提前起事,毫无准备。

    粮草不足,兵器不足,衣甲不足,至于兵士的训练,更是一个笑话。

    面对这种局面,康待宾远没有历史上高声一呼六胡州群体响应,十万大军归于帐下的威风,只有可怜的两万兵卒,所用的兵器,还大多是仅比匕首长一点点的猎刀,唯有八千兵卒是标准的突厥马刀。

    面对这种可怜的情况,康待宾的心里是拔凉拔凉的。

    此刻康待宾身旁聚集了安慕容、何黑奴、康铁头几位难兄难弟。

    安慕容皱着眉头道:“想不到,我们绕来绕去,故布迷阵,还是没有将他们甩开!”

    康待宾高声呵道:“不必惊慌,敌人数量不多,尚不足我军的三成,我们足以应对。”

    他已经从先前的烟尘中看破了唐军的虚实,信心百倍的鼓舞着士气。

    谁也不知道,他在调兵遣将的时候,有意无意的露了一个大漏洞。

    李翼德的骑兵是从山丘上俯冲下来的,有了陡坡的加成,那速度不易于离弦之箭。

    李翼德对于兵法一窍不通,但是他率领了多年的骑兵,有着丰富的阵仗经验,对于寻找冲锋点,发现敌阵的薄弱之处,自有心得,以顺时针方向飞速绕过阵头,狠狠的切入了敌军中去。

    鲜血四溅,人仰马翻。

    李翼德轻而易举的杀进了敌阵,在他们面前的却是数不清的妇孺之辈,他们高举着猎刀、木棒、锄头和铁锅等各式各样的武器迎击着李翼德的骑兵队。

    这妇孺对上训练有素的正规军,那情况完全是一面倒。

    只是一个冲锋,妇孺以失去了抵抗的勇气,四散奔逃。

    他们反而冲乱了自己人的阵型。

    四万人妇孺、兵卒拥挤在一起,就跟流民一样,完全不成建制。

    “将军,再不能这样下去了,”安慕容惊骇的目瞪口呆,他想不到两万人怎么不经打,恐惧由心而生,低声道,“我们不如趁着快天黑了赶紧跑罢!”

    “好!”康待宾铁青着脸,指挥着兵马撤退了。

    当夏珊抵达战场的时候,李翼德已经锁定了战局。

    这位女中木兰,懵懂懵逼的追杀起了溃逃了妇孺。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