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李持盈的心病
    开山裂石?

    袁履谦一脸莫名的看着裴旻。

    裴旻心底想到了黑火药,作为中国四大发明之一,黑火药的现世改变了人类的战争史,从冷兵器转向热武器的发展。

    黑火药对世界历史的推动发展而言,与中国四大发明中的地位绝对是举足轻重的。

    黑火药的作用其实并不仅限于战场,作为战场杀器。

    杀戮只是黑火药的一部分作用,用于造福天下也是黑火药存在的价值。

    这开山修岭其实并不难,难是难在开山修路的过程中会遇到各种各样难以解决的问题。比如坚硬如铁的山岩,人力不可抬的巨石。

    在没有掘土车,举重机的古代,遇上这种山岩、巨石,需要以人力,将山岩、巨石一点一点的凿开,一点一点的敲碎,然后再一点点的运下山去。

    开山修岭大部分的耗时都用在了开凿山岩、巨石之上,若有黑火药,强制炸开山岩、巨石,将会令得工期缩短一半有余。

    只要有黑火药,一切问题都能迎刃而解!

    裴旻见袁履谦一脸的懵懂,笑着解释道:“我曾在一本古书上看过一个配方,说只要用硫、碳、硝等物品依照一定比例组合起来,将会配成黑火药,通过燃烧,产生巨大的威力,有开山裂石之效。我们若能将黑火药制作出来,以黑火药为助臂,开山修岭,即便陇山再坚固,乌鞘岭再险峻,也难不倒我们。只要朝廷支持,一年足以。”

    “黑火药?”袁履谦沉吟半响道:“属下只是听过火药一事,黑火药还真未曾听过,书中可记载详细配方?”

    裴旻恼怒的在案几上一拍,心中后悔不迭,作为一个文科生,对于黑火药了解的实在不够详细,只是知道什么材料,但是比例什么的,真记不太清楚,依稀记得自己曾经背过一个一二三的方程式,具体什么一时间想不起来,只能懊恼着摇着头道:“有点印象,只是一时想不起来,那本古书早已不知去向。不过,无关紧要,知道材料,焉有配不出来的道理,我大唐从来不缺修仙炼丹的道士……”

    唐朝以道教立国,为了提高李氏皇族在百姓心中的地位,皇室中人还带着几分无耻的认了老子李耳为祖宗,弘扬道教。

    道教以黄、老道家思想为理论根据,承袭战国以来的神仙方术衍化形成,以“道”为最高信仰,认为“道”是化生万物的本原。

    尤其是茅山道人葛洪将道教神仙方术和儒家纲常名教相结合,构建了一套长生成仙体系,形成了上层士族丹鼎道教。

    丹鼎道教以炼丹为主,硫磺、雄黄、水银、砒霜、硝石为原材料练至长生丹药。

    因为这些材料含有剧毒,道士研究各种去毒的方法,其中最出名的就是火法炼丹,以烈火降服剧毒,从而练至长生不老或者包治百病的金石药。

    黑火药就是在这种情形下意外发现的,充满了偶然性。

    裴旻手中已有配方,只要将这偶然变成必然,黑火药定能提前出世。一边用来造福天下百姓,一边还可以用于日后的战事,两全其美。

    “这样,履谦兄,你去找些擅于炼丹的道士方士,顺便收集一些硫、碳、硝来。若真能研制出黑火药,我们便开陇山,修乌鞘岭,完成一项前无古人的壮举!”裴旻眼中泛着几丝兴奋的光芒。

    袁履谦亦是如此,真要是一切功成,开陇山,修乌鞘岭,打通最便捷的西域商道。

    那么他们将会如修建都江堰的李冰、开郑国渠的郑国一样,为陇右的发展求得千年便利,成为流芳百世的存在。

    “属下立刻去办!”袁履谦风风火火的去了。

    裴旻心念火药之事,无心处理公务,想着长安是天下中心,道观万千,道家的宗教领袖叶法善还是他的邻居,顿了顿又亲自修书一封,让人送达长安,交给叶法善。

    **********

    长安玉真观。

    叶法善作为一个道士,深得李隆基的器重,不但赐予银青光禄大夫、鸿胪卿以及护国天师的身份,还封他为越国公,成为当朝国公爷,可见恩宠。

    这日叶法善正在跟门下弟子传授炼丹之道。

    道家以自然为本,天性为尊,主张清虚自守,齐物而侍。重神仙术,通养生法。

    这炼丹之术,是道家必学的一门学问。

    叶法善看着门下拘谨的学生,登时觉得大感头疼,瞄了一眼下手听得兴致勃勃的妙龄少女,心底也颇为无奈。

    妙龄少女正是玉真公主李持盈,这位已经是出落得亭亭玉立的公主,津津有味的听着课。

    只是她与生俱来的公主气场,让周边的徒子徒孙,大气都不敢喘,畏畏缩缩的,时不时远远偷瞄上一两眼,又如何能够认真的听讲。

    “下去吧,下去吧!”叶法善无奈的挥了挥手。

    一众徒子徒孙们大多松了口气,对着李持盈无声的作揖,匆匆离开了。

    李持盈嬉笑道:“天师怎么不教了?持盈正听得津津有味呢!”

    叶法善以手扶额道:“这个炼丹之术,诚乃小众学问。公主天资聪颖,诸事诸法,一点即透,不必学这炼丹小术。”

    李持盈好整以暇的道:“道家注重修身养性,以调阴阳,和气血、保精神为原则,以望闻问切为诊断手段,以运用调神、导引吐纳、四时调摄、风水环境、道乐书画,茶养、食养、药养,来调和阴阳、疏通气血、培补精气、锻炼筋骨,颐养脏腑。炼丹视为养生之一,何为小术?”

    叶法善无话可说,多年下来,他太了解自己这位特殊的弟子了。

    她对道家学说兴趣不大,但是天资极为聪颖,这些年时不时的听他讲学,对于道家的基本理论,了若指掌,想要瞒她,实不容易,只能道:“炼丹之术,过于危险,公主千金之躯,焉能涉险?”

    李持盈兴致勃勃的说道:“对于炼丹长生之术,持盈无大兴趣。不敢不信,却也不敢深信,各中缘由,本宫不言,天师自知。本宫所感兴趣的却是当年玉真观的大火,昔年玉真观大火,原因已经明了。实乃贼人意图刺杀国公,将本宫牵扯了进去。但依照刺客交待,他放火只为引出国公,而非烧本宫整个玉真观,实乃大火蔓延至丹房,意外点燃了丹房里的硫磺、朱砂等物。不知为何,丹房塌陷,毁于一旦,连炼丹的鼎器也四裂开来。从而令得火势不可收拾。若非国公指挥得当,皇兄救援及时,本宫整个玉真观都要化为灰烬。”

    叶法善一脸尴尬,此事他确实知晓,只是世人都将过错归于刺客,他也乐得如此,没有说破,却不想李持盈早已知道的一清二楚。

    李持盈继续说道:“近年来本宫对于那场大火记忆犹新,时常为噩梦惊醒。不免翻阅古籍,想要了解清楚,好安己心。意外发现此事在书中并不少见,有一篇杂文中记载:隋朝初年,杜春子的人去拜访一位炼丹老人,半夜梦中惊醒,见炼丹炉内有‘紫烟穿屋上’,整个屋子燃烧起来。《真元妙道要略》的炼丹书也谈到用硫磺、硝石、雄黄和蜜一起炼丹失火的事件。持盈大感好奇,也偷偷取了小小硫磺、硝石、雄黄等物,果然烈焰凸起,却不知是何原因?”

    叶法善支支吾吾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他们早已知道彼此炼丹之物,极易失火,甚至会有爆裂声响,但是什么原因却非他们所能知晓的,顿了顿道:“此事公主真让贫道说个所以然,贫道亦说不出缘由。只知道药王孙思邈经过研究发现硫磺、朱砂、水银等炼丹之物,有毒性可害人,亦可救人。为了减轻金石药物的毒性、曾总结出‘伏火’之法,有意使药物容易自已起火燃烧,借以去其毒性。《千金方》中有记载,是用硫磺、硝石各二两,研成粉末放入锅内一;蒋用皂角三个引火,硝石、硫磺起火燃烧,节火熄灭以后,用生熟木炭拌炒,到炭消为止。至于为何燃烧,贫道昔年与孙神医有过此番探讨。孙神医也说不上来,只是说此法需谨慎,使用的不好,甚至可能伤及人命。”

    李持盈惊愕的看着叶法善。

    叶法善肃然道:“所以公主,请听贫道一劝,您金枝玉叶。这等危险之物,还是莫要触及为好。”

    李持盈见叶法善说的严重,只能应道:“本宫知道了!就不叨扰天师了!”

    叶法善瞧着李持盈远去,心底松了口气,想了一想,又度传下命令,将玉真观的所有炼丹之物撤除,方才放心下来。

    当天夜里,叶法善收到了裴旻的来信。

    对于裴旻,叶法善特别重视,两人除了之前的几面之缘,甚无往来。但并不妨碍在这位天下道门领袖的心中,裴旻那深厚的知己情谊。

    原因无他,叶法善重道轻佛,对佛教极其排斥,多次出手贬斥佛教,而裴旻的灭佛思想,给予天下佛门重创,深得他脾胃。

    见裴旻问他讨要擅于炼丹的方士,叶法善毫不犹豫的安排丹药术士前往陇右听候裴旻差遣。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