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忽悠方士
    李持盈回到了玉真观的后殿,挥手驱散了身后一大串随行侍婢,只留下最贴身的玲珑,走进了静室。

    李持盈打坐清修的静室极为宽广,正面挂着三幅道教的最高神与教主:玉清元始天尊、上清灵宝天尊、太清道德天尊。

    三幅画皆是出至画圣吴道子之手,画工精细,将道家的三位天尊绘制的仙风缥缈,格外传神。

    只是三清画像的正前方对应着一个三角八卦炉,八卦炉又笨又重,就这样突兀的竖立在静室中间,而周边散落着无数零落的书籍,有的是书卷,更多的却是书简。

    这时代在进步,随着造纸术的发展,唐朝纸书近乎普及,多以书卷为主,唯有古籍才保持着书简的原汁原味。

    凌乱的情况与静室的雅致的氛围极不搭边。

    李持盈却无心打理,对玲珑道:“天师似乎并未说谎,他确实不知那夜到底怎么回事。”

    玲珑绷着脸紧张兮兮的道:“即是如此,公主又何必在意计较?这硫磺、朱砂烧起来,怪吓人的。”

    堂堂公主,无聊的沉迷于玩火,玲珑实在是不知应该说什么才好。只是李持盈一意孤行,玲珑劝也无用,反而成了帮凶。一直以来都担心东窗事发,兢兢战战的帮着隐瞒一切,做梦都想着玩火公主能够改邪归正,脱离苦海。

    李持盈却对此话视若无睹,一手托着下巴道:“你说药王口中的伤及人命是什么意思?是大火无情?怕是不只如此吧,丹房里的那个鼎器可是足足有两百余斤。鼎器用来炼丹,本就不惧火。就算丢在火中炙烤三天三夜也难以损之分毫。可是那鼎器直接裂开了两半,只凭火烧,焉能做到?”

    顿了一顿,她又道:“你忘记了?幸存的道童怎么说的?他说好像听到了炮仗的声音,声音极大,地动山摇的,他还以为地龙翻身了呢!那晚本宫记得清楚,根本没有地龙翻身。”

    说着不理会玲珑,走到一旁坐下,手中翻起一本古籍,认真的翻阅,眼中充满了好奇兴趣。

    昔年玉真观的那场大火,给了这位大唐公主极大的不安。

    为了克服这种不安,李持盈深入了解缘由,不知不觉,不安转为兴趣,孜孜不倦的研究着。

    **********

    鄯州神策军营。

    制作研发黑火药这种利器,裴旻对于保密措施自然极为严谨,不敢有半点的马虎,直接在神策军营空出一块“令行禁止”的区域,以军营来护卫黑火药的研发团队。

    在袁履谦找来地方上的炼丹方士之后,裴旻并不急着安排他们研发黑火药,而是先让人打探他们的底细,确认他们的品性,将那些性格有污点,立场意志不坚定的人物都剔除出去。以免他们日后受到各种诱惑而把持不住自身的节操。

    京城来的炼丹方士同是如此,也经过了一方筛选,确认他们的秉性。

    这不调查不知道,这一查裴旻登时发现叶法善这位道门领袖极给他面子,安排过来的人都是长安大名鼎鼎的炼丹方士。

    其实世人对于炼丹方士有一定的误解,以为就是一群江湖骗子,或者向往成仙的白痴,为了长生不老的成仙美梦,研究服食有毒的金石丹药,促成自己早登极乐的蠢蛋。

    实际上并非如此。

    当然这世上并不乏徐福那样,以长生成仙为名,坑蒙拐骗之徒。

    但真正的炼丹方士其目的是为了炼制强身健体,能够去除病症,益寿延年的丹药。

    就如孙思邈一样,孙思邈抛去他医者的身份不说也是一位炼丹方士,他所著的《千金要方》里有许多丹药的炼制方法,皆是他毕生医治病症的心得。

    至于金石之物,确实有毒性,但经过千百年的研究,已经渐渐有了一套除去削弱金石毒的理论,能够将金石毒消除,保留其中的药性。

    孙思邈所著的《丹经内伏硫黄法》,便是一种根据前人研究的成果加以改良而成的伏火去毒的炼丹手法。

    叶法善给裴旻介绍来的皆是那些真正懂得医理,真正精于炼丹术的方士,在炼丹方面,于道门皆有一定地位身份。

    尤其是清虚子,更是名望显著,是早年孙思邈的道门好友,两人对此一起切磋商讨炼丹之术。在医术上或许比不上药王,但于炼丹一到,却毫不逊色。

    裴旻自然不知,昔年武则天时期,佛教大兴。佛家在武则天的支持下,不愧余力的打压道教。

    尤其是武则天的面首假和尚薛怀义,他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满大街的找道士,见到一个道士就将他抓入寺庙强行剃度。致使道门之人,人人自危。

    李隆基即位,道家大兴,只是道家讲究清静无为,不擅于宗教争斗,并未打压佛教。

    唯有叶法善不时的跟佛家斗法,终究属于小打小闹。

    而裴旻反佛,给了佛教迎头痛击,一手压下佛教,让叶法善视为知己,视为道门好友,给予他最大的支持。

    裴旻还以为叶法善念及当年的几面之缘,热心相助呢。

    “诸位都是道门中的炼丹名家,今日邀请你们来此,也是发挥你们所长,当然不是让你们练什么丹药,而是希望你们利用硝石、硫磺、木炭等材料研究出比火药更具威力的黑火药!”裴旻也不隐瞒自己的意图,直接说了自己的用意。

    六位道士面面相觑,他们都以为是找他炼丹。

    这豪门大户在家中建设道观,雇佣方士炼丹并不少见。他们诸多人的经费来源也是于此,但哪里想到会是研发什么黑火药。

    清虚子在一行人中资历最高,也第一个站出来道:“回国公话,贫道只知炼丹,黑火药真不知道如何炼制。”

    裴旻一脸正容的道:“配方本帅知道,你们只要根据配方,研制出最佳比例即可。”他知道道家悲天悯人,讲究无为而治,反战厌战。若是直言黑火药用于军事杀人,他们心底必然排斥,遂道:“陇右地处西域商道要塞,可西有乌鞘岭,东有陇山,令陇右百姓,深受其害。但要开山修岭,势必劳民伤财。本帅希望能够研发出比火药厉害百倍的黑火药,以作开山破石之用,用来造福万民。望诸位得道之士,为了陇右百姓能助在下一臂之力。”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