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月亮湖伏击战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几乎在同一时间,康待宾抵达了月亮湖的十里之外。

    虽是秋日,但沙漠里的太阳依旧毒辣。

    士气底下的叛军忍着干渴,在沙丘上小心翼翼的走着。

    他们在这方面远比不上唐军,唐军以军令为上,令行禁止是一个军人的基本守则。

    裴旻下令让军队沿着沙丘的山尖走,无人敢违背。

    但叛军不同,他们向来随意。

    尽管何黑奴也是沙漠活地图,也叮嘱过不能马虎大意,但是军中服从他的人并不多。

    总有些自作聪明的人,觉得山丘下不能走,沙丘中段却是无碍,不用下到沙丘底端去踩流沙,还能躲避烈日。

    结果沙体滑坡,三百余兵卒不滚下了沙丘,给吃人的流沙吞噬。

    对面这沙漠自然的力量,人类一样渺小。

    三百兵卒并不算多,但是却给整个叛军的士气带来了严重的打击。浑浑噩噩,小心翼翼的行军,人人都怕步入后尘。

    还不只如此,他们体魄不一,相互间又自私自利,不会相互扶持,更不会分享彼此的水资源,一路掉队多达五百之众。

    这荒漠还未行至一半,已经折损八百余了。

    何黑奴取下头盔,用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小心翼翼的将水囊里的最后几滴水倒入了口中,沙哑着声音喊道:“再过十里,就是月亮湖了。兄弟们加把劲,到了月亮湖吃的喝的管够。”

    一群几乎断水的人,没有什么消息比这话更加吸引人了。

    就如昔年曹操的望梅止渴,叛军情不自禁的加快了速度。

    约莫半个时辰,月亮湖以近在眼前。

    看着远处如天上新月一样的湖泊,叛军们情不自禁的高呼起来,向着月亮湖涌了过去。

    那模样就跟发了情的公牛一样,红着眼睛,喉咙里挤出各种各样的低吼。

    康待宾老谋深算,在沙丘的高处,远远的将月亮湖的一景一物瞧在眼中,见这沙漠中的绿洲并没有任何可疑的情况,也没有制止麾下兵士的疯狂。

    在大漠中行军,疲累了好几日,也是时候随了他们的意愿,好好的休息。

    康待宾依旧谨慎的安排了斥候,让他们去各地的沙丘警戒,徐徐的赶向了月亮湖。

    叛军们还是疯了一样,直接冲进了月亮湖,也不管脏与不脏,一边搓洗着身子,一边喝着彼此的洗澡水解渴。

    康待宾、何黑奴一行人自然选择了上游取水饮用。

    安慕容、何黑奴是粗人,也**裸的跳进水里去了。

    康待宾精于汉人文化,讲究仪态形象,只是在取来方巾,优雅的打理着鬓发颜面。

    就在此时,惊人的变化发生了。

    突听一声尖锐的骨笛声响……

    笛声还未传扬开来,立时终止。

    沙土扬起,远处的沙丘上俯冲过来一队骑兵,飞似地直冲过来!

    正在痛饮湖水的叛军们对敌人的突然出现,谁也没有心理准备,不禁一片哗然。

    康待宾愕然回首向后眺望,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唐骑至少不下三千余数,虽然自己这方的兵力是他们的五倍,可是兵无战心,一个个又都是疲累不堪,现在不是在水中嬉戏,浪费本就不多的体能,就是喝了足足一肚子的水躺在地上跟死狗一样动弹不得。

    这种状况,如何战斗?

    赶紧环顾四周,这一带是绿洲一马平川,最利骑兵驰突,想逃都无处可逃。

    “敌袭!”不管怎么样,康待宾眼下也只有尽可能的组织反击,以求得一线生机。

    “所有人取兵器下水,在水里与唐军一战!”

    康待宾的反应不可谓不迅速。

    唐军的骑兵来的太快,他们要取马而战,速度根本来不及提起来。

    没有速度的骑兵跟飞驰中的骑兵对杀,下场不言而喻。此外他们也缺乏对付骑兵的长枪,临时临急组建不起抵挡骑兵突击的枪阵。

    唯有在水里作战,利用水流缓解骑兵的冲击力。只有如此,他们才有一战的可能。

    在此危局,康待宾反而镇定下来,在判断时局后飞速地下达着命令,发挥了一名指挥官的最高效率。

    在下达了那些命令之后,康待宾却拉着何黑奴低声道:“何兄弟,此役只怕凶多吉少。你可会水?”

    何黑奴惊愕的看着康待宾,见他眼中一片赤诚,默默的点了点头。

    康待宾的指挥及有效率,但是依旧无法阻挡唐军凶悍的攻势。

    史彦、仆固怀恩两人一骑当先,根本不顾水流的阻挡,直接冲进了月亮湖。

    尤其是仆固怀恩,他是铁勒人,是匈奴之苗裔。

    这铁勒人以骁勇善战著称,是有言草原诸部,铁勒最强。

    草原上的可汗,几乎一即位,第一件事是拉拢铁勒人,为之而战,有了铁勒人的相助,他们便有了底气,可以跟诸部落一较长短。

    唯一遗憾的是铁勒一族没有诞生,如冒顿、颉利这样的草原王者,一直是草原王最强的打手。

    仆固怀恩身上流着铁勒人的骁勇彪悍,骑术绝佳,猛地一夹马腹,坐下骏马腾空而起,凌空飞跃两丈间距,他就像一道闪电,避开了湖水的阻力,勇猛地撞进了人群之中,将阻挡在他前面的叛军,撞击得飞出了水面,砸倒了一片人。

    仆固怀恩的武器是马槊,马战最强的利器之一,纵横飞舞,转瞬之间,周边的贼人让他清理了干净。

    史彦没有如此骑术,但悍勇不遑多让,舞动着一把砍刀,左挥右斩,如披瓜斩菜一般,将周边的贼人砍死湖中。

    其他的唐兵也凭借马背上的优势,当者披靡,见人便杀,仿佛是从地狱回到人间的鬼神。

    湖水跟着染成了猩红色……

    无战心,体力不支,士气低下,三者汇聚叛军身上,能有多少战力?

    若非叛军人数太多,勉强凭借人数优势抵挡。同等人数,不要半个时辰,便能拿下战局。

    但随着裴旻领着兵马的到来,数量差距完全弥补。

    憋着一肚子火气的李翼德、夏珊直接切入了月亮湖,收割着叛军残余的兵卒。

    秉承着不要俘虏的作风,唐军一直挥着屠刀,不管对方降还是不降,不管对方是否放弃抵抗,都毫不犹豫的一刀杀之,直至最后一人倒下。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