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饿得慌还是吃多了?
    裴旻见无人说话,也有些意外。

    他哪里知道“自己”早已今非昔比。

    早年还有一个姚崇在功劳上压制的住他,现在的宋璟,固然出色,却没有姚崇那般强势,担任宰相亦不过一年半的时间。

    政治功绩固然出众,但跟裴旻的军功相比,却远远不如。

    如今的裴旻早已不是当年的毛头小子,而是大唐权势最高,也是唯一一个掌握地方军政大权的封疆大吏。

    有这层身份,他的真实地位并不弱于这庙堂上的几位宰相。

    兼之原来的几分“恶迹”,这正面与他发生冲突,并非是一个明智之举。

    尤其是李隆基似乎已经让裴旻说服了,裴旻的思绪天马行空,所行之事往往出人意料。而且很多事情,也不得不承认,他所思所想更加长远,往往为大唐取得更多的便利。

    对于裴旻的“高见思量”,他们存着极大的忌惮,在他没开口之前,皆不敢发表看法。

    即便对裴旻成见极深的卢怀慎,此刻也在心里盘算着利弊,整理着言辞:要跟裴旻这样厉害的角色“讲道理”,若无充足的准备,只会自取其辱。

    他吃过几次亏,受过几次辱,不敢在草率行事了。

    见真无人说,裴旻收起了教训井底之蛙的心思,说道:“开陇山,修乌鞘岭,工程虽大,实际上远不及兴建水利,引水修渠。两者不同的是兴建水利,面对的是泥地土块,极少有坚硬的岩石。而陇山、乌鞘岭山中以花岗岩、玄武岩为上,极难挖掘开采。要开陇山、修乌鞘岭,最大的难题是那一块块的花岗岩、玄武岩……”

    众文臣不住点头,不知裴旻这话意欲何为?为何自曝其短?

    花岗岩、玄武岩是当世认识的最坚硬的石头之一,利器难伤。不论是修桥铺路还是挖掘地基,最忌讳的是遇到花岗岩、玄武岩,但凡遇到,将会极大的影响施工进度。尤其是那种巨型难以负重的岩石,更是需要以人力用大铁锤外加铁钻头,一点一点的将石头敲碎。

    陇山、乌鞘岭只有老天知道那一方方的高岭,一寸寸的险地里有多少难以对付花岗岩、玄武岩,要想开山修岭,谈何容易?

    有人正想开口附和说话,却听裴旻话音传来,有了反转。

    “也就是说,只要能够解决花岗岩、玄武岩的难题,开陇山、修乌鞘岭便要容易的多了,对嘛?”

    裴旻这里也不卖关子道:“在下昔年读过一本古书,古书中记载了一种叫黑火药的配方。黑火药有开山裂石之威,就算在坚固的花岗岩、玄武岩,只要黑火药的数量足够,都能另之四分五裂,成为一块块容易搬运的碎石。”

    “这……”宋璟这位当朝第一宰相,才是当世的饱学之士,十七岁就高中进士及第的厉害角色,但此时就跟听天书一样的看着裴旻。

    户部尚书王琚也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裴旻道:“火药,某听过。黑火药?国公请恕在下孤陋寡闻,却不知是何物,不知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只是加了一个黑字,威能竟是如此天差地别?”

    火药在秦汉时期就有了,因为利于燃烧,还曾用于军事民生上。

    但是火药的威力极其低下,经过不断的研发。近千年下来,人们对火药的认识,仅限于爆竹、爆竿以及杂技百戏用的一些小玩意。除了有烟有火,根本甚无威力。

    黑火药与火药,相差不过一个字,实在让人生不出黑火药很厉害的感觉。

    百官也不是李隆基,对于裴旻带着几分盲目的信任,低声质疑之人比比皆是。

    尤其是卢怀慎忍不住道:“老夫博览群书,阅遍天下古籍,还从未听过什么黑火药!火药倒是有所耳闻,但这嬉戏杂耍之物,焉能开山裂石?”

    若是别人说这话,裴旻会考虑考虑心情,要不要怼回去。

    这说话的既然是卢怀慎,裴旻想也不想的针锋相对道:“连黑火药都不知道,还敢夸口说阅遍天下古籍?没学问,也来卖弄。是没吃饭,饿得慌,还是吃多了撑的?”

    他一开口就含沙射影的直指“伴食宰相”的美誉。

    众文臣都忍不住报以同情的目光。

    这“伴食宰相”的污点,只怕是要跟随他一辈子了。

    “你……”卢怀慎涨红了脸,这些年他一直在努力意图为自己正名。也有了一定的成效,却不想还是让裴旻点了出来。

    这俗话说“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可在裴旻这里却没那么多忌讳。

    反而觉得要与人吵嘴,唯有戳中对方的痛处,才有效果,不然就成了泼妇骂街,你一句我一句的,吵到天荒地老也没有一个结果。

    “好了!这是公堂,不是斗嘴的地方!”李隆基在恰当的时机发话了,制止了他们的争吵。

    裴旻对着李隆基与满朝文武微微作揖道:“裴某也知许多事请,眼见为实,耳听为虚。火药的威力到底如何,还请陛下诸位移步兵部,由某亲自与你们做个示范,届时是真是假,一望可见。”

    李隆基自不迟疑道:“反正今日也无要事,不若就此退朝。一起去兵部走一趟,朕也万分好奇。裴爱卿口中的黑火药到底是何物……”

    李隆基都如此决定,诸位文武重臣自然没有异议,也纷纷露出了好奇之意。

    人对于新鲜事物,无不充满了好奇心。

    毫无疑问,裴旻口中的黑火药已经引起了庙堂上所有人的兴趣。

    以李隆基为首,一行执掌天下大权的庙堂大佬,浩浩荡荡的往兵部走去。

    五姓世家大不如前,昔日的豪门世家也只有卢怀慎一人高居相位,就算他名气不怎么样,世家人依旧以他为先。

    工部侍郎崔元凑到卢怀慎的身旁,轻声道:“卢相,你说裴旻口中的黑火药真有开山裂石的威力?连花岗岩、玄武岩这样的石头也能炸裂开来?”

    卢怀慎轻蔑的哼了一声道:“你信他的话?”

    崔元摇了摇头,随即又点了点头,茫然道:“以道理而言,这世间应当不存在国公说的那般神物。只是国公似乎底气十足,况且如果有假,那就是欺君。当着满朝文武百官的面前欺君,就算陛下再如何的器重信任他,也不可能视若无睹不加以惩戒。这其中,只怕大有缘由。”

    卢怀慎依旧一脸蔑视,心底却不由为之一紧,若无倚仗,裴旻真有胆子欺君?

    是真有开山裂石的神物,还是有什么障眼法?

    不,不可能是神物!

    这古籍上真有黑火药这种神物的记载,就算他未能一睹,这天下人有千千万,难道就无人看过?

    真要有人看过,为何世间没有黑火药的只言片语?

    这定是做了假,就如胸口碎大石,油锅里捞钱币一般,看起来骇人,了不得。实际上只要知道诀窍,了解奥秘,人人都做得到。

    定是如此!

    卢怀慎实在不信,裴旻这个毛孩子,能从什么古书中找到什么神物。

    裴旻名动天下,他的出生谁不知道?

    一个裴家的弃子,一直到近年来才翻了身,定了地位。

    就算裴旻现在有权利翻阅裴家流传下来的古籍,那能如何?

    裴家的藏书,还能比得伤他们卢家?

    裴家说到底不过是二流豪门,哪里比及的尚他们五姓高门?

    他又哪里知道黑火药是裴旻从二十一世纪带来的东西。

    若裴旻说自己研究的,实在过于耸人听闻,这才假借古籍以为借口。

    裴旻也料不到,自己只是随口一说,却将卢怀慎诓进去了。

    御驾浩浩荡荡的抵达了兵部,一众人进了兵部,负责制作夯土屋子的兵部员外郎带着几分紧张的上前迎接。

    兵部在六部中地位举足轻重,但兵部的情况特殊。一般情况下,皇帝是不会特地来兵部的,就算有兵事也是兵部中人去宫里找皇帝。

    六部中兵部的下级官员是最难面见君王的一个部门,今日李隆基却驾临兵部,上下官员有幸一睹天颜,莫不紧张激动。

    兵部员外郎高声道:“臣依照陛下吩咐,已经用修筑城墙的方式,修葺了一间小屋,请陛下查阅。”他让开身子,指着校场上的一间不是屋子的屋子。

    四面全是夯土砌成的土壁,上面再以夯土封顶,只有一个一人可进出的小门,还有一个碗口大的通风口。

    “诸位可以去试试,这夯土小屋牢不牢固,免得事后说我动什么手脚!”

    裴旻大大方方的说着。

    李隆基见百官皆未动身,道:“你们不去,朕去!”他说着大步走了上前,试了试夯土小屋的结实厚度,不免为裴旻担忧起来。

    夯土是经过千百次敲打,一层层夯实的结构紧密的土块,论及硬度不亚于石头。

    让兵部造一座坚固的小屋,这也造的太坚固了,厚度足足又巴掌大小,不免带着几分不满的瞪了无辜的兵部员外郎一眼。

    卢怀慎更是神经兮兮认真检查着每一个地方,这里敲敲,那里摸摸,实在找不出什么纰漏,方才罢休。

    见众人再无异议,裴旻让人退出百丈之外,将黑火药通通存放进了屋子,小心翼翼的关死了门。

    余百步开外,他点燃了火箭,弯弓瞄准,一气呵成。

    “嗖”的一箭,火箭如长了眼睛一样,钻进了小孔。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