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五十斤,六十斤,八十斤
    李隆基对于文武百官众口一致,没有半点意外,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尽管他极其信任裴旻,但是作为一个君王,而且是一个“出色”的君王,李隆基也有着自己的主观意识。

    陇右那十数万百姓,因地势的关系成为囚笼一样捆着,这是千百年来皆有目共睹的事情。

    但从未有人提议打破整个囚笼,并非没有道理。

    尤其是唐初年间,太宗皇帝李世民再现秦皇汉武之威,灭国无数,打通了西域,万邦来朝,更是让处在丝绸之路的陇右受益匪浅。

    唐初房玄龄、杜如晦、魏征、长孙无忌那是何等了得?还有高宗武后时期的褚遂良、于志宁,狄仁杰这样的人物,他们真的看不出来陇右的情况?

    不,不是看不出来,而是无能为力。

    为了解救十数万,数十万陇右百姓,大唐需要调用十数万乃至于数十万的劳役,日积月累的劳作。亏损付出的更多,根本不值得投入。

    若是其他地方,可以慢慢来!

    好比蜀道!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但是现在子午谷的蜀道,却非常的安逸。

    那是因为在武则天时期,狄仁杰下了一个命令,命令蜀中官员在农闲时,率领百姓修缮蜀道。

    每年的农闲时间都干一些,日积月累下来,十年二十年,即便是现在蜀中的官员也执行着这项命令。

    所以现今的子午谷的蜀道远比历史上难以翻越的天堑好走许多。

    可是陇右却不能这么干,一但开工意味着道路将会受到工程的堵塞,而往来长安、凉州的皆是一群群负重满满的车队。

    山道本就难行,受到施工的影响,车队又如何经过?

    用十二十年来开山修岭,并不符合陇右的情况。但若动用数十万百姓,想要在短时间内开山修岭,跟杨广用鞭子逼迫百姓在水下挖掘大运河,又有什么区别?

    隋朝正是因为不念百姓生死,为了赶工期,不管不顾,才有唐朝的诞生。

    前车之鉴,近在眼前,无论何人都不敢也不敢触这眉头。

    是以陇右的情况,不是不为人知,而是干不了,不愿干,不敢干……

    裴旻此番提议在李隆基看来实是极不明智的举动。

    不过对于自己人,李隆基向来是极为宽厚的,对于卢怀慎的指摘视若无睹,只是说了一声:“此事朕心里有数,无需再议!”

    说着就将奏章放在了一旁,拿起第二封奏章开始处理。

    朝会结束,李隆基换去了笨重在朝服,反复看着裴旻手中的奏章,道:“力士,你说静远如此聪慧的一个人,怎么会犯如此错误!开陇山,修乌鞘岭此事做得好,未必有人赞。做不好,将会是千夫所指,对仕途影响大是不利。”

    高力士也不知如何说,只能道:“人难免有糊涂的事情,国公毕竟年少。”

    李隆基一想也是,道:“你替朕修书……算了,还是朕亲自写吧……”言罢,他亲自执笔,陈述厉害关键,其中也表明了文武百官的意思,让人送往陇右。同时还在信中鼓励裴旻为国为民的心是好的,只是开陇山,修乌鞘岭兹事体大,关乎太多,不能不慎重行事。

    裴旻也想不到此事居然会引起满朝的哗然。

    张九龄却不以为怪,道:“在国公与属下商议开陇山,修乌鞘岭的时候。属下也以为国公激进了,直到见识到黑火药的威力,方才知道国公这是胜券在握,一切尽在掌控之中。满朝文臣若不亲眼黑火药的力量,只怕无一人会同意国公的开山修岭。”

    裴旻起身道:“既然如此,那就让满朝的文武见识一下‘高科技’的力量,让他们知道井底之蛙是何等的愚蠢,愚昧。”

    张九龄苦笑之余,又是一脸的炙热,就在不久前,他听裴旻说要开山修岭,让他们想个合理的方案。

    张九龄还记得当时自己面红耳赤的跳了出来,百般劝说,就差没有撂挑子不干了。

    直到见识到黑火药的力量,这位名动天下的名臣相才方才发觉自己愚昧愚蠢,心底也充满了干劲。

    一但他们功成,打通了陇山,修缮了乌鞘岭,那将是功在当朝,利在千秋的壮举。

    届时就如都江堰的李冰,郑国渠的郑国这些伟人一般,名垂青史。

    如张九龄这般的人物,钱财什么的便如粪土一般,他们心怀天下。所需所求莫过于名垂青史四个字。让后人说起他们的名字,交口称道。

    裴旻当即也不迟疑,将自己从古书中发现黑火药的记载事情细说,并且将它特有的开山裂石的功能意义写清表明,然后申请入朝演示。

    京外官员未得传召不得私自进京,这是铁律。

    裴旻想要进京,还得向李隆基申请同意才行。

    一封书信再一次传向了长安!

    李隆基心底一直奇怪,为何向来睿智的裴旻会提出“开陇山,修乌鞘岭”这样近乎荒唐的提议,直到收到来信,方才知晓他另有倚仗,对于信中那给裴旻吹嘘的神乎其神的黑火药,充满了好奇,同意了裴旻进京的要求,并且依照裴旻信中的要求,在兵部的演武场建造一个类似于单人茅厕的土屋,以修葺城墙的夯土用心打造。

    裴旻再次来到神策军军营,找到了负责研究的黑火药的清虚子、孤鸿子。

    “二位道长,黑火药的进展如何?要不了多久,开陇山,修乌鞘岭的工程即将展开了。”虽然满朝文武皆反对,就连李隆基都罕见的不站在他这边,但他相信只要自己拿出黑火药,让他们见识到黑火药的威力,无人再敢说半个不字。

    清虚子默默地点了点头。

    孤鸿子却兴奋的道:“在国公一二三配方比例的基础上,我等经过六日研究探讨,渐渐控制了细微的诀窍。渐渐将硝石的比例提升到了七点五成,再加上一成硫磺,一点五成木炭,威力更胜一二三一筹。”

    “好!”裴旻抚掌大笑,“别的不说,你们先给我配上五十斤,不,六十斤黑火药,呃,算了,还是八十斤吧。我有急用,能不能说服陛下下令,就看这些火药了……”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