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活埋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场碾压式的胜利!

    一万对四万,李翼德、夏珊两路兵马加起来,损兵三百,前后共斩首六千余。

    如此可怕的战损比例,让李翼德、夏珊赢得索然无味。

    如他们这类悍将,越是难打的战役,越能激发他们的斗志。反之屠杀一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妇孺,实在让他们提不起精神。

    就连李翼德这憨子都察觉出了问题所在,忍不住吐槽道:“俺老李还真不知自己这么厉害,一个冲锋就搞定了两万大军的营盘。”

    夏珊双眸中闪烁着怒火,同样让康待宾的卑鄙无耻给哽住了。

    一直就有疑心的郭文斌也想明白了为题所在,只是一切为时已晚,苦笑道:“康待宾此人心思之毒,当真无耻可怕。”

    康待宾一直跟他们弯弯绕绕,并非是他们所想的那般为了减少伤亡。只是做出一副关心所有人,不愿落下任何人的假象而已。

    其实在他心里,早已拿定了注意,要将两万妇孺丢下。带着两万余累赘,他们不可能突破唐军的防线。

    但是他们又不能明干,两万妇孺大多都是兵士的家眷。真要将他们丢下抛弃,兵士们首先就不干,故而出此下策。

    借刀杀人,借助唐军的手,将碍事的妇孺全部除去,以减轻他们全军的负担。

    “现在怎么办?我们多了那么多的俘虏,这速度怎么提升的起来?”夏珊皱着眉头,大感头疼。

    这一战他们不只是胜利了,还多了一万余妇孺。

    这些俘虏大多都是妇孺,留在手中将会成为他们的累赘,严重牵累行军速度。

    郭文斌苦笑道:“也许这也是对方计策的一环,一石二鸟。此前他们带着累赘,都能凭借自身地利的熟悉,多次故布疑阵,将我们甩下。现在累赘在我们手中,夜幕以致,只怕要失去他们的踪迹了。”

    “文斌,你能想到这里,让我很是欣慰呢!”

    黑暗中突然传来一个声音,随即裴旻的身影出现在三人面前。

    李翼德、郭文斌、夏珊相继大喜,先后叫了一声“裴帅”。

    裴旻来到近处,向郭文斌颔首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此话可以用在你身上。你分析的极是正确,我估计今日你们能够在恰当的时候找着他们,也是他暗中弄的鬼。一石二鸟,一箭双雕,既解决了他们的内忧,也可拖住我们免除了外患。还不只是如此,借着如此时机,他们还能进行下一步计划。利用荒漠,彻底逃脱我们的掌控。”

    李翼德骂道:“康贼的心都烂到骨子里了,真想将他挖出来瞧瞧,到底是什么颜色。”

    夏珊道:“即是如此,我们何不利用起来,揭露康贼的嘴脸,以分化他们的兵士,诱降他们不战而驱人。”

    裴旻道:“在特别时期,这法子可行。不过现在,完全没有必要。”他看了夏珊一眼,道:“俘虏不少吧?”

    夏珊听出了裴旻话中的杀气,硬着头皮道:“详细数字没有统计出来,目前来看,不下万余。”

    “一个个杀,太麻烦了,全埋了!”裴旻森然着又带着风轻云淡的说着。

    李翼德、郭文斌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饶是杀性十足的李翼德也忍不住问道:“全部?”

    “全部!一个不留!这一仗,我就没有打算要一个俘虏!”裴旻道:“不管是八十岁的老欧,还是襁褓里的孩子,只要在反叛之列,全部活埋……仁慈是对特定的人的,他们在草原混不下去,来投我大唐。我大唐不但给田给地,还有人传授他们文化,教他们读书写字,将他们视为自己人对待,对他们仁至义尽。”

    “多年来,大唐从未亏待他们。是他们不识好歹,群体造反。那就用他们给天下立个榜样……愿意投我大唐,我大唐待如兄弟。但背叛兄弟者,不论老幼,一律格杀勿论,绝不容情,不予二次背叛的机会。”

    “是!”李翼德知裴旻主意已定,亦不再说。

    夏珊欲言又止,想了想却也没有开口。

    在裴旻身后的张景顺也觉得毛孔悚然,他刚刚还觉得裴旻有些妇人之仁,对于异族过于宽容。

    岂料,画风一变,杀起人来,没有半分的手软。

    唐军连夜挖掘出了一个大土坑,翌日天明,将所有俘虏都赶了进去。

    任凭他们如何哭喊忏悔都无济于事。

    人终究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自他们选择了反叛的那一时间开始,就意味着他们自己放弃了安逸的生活,一只脚踏进了鬼门关。

    填好了土,裴旻整合了李翼德、郭文斌、夏珊的骑兵队。

    夏珊派出去的斥候军也在这时候赶来汇报:“启禀裴帅、将军,搜索队发现了叛军的踪迹,他们集结了溃败兵卒,现在正往西方行军。”

    夏珊震撼道:“他们这是打算穿越腾格里沙漠?这也太胆大了吧!”

    腾格里沙漠是以知的四大沙漠之一,南越长城,东抵贺兰山,西至雅布赖山,以流动沙丘为主,到处都是死亡陷阱。

    穿越腾格里沙漠,确实可以抵达突厥,但这其中充斥着风险。

    “所以他们不能带着累赘,带着累赘,一定过不了大沙漠。如今我们帮他摘除了累赘,正是他们豪赌一把的机会。他们应该还有一万五的兵士,就算折损一半穿越沙漠,也能得到突厥的器重,成为部落首领。”裴旻带着几分赞许的说着,尽管是敌人,康待宾这种孤注一掷的大胆风格,他还是很赞赏的。

    “不过……”说道这里,裴旻话锋一转,笑道:“现在我很期待康待宾抵达月亮湖时候的表情。走吧,听说月亮湖的风景很美,我们也一同去参观参观。”

    月亮湖在二十一世纪与西湖、新疆天池等世界名湖同时被评为“中国十大魅力休闲旅游湖泊”,获得“中国最具浪漫气质湖泊”的称号。

    可在唐朝月亮湖就是一个绿洲,一个很常见的绿洲,并没有什么出彩之处。

    真要说出彩也就是左右方圆百里之地唯一一个绿洲,唯一一个水源补给点,也是横穿腾格里沙漠的必经之地。

    在熟悉地形的仆固怀恩的引领下,史彦已经领着他的骑兵队顺利抵达了月亮湖。

    守株待兔的静待康待宾上门。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