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轰然一炸
    这一箭射出去后,裴旻迈开脚丫子就向后跑。

    八十斤的黑火药,威力如何裴旻还未见识过,不敢有半点的大意马虎。

    他可不想成为历史上第一位给黑火药砸死的先驱,而且黑火药还是他自备的。

    他通过练习孙思邈的养生吐纳法,现在的爆发力极为强劲,百步距离十秒即到。

    与李隆基他们的大部队汇聚在了一起。

    想着一百丈的距离亦差不多了,同时脑子里情不自禁的生出一个念头:万一炸药威力比想象中的大得多,将这一票人通通炸死了,会是什么情况?

    当然他也只是敢想想……

    真是将这满朝文武炸死了,那他裴旻可就是千古罪人了。

    黑火药并非是后世的炸药,只要到了界点立刻爆炸。

    黑火药爆炸的原理是硝酸钾分解放出氧气,使木炭和硫磺剧烈燃烧,瞬间产生大量的热和氮气、二氧化碳等气体。由于体积急剧膨胀,压力猛烈增大。大约每四克黑火药着火燃烧时,可以产生二百八十升气体,体积可膨胀近万倍。在有限的空间里,气体受热迅速膨胀引起爆炸。

    是以黑火药是通过燃烧,让后气体挤压膨胀,产生的爆炸。

    气体的空间范围越小,爆炸的速度越快。

    而夯土小屋有着一定的空间,在气体未填满这个空间的时候,只会发生燃烧而不是爆炸!

    这燃烧需要一定的过程!

    文武百官都紧张肃然的看着夯土小屋,李隆基、高力士在裴旻射出那一箭之后,各自偷偷的在自己耳朵里塞进了棉花,也瞪着那夯土小屋。

    一秒!

    两秒!

    三秒!

    四秒!

    直至十秒裴旻跑到了近处,夯土小屋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十数秒在寻常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但这众人都屏气凝神的期待着恭候着,也就变得漫长的起来。

    紧张意外失望……

    各种情绪出现在文武百官脸上。

    连李隆基、高力士都不免看着裴旻。

    裴旻却知黑火药爆炸的原理,笑道:“让它烧一会儿!”

    又过了漫长的几秒!

    卢怀慎得意了瞄了裴旻一眼,心想着果然是小毛孩,嘴上无毛,办事不牢,开口道:“臣……”

    他这方刚开口!

    突然!

    “轰”的一声巨响!

    晴天霹雳!

    地动山摇!

    八十斤的黑火药威力极其可观!

    夯土小屋固然坚固,却也抵挡不住燃爆后的威力……

    夯土小屋四裂飞散,火焰冲天而起,以可怕的速度向四面冲击。

    气流汇聚仿佛是一道海浪,向四方冲去,卷起了地上的尘土,形成了如同海啸一般的烟尘,向四方八方涌现……

    硝石的燃烧,会产生巨大黑烟,黑烟聚集在上空汇聚成了一朵可怖的蘑菇黑云……

    如此情形即便是李隆基、宋璟、苏颋这些人见多识广,也不曾见过人力造成的这种景象。

    李隆基吓得脸色骤变,只觉得那股壮观的气浪向他这边冲来,不由自主的小退一步。

    裴旻早有心理准备,适时的扶了他一把。

    李隆基定了定神,方才缓过气来。

    周边的文武大臣却没有那么幸运了,他们没有一点心理准备,就好像是平地里的惊雷,让瞠目结舌之余,心底泛起了恐惧的感觉。

    尤其是尘土气浪呼啸而来的时候,有的人脚底发软,想要移动,却动弹不得,大有瘫倒在地的感觉。

    宋璟钳口挢舌,大张着嘴巴,一副百日见鬼的模样。

    苏颋惊愕失色,双手抱着耳朵,闭着眼睛,不敢再看。

    尤其是卢怀慎,其他人还有所防备。他见夯土小屋毫无动向,只以为面对兵部修葺的坚固小屋,裴旻的小手段没了用武之地,心情松懈。

    突然的惊天一爆!

    直将这位上了年岁,却能吃能睡的伴食宰相吓的失惊打怪,连退了三步,但因脚底发软,一个屁股蹲坐在了地上,懵懂的看着已经成为废墟的夯土小屋,失魂落魄的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这人力,怎么可能造成如此大的力量?”

    裴旻听得此言,不屑的撇了撇嘴心道:“少见多怪!”

    在二十一世纪,他见识过高楼爆破,那炸药才是真正的炸药,自然不以为怪。

    但古代,以人力刻意造成如此可怕的瞬间爆炸性力量,此次的实验是古往今来的头一遭。

    这里的文武百官,除了他裴旻都是井底之蛙。

    初次见到此情此景,焉有不惧怕不震撼的道理。

    不只是在军校场的他们,整个兵部,乃至于周边的几个部门为这惊天一响,不知摔碎摔坏多少茶杯笔杆……

    一群不明就里的人,还以为地龙翻身了,有的慌慌张张的跑出屋子,有的直接钻在了案几底下。

    兵部的卫兵不知什么情况,蜂拥向军校场,意图护驾。

    裴旻转过身子目光瞧着坐在地上的卢怀慎,这种落井下石的机会,他可不想错过,一脸的歉意道:“想不到这黑火药的威势太大,竟将卢相震的坐在了地上,在下的过失,在下的过失。”

    他说着伸手去扶卢怀慎。

    卢怀慎哪里丢得起这个脸,想要自己强行起来,却四肢无力,只起了一半,又一屁股坐了下去。

    还是工部侍郎崔元,将他扶了起来。

    “诸位以为如何?”

    裴旻见好就收,望向所有文武大臣。

    好半响宋璟方才对裴旻深深作揖道:“国公,真乃神人也!”

    他这是心悦诚服的一拜!

    黑火药的现世,意义太过重大。

    有了黑火药,开山修岭,搭桥铺路无往不利,将会节约多少人力物力财力,这是完全不可计数的。

    大唐掌握了黑火药,有着跨时代的意义。

    苏颋也深深作揖道:“国公让黑火药如此神物重现,功在千秋社稷!”

    李隆基从耳中掏出了棉花,哈哈大笑道:“便是带着这玩意,一样感觉到震撼。有此神物在,朕终于明白,裴爱卿为何底气十足!”

    文武百官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黑火药的威力太让他们震撼。

    这种超出他们认识范围的先进产物,这种人力制造出来的科学物品。

    轰然一炸,炸碎了他们陈旧的意识,炸开了困住了他们眼界的枯井……让他们意识到人力的伟大。

    只要有追求,就没有做不到的,别说开山修岭,就算是上天下海,一样可能。

    文武百官都带着几分佩服的看着青年,毫无疑问,他又创造了一个奇迹。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