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历史进程不可逆
    裴旻的话让一众方士面面相窥。

    他们常年跟硝石、硫磺、木炭这类金石物品打交道。

    对于金石之间汇集时候发生激烈的反应,多多少少都遇到过。而且甚至想方设法,不愧余力的采取措施控制其反应速度,也就是所谓的伏火。即便如此,因药物伏火而引起丹房失火的事故时有发生。

    他们所行之事,是压制激烈反应,现在裴旻让他们将激烈反应百倍的扩大,心中多多少少都有一些能够意会的东西。

    其实火药也是他们在这种不经意间发明的,春秋时代便已有方士将硝石火药燃烧的记载,只是他们寻求的方向是求仙问道,不予在意而已,没有更进一步的发展。

    让他们向这方面发展,其实就是反其道而行之。

    他们不曾研究,却皆了解精通之事。

    各自思量起来,皆认为事有可为。目光不约而同的看向清虚子,清虚子的辈分才能俨然是众人之首,皆等着他的答复。

    清虚子意外没有出头,而是低头沉吟着。

    众人见清虚子似乎存有异议,心底不免踌躇。

    这时一人出列高声道:“既然国公是为天下,为陇右百姓考虑。贫道虽为方外之人,亦愿出一分力,乐意效劳。”

    他叫孤鸿子,身份也极为崇高,仅次于清虚子,见清虚子不愿出头,自告奋勇的接下了如此重任。

    道家以济世苍生为上,能够帮助陇右十数万百姓,是一份天大的功劳。于寻仙问道,大有利处。虽不知清虚子为何不出头,却也不想错过如此机会,接下了此项任务。

    众人见有了带头人,想着此事若成,必将名垂青史,成为如葛洪、陶弘景一般的神仙人物,也一一答应。

    裴旻若有所思的看着清虚子,清虚子目光有些含糊,但见众人皆以同意,跟着应诺下来。

    裴旻心思何等机警,以知清虚子定然另有心思,先不点破,带着六人去了各自的住所。

    若黑火药研发功成,这六位方士将会是先驱,裴旻也不打算亏待他们,动用神策军三千余众,亲自开采树木给六人搭建了住处,以及他们炼丹制作火药的试验场地。

    所用的皆是上等木料,一切装修也是简单中带着几分雅致。屋舍中还配备茶饼、熏香,可谓面面俱到,适合道教的修身养性的环境。

    对于裴旻贴心安排,孤鸿子等人不住点头,大是满意。

    裴旻逐一将清虚子外的五人送至住处,最后才将清虚子送至他的房间。

    不等清虚子开口告辞,裴旻先一步笑道:“清虚道长可方便叨唠?”

    清虚子微微一礼,道:“国公方才此间主人,贫道客随主便。”

    裴旻也不在意清虚子的生分,大步走进了屋子,自主的将熏香点燃,然后取来茶饼,熟练的泡着菜。

    他酷爱品茶,手法也甚是熟练,不多时带着薄荷味的茶香配合着熏香以弥漫屋舍。

    清虚子也不免食指大动,赞叹道:“久闻裴国公酷爱品茶,带起了天下品茶的风气,却不想茶艺也如此精湛……”

    “熟能生巧罢了!”裴旻谦逊的说了一句,将泡好的茶水递了上去。

    清虚子品尝回味,赞道:“茶好,手艺更好!国公如此盛情招待,让贫道有些受宠若惊。”

    裴旻如今地位奇高,行为处事也愈发强势,直接开门见山的道:“我观清虚道长似乎对黑火药一时有另外的看法,现在只有你我二人,何不直言?”

    清虚子顿了一顿道:“国公意图造黑火药当真是为了开山修岭?”

    “当然!”裴旻回答的毫不犹豫道:“目前陇右百姓最需要的就是打通陇山,修葺乌鞘岭,将关中、凉州两地连为一线,也只有黑火药才能在尽可能减少民力消耗的情况下,达成这个目的。”

    清虚子肃然道:“国公就没有想过将黑火药用于军事之上?”

    裴旻先是动容,旋即大喜道:“清虚道长知道的不比我少嘛!也不怕实话与道长知晓,黑火药与民大利,与军也是大利,用于军事,必不可少。”

    清虚子默然点头道:“国公果然信人,国公要是说不用于军事,便将贫道看轻了。黑火药的威力到底有多大,贫道并不知晓。但是贫道昔年吃过教训,险些为之丧命,实不敢小觑那粉末颗粒。贫道好友孙神医亦劝告贫道,万不可重蹈覆辙,不可继续专研下去,免得涂炭生灵。或许孙兄已经有所预料,黑火药的诞生,将会成为毁灭生灵的一大凶器。”

    裴旻并不否认此话,反而万分认同,道:“论及悲天悯人,孙药王堪称菩萨心肠。却如孙药王预料的一样,黑火药的现世是一种变革。或许百年内还看不出来,但是千年以后,再来回顾将会发现黑火药的诞生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没有人比他这个二十一世纪人更有发言权,只要了解热兵器的发展史,完全可以不客气的说一句:中国的黑火药推进了世界历史的进程,是世界兵器史上的一个划时代的进步,让兵卒之间整个作战方法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革!

    没有黑火药,就不存在热兵器的出现。一切热兵器,都是根据黑火药的前提,一点一点的研究发展的。

    清虚子想不到杀伐果敢的裴旻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问道:“那国公既然知道如此?为何还要研发这黑火药?”

    裴旻怔怔的看着清虚子道:“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性,不是任何一个人可以控制的了。就算今天,你我不研发出来,不久后的将来,黑火药一样会出现。时代的进步,是任何人都阻挡不得。既然阻挡不了,为何不顺其自然,让黑火药发挥出它因由的价值?它能开山修岭给天下百姓带来便利,也能摧城拔寨,为我大唐将士减少不必要的伤害。能利国利民,为何要限制它,挽扼它的出现?”

    清虚子默然不言。

    裴旻看着清虚子道:“战争不会因为黑火药的消亡而终结,也不会因为黑火药的现世而终止。杀戮是因为人性人心,与黑火药无半分关系。”他顿了顿又道:“道长可知在下不信佛道,为何对道教任其发展,对于佛教却厌之入骨?”

    “在我看来,佛道不管教义如何,不管核心文化如何!纵观千年进程,有一个可笑的情况。道门,乱世下山救世,盛世闭关修行。佛教,乱世封山避世,盛世开山迎香火。两教教义皆有悲天悯人之意,但到底谁真正心细苍生,一眼可见。”

    “道长不愿见到黑火药现世之心,裴旻能够理解!但是道长您改变不了这一切,即便是孙药王也不行。与其死守着那虚无缥缈又无济于事的担忧,不如用你的眼睛来见证一下,黑火药给天下带来的大利!”

    清虚子无奈一笑道:“也只能如此了,希望国公今后行径,无愧今日之言。”

    他并非真的让裴旻说服,而是无可奈何。

    裴旻已经知道了黑火药的配方,调制出来不过是时间问题。他是否加入并不能阻碍黑火药的诞生,与其如此,不如参与其中,亲眼见一见,黑火药的利弊。

    裴旻大喜道:“二十年后,清虚道长比不会后悔今日决定。却不知对于黑火药,道长了解多少?”

    清虚子道:“不比国公多,却也不比国公少!三十年前,贫道与道友思邈兄切磋炼丹之术,思邈兄与《丹经内伏硫磺法》记载:硫磺、硝石各二两,研成粉末,放在销银锅,掘一地坑,放锅于坑里和地平,四面用土填实。用三个皂角逐一点着,夹入锅里,硫磺和硝石烧为灰烬,再以木炭来炒,视为伏火。此法可消去硫磺、硝石之毒性,将之药效激发出来。”

    “贫道对思邈兄的医术心服口服,唯独炼丹术自诩不输于他。改良了《丹经内伏硫磺法》,以硝为主要材料,取八两硝,二两硫磺辅以马兜铃三钱半,拌匀。掘坑,入药于罐内于地平。放熟火一块,下放里内……结果,便如惊天雷响,将地炸出了一个大坑……”说着他拉来自己的道袍,露出了胸口的三处触目惊心的疤痕,道:“药罐的碎片炸裂开,射进我的身体。若非思邈兄发现的及时,贫道早已见三清道祖去了。贫道原以为是硝、硫磺、马兜铃之故,听国公说及黑火药配方,心底恍然!伏火的方子都含有炭,造成药罐爆裂的原因并非是马兜铃,而是炭,二两炭。”

    裴旻眼睛一亮,大笑道:“如此说来,只要八两硝,二两硫磺再加上二两炭,便能制成黑火药?”

    清虚子道:“只要国公的配方不错,定然能成。就算不能,再辅以马兜铃,应该差不了。”

    裴旻大笑道:“配方肯定错不了的!”他起身作揖道:“在下替陇右百姓谢过清虚道长!”

    虽然他们一直实验也能实验出黑火药的配方,但是远不及清虚子给的直接。

    有了清虚子的方子,他们无需做多余的实验,只需要微调比例便可让黑火药提前出世!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