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西域狼王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休屠!

    在八百多年前,这里是一座王城……休屠王城。

    汉朝匈奴籍大将——飞骑将军金日磾的父亲便是休屠王。

    元狩二年春、夏,汉武帝派骠骑将军霍去病,两次出兵祁连山,打败了匈奴浑邪王,收休屠王祭天。是年秋,浑邪王杀休屠王降汉。至此,汉王朝打通了经河西走廊通往西域的交通要道。先后设置酒泉、张掖、敦煌、武威郡,史称河西四郡,丝绸之路也由此而起。

    但随着武威姑臧的地位日渐提高,休屠从王城变为县,又从县转为村,直至魏晋时,休屠县建制已消失。

    到了唐朝,除了知道这块地方叫做休屠以外,已经渺无人踪。

    唯有荒芜的巨石遗迹,以及皇城废墟,竖立在苍茫的凉州大地上,成为了各类野兽栖息的场所。

    尤其是风雨来临之际,各路财狗野狼都会选择此处避风挡雨,更无人踪。

    这一日休屠遗迹却意外来了一伙路人,他们大白天里,手里举着火把,从容的走进了遗迹的中心广场。

    这里原来就是广场,四周宽敞,正是生火休息的最佳之地。

    两名魁梧的汉子,推着康待宾、何黑奴,将他们踹倒在了地上,生火的生火,拣材的拣材,各自忙活去了。

    康待宾摔了个七荤八素,吃力的坐了起来,怒视着正前方,那里坐着一个三十许岁的灰衣汉子,头扎红巾,高鼻深目,一张四方的国字脸,颇有风霜之色,虎背熊腰,形相威武粗狂,只是外型已教人心折。

    “楼兄,你好歹也是西域狼王,什么时候成了唐人的走狗……”康待宾说话都是有气无力的。

    这一路上来,他们没少遭罪。

    擒拿他们的乃是西域最强的马贼首领,号称狼王的楼凡。

    康待宾举兵起事需要大批的军马、军备、军粮。

    突厥与大唐交恶,彼此早已断了往来。

    突厥的物资不可能送到康待宾的手上,彼此通过西域丝路来进行物资的交接。

    只是突厥自身不具备制造兵器与盛产米粮,这两项战略物资需要康待宾自己想办法。

    米粮自然是聚少成多的从大唐购买,兵器亦只能通过各种渠道走私。

    西域的走私渠道为三大马贼掌控着,康待宾与三大马贼皆有往来。有着利益相关,彼此关系不错。

    康待宾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落在楼凡的手上。

    开始他还以为是遇到了救星,只要述说旧情,自己这条小命便能保住了。

    却不想对方压根不理会他,直接塞着他的嘴巴,不给他说话的机会。

    一路走出大漠,楼凡只给他们几口水,一小碗干肉,维持他们不死,毫无友善的感觉。

    康待宾能忍,他极为佩服华夏历史上的越国国君勾践,一个君王忍着喂马尝粪之耻,最终成就越国霸业。

    他忍着一切待遇,逆来顺受,心中想着逃脱之策。只是身处大漠,有机会给他逃,他也没那胆子。

    在没水没食物的情况下,以他现在这个情况,不易于自绝生路。

    出了沙漠,康待宾发现自己竟然不是身处西域,而是凉州境内,大是惶恐。

    西域虽然也是唐朝疆土,但天高皇帝远,情况大不一样。

    凉州不同,凉州自汉以后一直为华夏统制,一切根深蒂固。

    身为叛逆,他自然知道自己落在唐人手上的下场如何,忍不住出声嘲讽。

    不过他话还未说完,还待挑弄蛊惑之言,气球似的胖脸上已吃了重重一皮鞭。

    “狗东西,将老子视为张鸟那畜生一样容易诓骗?”楼凡连看都不看鲜血淋漓的康待宾一眼,“只有那蠢货才会信你的话!你们突厥屡战屡败,给大唐当儿子一样揍,还想图谋六胡州、朔方,简直不知马王爷有几个眼睛。”

    张鸟,一直是他对秃鹰张文的蔑称,在他的眼里,张文就是一只小鸟。

    康待宾按住不断出血的伤口,眼中闪过一丝怒意,努力挤出一个笑脸道:“什么也瞒不过楼兄……”

    他话未说完,又挨了一鞭。

    “别跟老子称兄道弟,你他娘的还不配。”楼凡不屑的吐了口唾沫道:“别以为你干了什么,老子不知道。要不是你们的挑唆,给张鸟十个胆子,他都不敢杀我兄弟。大唐不与你们交易,你们意图掌控西域的走私商道,将老子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以为老子傻?要不是你还有一点点的利用价值,老子也要将你的脑袋砍下来,祭奠我兄弟!”

    康待宾脸色惨白,失声道:“你是要用我跟裴旻换张文的脑袋?”

    楼凡冷冷一笑道:“你还不算笨!”

    说着他不理会康待宾,闭目养神。

    康待宾心若死灰,自知在劫难逃了。

    楼凡突然睁开的双眼,将耳朵贴在地上,感受着细微的动静。

    楼凡之所以给称为狼王,正是因为有狼一般的敏锐感觉,擅长隐匿、追踪之术,以及坚韧不拔的性格。凭借着本事,他一次又一次的避开劫难,打响了第一马贼首领的招牌。

    “不好!给包围了!”

    楼凡将系在自己粗壮脖颈上的骨笛凑到嘴边吹了起来,悠远而嘹亮的古老声音顿时响彻了天空。

    周边四散出去的部下纷纷回来,目光一扫人数,面色不由得一沉。

    他们一行人包括他之内共计十人,现在回来的只有五人,还有四人失去了踪迹,生死不明。

    “出来吧,没有必要东躲西藏的!”楼凡警惕的看着四周,脑中想着应对之策。

    足音渐渐响起,一行人徐徐而来。

    为首一人笑道:“我可没有东躲西藏,只是想捉鳖的牢笼坚固一些而已,免得逃走几条小鱼,让人不自在。”

    楼凡看着出现在面前的一伙人,忍不住苦笑道:“为了一个康待宾,竟劳烦国公冒险横渡沙海来到凉州,也太抬举他了。”

    裴旻继续往前走着,边走边道:“在八百多年前就有一句话‘明犯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这句话到现在依旧管用,康待宾深受皇恩,却行忤逆之事,即便逃到天涯海角,某也要取他脑袋,以示天下……何况,在下也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人跟随了我们一路,是敌是友?到底藏着什么心思?”

    他话说完的时候,已经走到了楼凡的面前,三步开外。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