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高力士的指点
    黑火药的材料并不难求。

    世间早流传硝石的制作方式,外加华夏各处硝石矿储蓄丰富,从来不缺硝石。至于木炭更是如此,在千年前的古代,几乎不存在丛林筏尽的情况,各种原材料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唯有硫磺产量大唐略显不足,但硫磺在黑火药的比例中只是占据微不足道的一成,就算稀少,也足以取用。

    黑火药根本不为产量所担忧,八十斤的黑火药,数量固然不少,但面对六位已经掌握技巧配方的方士,且材料充足的情况下,不用一日便配了起来。

    同时裴旻也调用陇右按察使的权力,吩咐娇陈动用乔家商会的名义收集硝石、硫磺、木炭,以免让有心人探出端倪来。

    当初裴旻借用乔峰、阿朱的名义,开了采石、制砚、雕石三大工坊,带动了洮州的商业链。

    如今三大工坊势头渐弱,不再有昔日风光辉煌,但收入一样稳定。短短几年,乔家商会稳坐洮州第一首富的宝座。

    负责乔家商会的娇陈以带孩子为主,聘请了信任的管事负责,每月只是查阅一下账本,确定准确无误便是。

    娇陈、裴旻对于钱财都不热衷,除了在长安建造了几家酒楼茶肆以外,一直以来皆没有开发新的产业。

    存着大批的通宝不知何用,正好用来做硝石、硫磺、木炭的买卖,经过乔家商会转入陇右节度使府,再由节度使府出钱,几乎等于走个过场,通过掩人耳目的方式,确保黑火药的配方不外泄。

    要开陇山,修乌鞘岭,需要用到的黑火药估计要用千万计数,可不是一件小的数目。

    裴旻也开始从军中挑选一些忠臣可信的兵士,充当六位炼丹方士的副手,跟着他们学习黑火药的配置,以加快生产。

    带着八十斤黑火药,裴旻悠哉悠哉的赶往长安。

    现在时近冬季,也不用担心火药受热自燃,也做好了防潮的准备工作,一路上极为安逸。

    通过陇山绕着进入关中,裴旻再一次坚定了自己开陇山的信心。

    抵达了长安,正逢傍晚时分,长安关坊停市的时候。

    但裴旻身份特殊,城门坊门还关不住他,让人给宫里说了一声,直接回府洗漱去了。

    正打算去剑阁静修打坐,不想却得知高力士前来请他入宫。

    裴旻也只能放弃静修的打算,跟着高力士往皇宫走去。

    途中高力士轻声道:“国公此次说的可不是时候。”

    “请高内侍指点!”裴旻停住了小栗毛,在马背上对着高力士微微作揖。

    高力士点了点头依旧轻声道:“最近苏相在忙着收缴恶钱一事,此事关系国本,关系大唐未来经济,不容有任何差错。一但事败,将会导致京师人心浮动,朝廷钱币失去可信力,会退至以物易物的可怕境地。若这时西域商途出现差异,对于我大唐的经济,将会带来可怕的打击。”

    裴旻闻言恍然。

    所谓恶钱就是质料低劣的钱币,大多为私人所造的私钱。

    武则天前期,除了军事为人所弊,经济发展还算稳定,但是她人至末期,年老昏聩,无度的宠爱自己的面首,几个宠爱的小男人,人人皆有制造钱币的权力。在加上太平公主这样权势滔天的人物,也不断的造钱,以钱财收买人心,导致恶钱横行。

    在武则天之后,又是无能的唐中宗,导致了韦后、安乐公主、宗楚客之乱,又让朝廷混乱了许多年。

    这一个个的大人物,也都有制造钱币的权力,让恶钱横行的世界,更加猖獗。

    因为世面上的劣质钱币太多,也有许多商人偷偷看到了商机,背地里制造私钱。

    各种不良的情况汇聚在一起,令得市面上不合格的假钱甚至多过由朝廷铸造的真钱。

    因为不合格的假钱太多太多,根本查无所查,没有地方下手。

    唯一的办法是全天下的收缴不合格的钱币,将不合格的钱币,回炉重铸,使用恶钱的人,加以问罪,让市场上不再有恶钱出现。

    这种政策一但颁发,将会造成极大的动荡。朝廷不会成为为制造私钱者洗白的工具。他们以真实的铜钱重量来返还真实的钱币。

    以恶劣低劣的材质,往往四五个恶钱才能换取一个真正的开元通宝。

    一些富户可以无所谓,但是一些家庭近况不好的百姓,以及经济吃紧的小商贩,这些人本就为数不多的财产毁缩减一半,甚至一半以上,对于他们而言这是致命的。

    但是这种情况又不能不加以制止,任其猖獗泛滥下去,只会令钱币泛滥,朝廷失去公信力,为祸更大。

    就是为了将损失降至最小,朝廷才会选择在这天下稳定,万众归心的时候,处理恶钱一事。

    一但收缴恶钱,大唐的经济将会大受影响,需要一段时日才会缓和恢复。

    在这种情况下,丝绸之路更由不得半点马虎。

    裴旻正好凑在了这个时候,提议开山修岭,阻断最便捷的丝绸之路。所干的事情,等于跟朝廷的政策对冲了。

    裴旻得高力士指点,心中恍然,暗忖:“原来还有这层缘由,难怪满朝文臣反对的那么强烈。不将恶钱之事解决,这开山修岭未必能成!”

    看了高力士一眼,裴旻由衷的道:“谢高内侍指点!”

    高力士微微一笑,却也不接话。

    随着高力士畅通无阻的进了皇宫,在武德殿面见了李隆基。

    李隆基已经备好了酒菜,就等着裴旻到来了。

    “静远一路辛苦,朕特地给你装备了你最爱吃的冬笋爆鸡,是今年江南送来的第一批入冬冬笋,你可有口福了!”

    李隆基见裴旻到来,直接免去了他的行礼,让他一旁入座,然后又指了右边的位子道:“力士也一起来尝尝。”

    裴旻、高力士深知李隆基的脾气,这位李家三郎将你视为自己人的时候,你若显得太拘束,反而惹的他不悦,也不客气,直接分作两旁入座。

    裴旻看着桌上的几位菜肴,笑道:“谢陛下体恤,可不只是冬笋爆鸡是臣的最爱,这春笋干,还有这油炸虾仁,鱼鲙、腐皮可都是臣爱吃的。臣好喝茶,那是天下皆知。但臣是军人,从不忌口,不管好吃难吃都能吃,极少有人知道臣的口味,陛下有心了。”

    “哈哈!”李隆基带着几分嘚瑟的道:“静远跟随朕五年,朕岂能不知你的口味?”他是稍微留意了裴旻宴会时面前吃剩下的残羹饭菜,大致上了解了裴旻的喜好。尤其是冬笋春笋笋干之类的食物,绝对不剩半分。

    先对饮了三杯酒,裴旻吃着鲜嫩的冬笋,赞不绝口的道:“香脆又不麻口,地道的江南风味。能吃这一餐,臣这次长安,就不算白来。”

    李隆基笑道:“回头朕让御膳房挑些好的,让你带回鄯州,也让令堂也尝尝……”

    “那再好没有了!”裴旻更是高兴道:“臣记得小的时候,家里条件不好。没到春冬时节,娘亲都会去燕山采拔竹笋。北方的地不如南方的肥沃,笋的味道更硬更涩,但每每都能吃的津津有味,点滴不剩。娘亲一定喜欢高兴。”

    君臣三人边饮酒边吃喝。

    李隆基也适时问及了黑火药的事情:“静远,黑火药果真有你说的那般威力?”

    “臣岂敢欺君!”裴旻认真的道:“臣在信中还说保守了,只要数量足够,黑火药莫说是山石,即便城墙也能炸裂炸塌,强行震开一道口子。”

    李隆基动容的起身道:“如此说来,还能用于军事攻城?”

    “当然可以!”裴旻毫不犹豫的道:“而且是势在必行,大势所趋。只是怎么使用,怎么运用,还需这方面的大匠自行研究。黑火药刚刚现世不久,还存在一定的弊端。比如容易受潮,必需要在一定封闭的环境情况下才会发生爆炸,或者容易走火等等问题。需要有专业人士去了解去研究,根据黑火药的特点特性,研究发明……以现在的情况,用于实战,还需是特定的战场才能派上用场。不过开山修岭,却是足够。具体情况,陛下可以期待明天,臣保证定让那些质疑臣的大臣都吓的说不出话来。胆子小的,还可能尿裤子呢!”

    李隆基一脸期待,道:“那朕拭目以待!”对于裴旻的话,他没有半点的怀疑。

    这也是李隆基这位皇帝自身最大的优点以及缺点……

    “只是……”李隆基犹疑了片刻道:“就算黑火药真能开山裂石,能够在最短的期限内竣工,短时间内未必上得了章程。最近朕见时机已到,正打算入手处理恶钱泛滥一事。西域商道,短时间内不能出现任何问题,以免影响我大唐整体经济。”

    裴旻顿了顿道:“恶钱泛滥,必需整治,势在必行。臣却觉得可以缓一缓,不必急于一时,推迟一年执行,在陇山开通,乌鞘岭修缮之后,再行入手。”

    李隆基心思何等机警?心底中一动,道:“静远是打算利用异国大商来刺激大唐的经济?将威胁降至最低?”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