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莫名感伤
    身为一个上了年纪的人,身旁的好友一个个去世,直至孤零零的一人。

    即便薛讷再不服老,难免心生英雄迟暮的感慨。

    裴旻也想不到那个待他不错的长辈竟然就这样去世了,不免也带了几分黯然道:“什么时候的事情?郭公病故,我大唐少了一位宿老。”

    薛讷道:“就在你深入大漠追击的叛军的时候,长安传来了噩耗。震兄走的极为安详,他的儿女让我们莫要过于伤心。”

    裴旻长吐了口气,缓了缓精神,笑道:“郭公走的安详,太公也别过于伤怀。原是因为郭公病故,孙儿还以为太公这就服老了呢!”

    薛讷瞪着眼睛道:“太公一餐能吃一斗米,十斤肉,哪里老了!”

    裴旻也笑道:“就是说嘛!您说话跟打雷似的,谁说你老,孙儿第一个就饶不得他?”

    他们岔开了这个话题,说到了未来。

    薛讷也问了一句道:“旻儿素来有远见,对于大唐未来,你有什么想法?”

    “短期内稳定发展吧!”裴旻略一沉吟,给出了答案,道:“近年我大唐屡经战事,又受旱灾影响,收复的河西九曲地也需用心打理。国力有些吃紧,理应好好发展几年,待国力恢复,再行战事。”

    薛讷点头道:“我们意见一致,一个国家的强大,战争不可避免,我们武将不能只顾自己的功绩而枉顾天下百姓。战争必需建立在国力能够支持的情况下,方才是正道,否则劳民伤财,会重蹈昔年隋朝覆辙。”

    “至于以后!”裴旻对于薛讷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道:“这两年,孙儿打算修葺石堡城,加强莫离驿的防线。让莫离驿与河西九曲地的防区连在一起,彻底解决吐蕃之患。逼迫吐蕃,不敢在西线发动战争。”

    薛讷眼中一亮,赞许道:“果然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旻儿好眼光。无怪你对莫离驿如此重视了。”

    莫离驿就如一根钉子插进了青海湖,成为了吐蕃的芒刺。

    吐蕃不可能不想拔除,但是他们绝不敢轻易动手。

    因为战事一起,最先受灾的必然是青海湖。

    青海湖对于吐蕃的意义不言而喻。一但青海湖陷入战乱,吐蕃的经济,将会大受影响。

    面对这种情况,就算他们做梦都想夺回莫离驿,也不敢轻易的发动战争。尤其是面对唐军的严密防线,但开战事意味着将青海湖拉进战争泥潭。

    在吐蕃未拥有壮士断腕打残青海湖的勇气决心之前,莫离驿一代不太会有大战事发生,至多是一些不可避免的摩擦。

    “只要这一目的达到,应该会将吐蕃目标逼向西域!”裴旻眼中闪着睿智的光芒,这些日子不断的研究李靖、苏定方、裴行俭的用兵心得,让他学到了不少的东西,尤其是李靖的兵法!

    李靖这军神之名是当之无愧,论及用兵,他确实更在苏定方、裴行俭之上。李靖胜于两者的关键在于战略,他的战略眼光惊为天人。以战术辅以战略对敌,永远能够掌握战略上的主动,所以不管是水战、步战、骑战、小部队奇袭、大军团调兵,他都能完全掌控。

    通过研习李靖的军略,裴旻在战略眼见上有了十足的进步,加上本来他就知道历史的大致走向。两相结合,对于敌我事态的分析,当今世上堪称无人可比。

    “吐蕃袭扰我陇右,主要目的便是为了截断大唐与西域的联系,好让他们重新夺回西域的控制权,以弥补吐蕃地势上的不足。现在陇右他们无望,将重心回归西域是理所当然之事。”

    听裴旻如此分析,薛讷沉吟了半响道:“依照你的想法,那未来的西域可就热闹了!”

    “可不是!”裴旻神采飞扬的说着:“两年前,突厥可汗为什么去找葛逻禄、胡禄屋、鼠尼施的麻烦?不就是因为他们在东面战场胜不过我们大唐,想向西域发展嘛!刚刚孙儿还得到可靠消息,说突厥拉拢了西域的马贼首领秃鹰张文。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至于突骑施,向来不是善男信女。我们通过拂菻国与他们定了不战盟约,归根究底,还是因不想成为吐蕃的刀,也因我大唐的实力让他们忌惮之故。只要遇到什么事情,彼此撕开了这个颜面,战事即来,毋庸置疑。”

    说道这里,他嘿嘿一笑:“吐蕃、大食国、突骑施、突厥加上我大唐,五个国家盯着西域这块肥肉,那可不是一般的热闹!”

    薛讷知道裴旻向往西域之心,忍不住笑道:“热闹是热闹,只是你现在可不只是陇右的节度使,还是按察使。太公或许能凑个热闹,你远在陇右,又能如何?”

    裴旻无所谓的道:“这点太公不必为我担心,西域我还非去不可了。至多放弃陇右呗,申请转去西域。”

    薛讷意外的看了裴旻一眼道:“你真放得下陇右的基业?”

    裴旻耸着双肩笑道:“有什么放得下放不下的?再说了去西域也未必就要放弃陇右!”

    薛讷忍不住笑道:“你还想兼任安西节度使不成?”

    “也许呢!”裴旻知道薛讷是玩笑话,也跟着开玩笑似地回应。

    换做别的皇帝,想要身兼两人节度使,那是做梦。

    给你一任节度使都要当做贼一样的防范了……

    但是李隆基是个异类皇帝,只要他开心,两镇三镇四镇都不是事。

    给军权不够,还会给政权,心情好再给个财权什么的,直接将你提拔为一片区域的无冕之王。

    安史之乱不就是这么来的嘛!

    若不是李隆基无度的放权,将天下三分之一的军权给安禄山这一个胡人,就凭安禄山这么可能挑起安史之乱这样的大动荡。

    以他现在的身份地位,也不求王忠嗣那般配四镇帅印,手握大唐一半兵权,也不跟安禄山的三镇节度使比。

    当一个两镇节度使,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

    反正现在他是瞧上西域这一亩三分地了,谁跟他抢,他就跟谁急。

    当然这话是不能跟薛讷说的,只是在心里想想。

    薛讷道:“真到那个时候,太公这里出把力,看看能不能将你调来河西,当任河西节度使,怎么样也好比去安西!”

    裴旻动容道:“太公无需如此!”

    河西节度使统辖凉州、甘州、肃州、瓜州、沙州、伊州、西州七州,现在空置着,一但有人继任,意味着地位更在薛讷之上。而且河西节度使管兵七万三千,与陇右相差无几,但安西节度使只有两万四千,薛讷此举显是不想让裴旻吃亏。

    “未来的天下,是你们年轻人的,太公毕竟这个年纪了,又能再干多久?”薛讷宽慰的笑着。

    裴旻听了,顿觉无比刺耳,心中莫名感伤。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