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将不可能变成可能
    怎么更加合理的利用手中的民力,裴旻最近也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

    莫离驿、石堡城的修葺需要慢慢来,但是街道的修葺,城墙的修补,这些只要有足够的人手,很快就能完工的。

    现在陇右最不缺的就是劳力,经过三个月余的修整,关键的几条主干要道,该扩建的扩建,该休整的休整。地方上堵塞的河渠当清淤的清淤,当疏通的疏通。

    不说全部完工,至少关键重要的地方已经修缮整理妥当。

    至于一些顾及不到的小地方,裴旻暂时不打算安排人手去打理。

    毕竟那是地方县令村官的事情,没有必要乱用这劳力。

    这接下来怎么安排,怎么样使用这些劳力给陇右带来最大的便利,裴旻心中以有几个计划。

    不过他更想听听基层百姓的意思,他的主观计划却是利于百姓不假,可是否能解百姓心头之急,却越是未知之数。

    有一句话说的好“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

    现在裴旻既是陇右军政的第一把手,为民着想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解决百姓心头之急,才是他应该做的。

    如今一听百姓的心声是“开陇山,修乌鞘岭”,裴旻立刻傻眼了。

    “开陇山,修乌鞘岭”七个字,说起来简单,但是做起来,却是千难万难!

    陇山是关中黄土高原与陇西黄土高原的界山,又是渭河与泾河的分水岭,曲折险峻。主峰山高千丈,平均海拔比贺兰山还要高,有一句诗是这样形容陇山的“山高太华三千丈,险居秦关二百重”。

    这想要开陇山,谈何容易。

    至于乌鞘岭,更不简单。

    乌鞘岭为陇中高原和河西走廊的天然分界,那里的气候严寒,有“盛夏飞雪,寒气砭骨”的说法,素以山势峻拔、地势险要而驰名于世。

    陇山,裴旻只是远远眺望,到底如何,他不好说。

    但是乌鞘岭他是亲自攀爬过的,而且就在不久以前。

    从凉州到鄯州,乌鞘岭是必经之路。

    当时裴旻还觉得乌鞘岭像一条巨龙,头西尾东,西高东低,披云裹雾,蜿蜒曲折,格外壮观,甚至发出了以一军抵挡十万兵的感慨。

    要修葺乌鞘岭,谈何容易?

    见裴旻不说话,袁履谦也一时无言。

    裴旻从案几上翻出了陇右地形图,看着地图上的陇山、乌鞘岭,心底念着“开陇山,修乌鞘岭”这七个字,越念越觉得势在必行。

    陇右想要发展,想要成为凉州那般重要的经济命脉,陇山必须开,乌鞘岭也必须修!

    这一切都源于四个字“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由汉武帝时期,张骞凿空西域开始,打通了西汉与西域之间的通道。

    经过近千年的发展,尤其是唐初太宗皇帝李世民击败了东突厥、吐谷浑,灭了高昌,臣服漠南漠北。其子高宗李治又灭西突厥,设安西、北庭两都护府,令大唐掌控了西域的主权,成为当时世界第一发达强盛国家,经济文化发展水平都属于当世巅峰。东西方通过丝绸之路,以大食帝国为桥梁,官方、民间都进行了全面友好的交往。

    这条商道也有了另一个令华夏人自豪的称呼叫“参天可汗道”。

    因为丝绸之路的飞速发展,丝绸之路给大唐带来了无法预估的经济效应,称之为国家经济命脉毫不为过。

    凉州原本偏僻荒芜之所,便是因为丝绸之路,硬生生发展成为大唐王朝的第三大经济中心,凉州姑臧更是成为可以与长安、洛阳相提并论的存在。

    陇右同样s丝绸之路的必经之途,但是受到的影响却远不如凉州。

    这个中缘由细细说来,归根究底在于陇山、乌鞘岭这两地。

    裴旻目光看着陇山、乌鞘岭,道:“我觉得百姓所求,合情合理!”

    袁履谦显是做足了准备工作,肃然道:“西域商路以长安为起点,至敦煌这一条线路,我们称之为东段路线,有三条道路可走,俗称北线、南线、中线。北线由长安,沿渭河至虢县,过汧县,越六盘山固原和海原,沿祖厉河,在靖远渡黄河至姑臧。南线由长安,沿渭河过陇关、上邽、狄道、枹罕,由永靖渡黄河,穿西宁,越大斗拔谷至张掖。中线与南线在上邽分道,过陇山,至金城郡,渡黄河,溯庄浪河,翻乌鞘岭至姑臧。”

    “这北线是汉朝时的线路,沿途几无补给,少有人走。南线补给条件虽好,但绕道较长,是以大多商队,皆以中线为主要商道,南线次之。但是中线的陇山、乌鞘岭却给商队带来了极大的不利,深深影响到陇右的发展,若是陇山开,乌鞘岭得以修缮,则凉州的财气涌入陇右,而关中的富贵也会涌入陇右,陇右将大受利处,成为不逊于凉州的存在。”

    “不只是如此!”裴旻目光灼灼的看着地图道:“这中段路线的通畅,能够更大限度的刺激商路的繁华。届时可不只是陇右得利,对于凉州、对于大唐皆有着莫大的好处。各种商税关税少说也得增加好几成。”

    袁履谦长叹道:“话是如此说来,但真实行动起来却是太难。以陇山之固,乌鞘岭之险,若非调动十数万民夫,花费经年时间,难以功成。而且修葺开山的这段时间,中线商道必然受到影响,与国家不利。工程太过庞大,未知险阻太多,失败可能太高。若是成功尚且好说,万一失败,劳民伤财,还有可能自毁商道。面对如此未知可能,朝廷又凭什么答应开陇山,修乌鞘岭的政策?能够稳住中线商道,保持当前的利益,以是了不起的选择。至于长远影响,求一变,不如求一稳。”

    裴旻让袁履谦说的有些无言以对,再度沉吟了半响,目光看着地图,想要放弃,但念及百姓的要求,心中却是一动,道:“事实上如果我们能够在一年内完工,在这一年时间,让商队委屈一下走南线,将会换来长远的未来。不论于大唐、凉州还是陇右,这种付出是值得的。”

    袁履谦脸色剧变道:“一年时间,根本不可能做到。静远兄万不可效仿杨广,强迫百姓赶工,造成可怕后果。”

    裴旻笑道:“履谦兄想哪去了,我只是在想,如果能够开山裂石,将会大幅度减少工期,将不可能变成可能。”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