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结交马贼王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楼凡熟练的处理着肥羊,剥皮挑除内脏,麻溜之极,显是熟能生巧。

    裴旻见楼凡刀功灵活,忍不住笑道:“楼兄的刀法,就是这样练出来的吧!”

    本是一句玩笑话,岂料楼凡应道:“差不多了,教我刀法的异人,就是见我厨刀用的巧,是个用刀的好人物,这才传授我刀法的。”

    楼凡说着已经支起木架生起火,开始烤全羊了。

    火光渐盛,裴旻、楼凡、李翼德、夏珊、王小白等人聚在了一起,他们的脸都被火焰照得有些红晕。

    随着烤肉的香味传来,几乎所有人眼睛就盯着火焰上头渐渐冒出香气的烤羊,连裴旻都有些迫不及待。

    他们刚刚从沙漠里出来,沙漠里能有什么美味?

    干肉、干粮都是了不起了,能够喝一碗汤,那就是无上美味。

    烤全羊?

    沙漠里生火的干柴都难以寻觅,还指望吃与烤字有关的食物?

    这大半个月里,他们只有在月亮湖附近吃过一顿安逸的饭食。这突然闻到如此美味,哪里忍不住,多是迫不及待的咽口水声。

    楼凡却不疾不徐的从一旁的袋囊里慢慢拿出各种调料往肉上加了点,又找出香油小瓶,开始往羊肉上轻轻滴洒。香油顺着羊肉缓缓流动,受到下边火焰炙烤,慢慢渗入了肉里。很快的,羊肉表面开始变成淡淡的金黄色,肉本身渗出透明的油滴,诱人的香味随即飘散开去。

    寂静的空气中,弥漫着奇异而诱人的香味。

    “嗷呜!”

    周边传来了狼的呼喊声,裴旻大笑道:“这可不只是将我们引诱的够呛,这狼也受不住诱惑抗议了。”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楼凡方才割下一长条里脊肉,递给了裴旻道:“国公,最好的肉,留给你了!”

    裴旻想也不想抽出长剑,将里脊肉平均分为十份,每一份大小均等,笑道:“可不能厚此薄彼,在我陇右军,可没有什么特殊化,都是自己人,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一人一块!”

    他说着,将肉分给了李翼德、夏珊、王小白、仆固怀恩几人。

    连楼凡、贺梓、贝利夫三人也分得一块。

    贺梓、贝利夫他们情况与裴旻相差无几,伙食甚至比裴旻一行更差。

    哪里会半点客气,直接道了声谢,抢过了肉,狼吞虎咽的吃下去了。

    楼凡赞道:“国公果然不凡,无怪能够战无不胜。”

    “哪里的话!”裴旻摇头道:“他们将性命托付,我又怎能亏待他们?”

    楼凡颇为动容,肃然道:“只凭这点,国公的成就定在霍骠骑之上。”

    裴旻知他是指霍去病不体恤兵卒的缺点,也不接话,霍去病是他的偶像之一。就算他不如卫青、岳飞、李靖、徐达这类人那么完美,有着缺陷,但并不妨碍他的崇拜,不予评价。反而问了楼凡此来的目的:“楼兄在西域威名远播,即便是陇右,也大闻其名。却不知一路跟随,意欲何为?”

    楼凡也不隐瞒,将自己的恩怨于裴旻细说:“楼某行事与那张鸟不同。楼某只要收了商队的钱,便保证商队一路无忧。张鸟手段过于偏激,等于自绝生路。我们有着纠纷摩擦,素有恩怨。不过西域马贼的情况便如三国魏蜀吴,彼此都顾忌另一人的存在,皆未撕破脸面,相互牵制,倒也相安无事。哪里想到那张鸟受了突厥的蛊惑,杀了我的兄弟魏暴。魏暴十三岁就跟了我,是老楼起家的元老,就他娘的给张鸟那王八蛋砍了脑袋。”

    说道这里,他眼圈都红了,道:“我发誓一定要给魏子报仇,亲手砍下张鸟的脑袋祭祀。抓着机会捣毁了张鸟的巢穴,却不想张鸟真的只有鸟胆,老巢都不要了,跑的贼快。再次得到他消息的时候,才知道他已经让国公擒住了。誓言以下,无论如何也要尝试去做。一路跟随国公,并无恶意。只是想在关键时候帮国公一把,让国公欠某一个恩情,好让某亲手给魏子报仇……只是想不到!国公麾下能人辈出,不但精于作战,对于跟踪之术,竟也如此了得,反将自己陷了进去。”

    他自身就是一个擅于跟踪反跟踪的专家,深知在沙漠里追踪的难度。

    他们没能在月亮湖补充水,又多了两个累赘,需要尽快赶路也忽视了反追踪,现在后悔以是不及。

    裴旻听极缘由,也不知应该说楼凡愚蠢还是什么。他毕竟是贼,是朝廷官府缉拿的对象。在西域三大马贼首领的脑袋,价值万贯。

    可以说今日楼凡是落在裴旻手上,而他心念未来西域的大局,想结个善缘才不予楼凡计较,换做是其他人,早就杀之领功领赏了。

    为了一个将死之人,将自己搭进去,值得嘛?

    在裴旻看来是不值得。

    但是裴旻已经来到这个时代六年了,深知不能用现代人的思维考虑古人的行事作风。

    也许在现代人看来是极为愚蠢的事情,可在古人眼中却非常的高尚,值得为之付出一切。

    裴旻就知道一个类似的故事:说的是两个读书人,很豪迈,很有气概。

    有一天他们一人拎着一壶酒聚在了一起,一人说“有酒无肉,憾哉!”另一人道:“你我身上皆是肉,岂能说无肉?”

    然后二人对酒高歌,你割我一刀,我割你一刀,痛快吃喝。

    接下来……就没有接下来了!

    二人吃到最后都死了。

    用现代人的眼光来看,这两人纯粹就是**脑残,但在古人眼里却是一种豪情。

    楼凡也算是一个人物,为了贯彻心中的情义,冒险深入人生地不熟的地界,这一点确实值得赞叹。

    不只是裴旻,李翼德、夏珊也向楼凡抛去了几分敬重的神色。

    古人大多重情重义,除了那些宵小,余者对于情义汉子,多多少少都有心生几分敬意。

    所以裴旻道:“这样吧,张文我可以直接判他死刑,是砍头、腰斩还是五马分尸都随你。我不能让你直接带走他,却能让你杀了带走。”

    秃鹰张文恶贯满盈,留他一命几乎等于祸害千百人。不管楼凡存什么心思,他都必须要亲眼见到张文死在他面前,死在陇右。

    楼凡动容的看着裴旻道:“国公此话当真?”

    “又何须骗你?”裴旻笑着道:“就当送你一个见面礼!虽说我们官匪殊途,但你义释奴隶、妇女,又为兄弟报仇甘愿冒此风险,也是个人物,值得结交。”

    楼凡慎重起身,作揖道:“谢国公体谅楼某的一片心意,既然国公愿意屈尊结交。赌约之事,就此作罢。只要国公日后有用得上在下的地方,但凡力所能及之内,听凭吩咐。不论几件事情,绝不推迟。”

    裴旻起身相扶,拉他坐下,高举着酒碗道:“无需如此拘束,喝酒都不自在了。天大地大,喝酒最大。”

    楼凡、贺梓、贝利夫几人一脸的激动,原以为事情告吹,却不想来了转机。

    至于不能将张文待至西域魏暴坟前,是有遗憾,却也知不能强人所难,心底高兴,频频向裴旻敬酒。

    裴旻问起了西域的情况。

    楼凡、贺梓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至于贝利夫,他是华夏语不过关,一直闷头吃着烤肉。

    从楼凡、贺梓的口中,裴旻也得知了西域的一些情况,西域目前确实由大唐管制不假,但是大唐真正掌控的仅是安西四镇:也就是碎叶、龟兹、于阗、疏勒四个地方。在西域还有九个国家,就是所谓的昭武九国,分别是康国、安国、曹国、石国、米国、何国、火寻国、伐地国、史国这九个国家!

    这九个国家是当地土著,他们依附大唐,以大唐马首是瞻。

    但是这些国家对于大唐的忠心是随着大唐的实力变化而变化的,并没有成为大唐的一份子。

    至于小勃律、大勃律、失蜜、当护密这着或是独立或是臣服吐蕃、大食的国家更是如此。

    大唐表面上是掌控了西域,严格的说这个掌控有着一定的水份。

    离真正的完全掌控,依旧是任重道远。

    裴旻听的两眼放光,正是因为任重道远,才是我辈驰骋的疆场。要是举目无敌,那当个武臣,还有什么意义?

    “你们听过高仙芝、哥舒翰嘛!”

    裴旻最近收了王之涣、仆固怀恩,又收了李白为徒弟,不免有些雄心万丈,打起高仙芝、哥舒翰的主意来了。

    高仙芝、哥舒翰此二人可是半点也不逊于封常清、仆固怀恩的存在。

    楼凡道:“高仙芝安西的将军吧,年岁不大,特有本事,在安西很有名望。”

    裴旻有些遗憾,高仙芝已经混了一个人样,自己想要拉拢过来,就不容易了。

    “那哥舒翰呢!”裴旻由不死心。

    楼凡摇头道:“没有听过,不知西域有这么一个人。”

    贝利夫突然道:“我,我知道他,是龟兹的一个赌鬼,我跟他赌过。”

    裴旻也瞬间记起历史上的哥舒翰是大器晚成,他有着很好的家世,但是好酒好赌,全无出息,跟废物没啥两样。直到他四十岁的时候,才开始奋发图强,成为瞩目的大将。

    一个已经混出名堂,另一个正窝囊着,裴旻也只好暂时放弃这个念头。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