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你怎么在这?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裴旻并没有跟着李翼德、夏珊一起冲锋,以他的地位身份,已经没有必要与部下争夺这战阵拼杀的功绩了。

    见叛军给屠杀殆尽,裴旻让人打扫战场,将一切可用物资收集起来。

    杀敌人数一一统计在册,还有水中的尸体也打捞起来,免得污染了水源。

    这一路来,裴旻第一次在沙漠中行军,获得了不少宝贵的经验,也深知这水源的重要。

    在这茫茫大漠,有一片如此绿洲,诚乃上天恩赐。

    若因自己处理不当,污染这荒漠中难得的绿洲,那就罪大恶极了。

    史彦、仆固怀恩上来领命。

    两人将情况细说。

    史彦道:“裴帅,我等本打算依照原定计划,控制水源,在贼人聚于月亮湖之外,以守代攻。不想来到月亮湖时,情况有了变故。根据仆固兄弟所说,原本月亮湖不大,还有星点的榆树林。却不知何故,许是地龙翻身,月亮湖大了一倍余,我们手中兵力不足。遂然改变了计划,放弃死守水源,选择奇袭。”

    “做得很好!也该如此!”裴旻一来看到这月亮湖,便知史彦为何改变战术了,点头道:“古语云,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君命尚且如此,何况帅命?为将者,有些时候因时制宜是必不可少的。不知变通,导致误了大局,方才是大过。这一仗,你们打的极为漂亮。”

    史彦颇为不好意思的道:“这是仆固兄弟的主意,他了解大漠。知道何处没有流沙,可以利用沙丘来抵挡敌军视线,藏匿大军,他当为首功!”

    裴旻看了一眼仆固怀恩,这位未来的名将二十出头,以是一脸的刚毅不屈。面对史彦的赞赏,并没有表现多余的喜悦,体现了为将者的沉稳,令人高看一眼。

    “有没有兴趣,来我麾下效力?”裴旻看着仆固怀恩,开门见山的抛出了橄榄枝道:“此役你们仆固一家,功劳显著……我可以直接上表,提拔你为校官。”

    听裴旻此话,仆固怀恩脸上也不由露出一丝兴奋。

    大唐在边境安排了近乎六十万大军,其中最名气最大的莫过于陇右军。论及功绩,也没有任何一支镇边军能跟陇右军相提并论。

    能够加入陇右军,那是一种莫大的荣耀。

    仆固怀恩身怀武艺,又精于兵法,能够为国出战,成为与执失思力、阿史那社尔、契苾何力、黑齿常之一样的番将也是他的心愿。

    只是身为铁勒人,想要得到重用,得到信任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

    仆固怀恩也一直在等机会,却不想机会没等来,却让馅饼砸中。

    加入赫赫有名的陇右军,仆固怀恩哪里有半点迟疑,赶忙单膝拜道:“仆固怀恩愿随国公帐下效命!”

    裴旻收得一员智勇兼备的虎将,也大是高兴,喜不胜喜的将他扶起来道:“不必如此,正常作揖便可。还有,叫我裴帅!”

    “是,裴帅!”仆固怀恩激动的喊了一声。

    当夜裴旻在月亮湖安营扎寨,一时间无心睡眠,翻阅着李靖的兵书,研究着大唐军神的军事理念。

    “裴帅!”

    负责整理战场的夏珊、张景顺忽然一并到来。

    “如何,有多少伤亡?”裴旻见夏珊、张景顺表情有些严肃,还以为伤亡比例过大,心底也是一沉。

    夏珊无力道:“我军伤亡不大,战果斐然。只是我们未曾发现康贼的尸体,贼首似乎跑了……带着几为亲卫兵,还有了解大漠的何黑奴潜过了月牙湖,从湖对面跑了。”

    裴旻毫不迟疑的道:“将仆固母子叫来!快!”

    不多时,仆固怀恩与他的母亲一起来到了军帐。

    裴旻迫不及待的道:“这附近还有什么绿洲?康待宾这个贼首跑了……他是贼首,此次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好过!要给天下立个榜样,谁敢造反,有死无生,即便他跑到天涯海角,也要将他擒来。”

    仆固怀恩看了自己的母亲一眼,笑道:“裴帅要擒康待宾,何必那么麻烦。我母亲是铁勒最出色的猎手,她追踪野兽的本领无人可比。别说是活生生的人,就算是狡猾的狼,让她盯着,也跑不了!”

    **********

    康待宾、何黑奴以及三名亲卫凄惨的走在沙丘上。

    康待宾想着自己举兵时候的四万人马,在看此刻身旁的四人,悲由心生。

    为了突厥里应外合的谋略,他陪上了自己的一切。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机关算尽,却落得今日悲凉。

    “火光,火光!”何黑奴突然指着不远处的沙丘,兴奋的低吼着。

    康待宾忍不住高呼道:“天祝我也!”

    他们潜水而逃,只是将随身携带的水壶灌满了水,没有食物也没有代步的工具。

    就算有何黑奴这张活地图,想要在这种恶劣的情况下走出沙漠,亦不容易。

    有火就意味着有人,有食物有代步工具。

    只要将对方杀了,一切问题迎刃而解。

    康待宾突然喊了一声:“慢着!我们这是回去的路,唐军刚刚率队而来。他们的后面怎么可能有商旅行人?这火光有些不对,来者不善!”

    何黑奴叹道:“可我们别无选择!”

    他们心底最深处的选择是将余下的三名亲卫杀了,以他们的血肉为食,潜回贺兰山,等到风平浪静以后,再往突厥而去。

    然而若非实在迫不得已,谁愿意吃人肉?

    康待宾呆了半响,知道别无选择,默默的抽出了刀道:“那就赌一赌吧!”

    五人摸黑渐渐逼近远处的火堆,在微弱的火光映照下,约莫六七人围在火堆附近沉睡。

    康待宾施了一个眼色,五人会意,分散开人,一人对着一个匍匐而前。

    来到丈余外,康待宾突然低吼一声,整个人如离弦的弓箭一般射向了地上的黑影。

    刀刺进了软绵绵的沙土中,康待宾大叫“不好!”

    紧接着,整个人腾空飞起,给人一脚踹翻在了地上。

    硕大的脚踩在了康待宾的胸口!

    康待宾左右四顾,发现其他人跟自己的处境一样,就给擒拿住了。

    “这叫什么,对了,好久不见!康兄弟可好!”

    一道壮硕的黑影出现在了康待宾的面前。

    看着面前的黑影,康待宾面色巨变失声道:“你怎么在这?”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