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以巧破拙 以拙刻巧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面对楼凡反对,裴旻反而开心的笑道:“放心,我不会让你干一些强人所难的事情,但凡我的要求你必然能够做到,不会让你太过为难。”

    楼凡也听出了那“太过为难”的意思,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也容不得他犹疑,道:“好,大丈夫一言九鼎,这个赌约某应了。”

    裴旻也不疑他出尔反尔。

    楼凡固然是西域地头蛇,但日后他插手西域事情的时候,势头又岂会弱于过江之猛龙?

    蛇终究是蛇,焉能与真龙抗衡。

    秦皇剑徐徐出鞘!

    楼凡有几分英雄气概,并未有趁机出手。等裴旻做足准备之后,方才警示了一声道:“国公小心了!”

    他大刀猛然劈下,出刀风声凌厉,大有撕裂长空的气势。

    裴旻眉宇一挑,面前此人纵横西域,这一手刀法确实不凡,他长剑递出,剑尖一抖,长剑颤动,剑光若有若无,有攻无守,向楼凡刺了过去。

    大刀刚猛霸道,却不及裴旻用剑轻快,后发先制。

    这刀未近身,裴旻的剑已经先一步到了楼凡的胸口。

    楼凡脸色不由微变,他这一生经历恶战无数,什么样的敌人没有遇过?

    但是如裴旻这般,用剑之精准,轻轻松松的穿过他的刀锋,直触要害的,却从未有过,面色不改,横刀下划,攻暇抵隙,以刀斩剑,抵挡下了这一招。

    裴旻心中一凛,楼凡的应变极快甚至有些出乎他的意料,是当世一流的好手,不等这招剑法用老,急变一招探海取珠。

    这一招正是峨眉派的白猿剑二十四法。

    裴旻于剑术一道,过目不忘。任凭在精妙的招法,只需过他眼,便能依样画葫芦的施展出来,甚至还能加以改良,另之更进一筹。

    李白剑术天赋不俗,但终究受年岁阅历经验所限,未能真正发挥白猿剑二十四法的诀窍。

    而裴旻这一剑,气顺剑走,步随腰动,充分体现出峨眉剑法中柔、脆、快、巧的独特风格,剑光点点,向楼凡头顶罩下。

    楼凡面色不改,大夏龙雀在胸前舞动,大开大合,刀光飞舞,即便处于守势,也甚是豪迈。

    裴旻眼见对方这一招守得严密异常,不但将自己去招全部封住,而且显然还含有厉害后着,当即剑势一变,换成一招越女剑法中的探骊得珠。

    这招探骊得珠比探海取珠更为诡异,充满了冒大险得大利的风采,一招即出,空门大露,但却直攻对方必守之处。

    楼凡又惊又怒,对手变招之快,完全无套路可言,可偏偏又是羚羊挂角,无迹可寻,逼得他一连数招,竟是有守无攻。

    刀乃百兵之胆,刀锋势大力沉,善于劈斩,有敌无我。

    但他却给逼得攻不出手,兵器的威力,锐减一半,比起轻快,刀如何胜的了剑?

    再战下去,至多不过二十合,自己非败不可。

    见裴旻刁钻轻灵的一剑如影随形,再度逼来。那剑刃颤动,嗡嗡有声,登时将自己的上盘要害尽数笼罩在剑光之下。

    这位叱诧西域的马贼王将心一横,不管不顾,举刀硬劈,拼接受得一身伤,也要抢得半分先机。

    裴旻本欲一剑定胜负,突然“咦”的一声,楼凡的刀竟然匪夷所思的到了他面门,竟是罕见的两败俱伤之局。

    楼凡的刀速居然不亚于他的剑速。

    裴旻大为惊异,长剑连消带打,将楼凡的这一刀划为无形。

    楼凡心中暗叫:“惭愧!”

    他在这时候突然以命搏命,实在有些耍无赖的嫌疑,但化解了自己有守无攻的劣势,更不在犹疑,大喝一声,举刀硬劈,一刀两刀三刀四刀五刀六刀……没有花俏的招式,每一招都是当头硬劈。

    一刀快过一刀,一刀轻巧轻盈胜过一刀。

    裴旻瞧了也不免暗生敬佩,大夏龙雀刀身厚重,刚猛无俦,本因走至刚至猛的路子,但是此刻楼凡手握的大夏龙雀刀竟然是举重若轻,以重刀走柳叶刀的轻快路线,速度还不遑多让,做到这点端是不易,必然下了一番苦功。

    楼凡用的是重刀,走的确是轻快的路线,显然是他的压箱绝技,自己先前几剑,逼得他使出看家本领了。

    裴旻剑势转变,不在是越女剑法、白猿剑二十四法的轻快刁钻,而是草圣剑的大气磅礴,势道雄浑。

    他一剑挥出,犹如巨浪击石,声势滔天。

    三招一过,楼凡又遇凶险。不管他剑招如何巧妙繁复快捷,裴旻都能以拙应巧,一力降十会,手中秦皇剑总是占了上风。

    胜负优已然然明了。

    两人不过斗了二十余合,但是楼凡拙胜不过裴旻的巧,巧又抵不过裴旻的拙。

    彼此功力高低,以是显而易见。

    胜负不过是时间问题。

    拆到三十余招时,裴旻突然施展出了斩虎剑法。以招式威猛而论,斩虎剑法堪称天下无双。

    刀剑相交!

    楼凡手腕一震,手中大夏龙雀竟然握不住,当的一声,掉在地下。便在那时,裴旻长剑已指住了他心口。

    “我输了!”

    楼凡甚是磊落,叹服道:“若是生死相搏,老……”他习惯性的想自称“老子”,但身为手下败将,在裴旻面前亦无颜面托这个大,忙改口道:“老楼早就下去见阎王了。老楼是个贼,与国公不是同路人,却也是个带把的男儿。三个恩情,记下了,有事可以来塔里木找我!这是我的令牌,拿着它,便能找的到我。”

    说着他从腰间取下一枚铁制的狼头令牌,上前递给了裴旻。

    裴旻伸手接过,看了手中活灵活现的狼头令牌一眼,问道:“你们的巢穴在塔里木!”

    塔里木裴旻在裴行俭的行军札记中看过类似的字眼。

    也就是后世世界第一大内陆盆地塔里木盆地,西起帕米尔高原东麓,东到罗布泊洼地,北至天山山脉南麓,南至昆仑山脉北麓是一片广阔的疆域。

    塔里木在异族语言中是河流汇集之意,喀什噶尔河、渭干河都围绕着塔里木,致使塔里木极为繁华。

    但是繁华的深处又充满了危险,因为塔里木的中心是塔克拉玛干沙漠,中国最大的沙漠,同时亦是世界第二大流动沙漠。

    他们之前穿越的腾格里沙漠,跟塔克拉玛干沙漠根本无法相比。

    塔克拉玛干沙漠的面积相当于九个台湾那么大,这个时候,塔克拉玛干沙漠并不叫这个称呼,而是死亡之海,或者进去出不来。

    楼凡也不隐瞒说道:“当然!”

    他不怕暴露自己的巢穴,对于别人而言,塔克拉玛干沙漠是死亡之海,可于他们来说却是家,最安全的家。

    “还望裴国公能够遵守诺言!”楼凡想着此次东来,非但目的未达到,还惹了一身麻烦,无辜欠下三个人情,想着便是头疼,不愿久待了。

    裴旻热情的道:“所谓不打不相识,楼兄又何必急着走。我裴旻说话算数,绝不为难你们。只是你们目的还未达到,就此走了,岂不遗憾?而且,这夜幕即将来临,此刻又能去哪?”

    最初他以为楼凡跟着康待宾、何黑奴是一伙的,但见着康、何二人如死狗一样,显然受了不少的罪。

    而且腾格里沙漠出口无数,以楼凡一行人对沙漠的熟悉,他们大可以从西面直接抵达西域,而不是转道入凉州。

    这其中必有因由缘故。

    楼凡见裴旻一脸真诚,又想自己今日的处境,裴旻也时无必要算计什么,遂道:“既是如此,在下恭敬不如从命。”

    裴旻让人将楼凡的部下全部放了,又下令在这里安营扎寨,去周边买些酒来,将羊、狼带上来烤食。

    看着新鲜的羊儿,楼凡有些讶异。

    裴旻笑道:“这羊可不是某偷来的,不知是那个粗心的牧人,走丢了只羊,成为恶狼的口粮,只是在狼打算享用晚餐的时候,让我的人遇上来了个黄雀在后。反正这羊已经死了,与其浪费,不如给我们打打牙祭。”

    楼凡道:“天赐美味,无论如何,今日国公饶我们性命,又请我们享用美食。我楼凡借花献佛,以此羊来招待国公。”

    裴旻惊讶道:“你还会下厨?”

    楼凡随口道:“我是个孤儿,想要在西域活下来,就没有不会的!印象最深的一次,就是遇上了劫匪。身上d衣服都给收去了,一个人**裸的走失在荒漠里,什么工具也没有,就靠着吃仙人掌、毒蛇、蝎子,一样撑了十三天,找到了绿洲,活了下来!”

    裴旻默然点了点头,这人的生活环境不用,自身的能力自然不同。

    在二十一世纪,这楼凡指不定就是跟贝爷一样可怕的存在。

    换做是他,就算空有一身盖世武艺,也未必存活的下来。

    贺梓、贝利夫麻利的从马囊中取过各种佐料,上前帮衬着道:“国公可是有口福了,楼叔的手艺定不逊色你们皇宫里的御厨。我们兄弟,莫不是以能吃上楼叔的手艺为荣呢!”

    裴旻笑道:“那就拭目以待了!”

    他不急着解惑,反正长夜漫漫,有足够的时间给他。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