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雄心壮志的李隆基
    面对火药的威力,最会见风使舵的宰相源乾曜第一个反应过来,深深作揖道:“陛下,诚如国公所请,有这的黑火药在,陇山开得,乌鞘岭也修得。以一两年之功,换百千年商路,值得。”

    大唐王朝的钱袋子户部尚书王琚,再次当起了二五仔,一改拒绝的态度,迫不及待的道:“西域商途与我朝至关重要,开陇山,修乌鞘岭,功在当朝,利在千秋,越早提上章程越是得利。”

    以陇山难行,乌鞘岭恶劣,往来凉州、长安、洛阳的商人都络绎不绝。若是两地畅通无阻,那王朝的获利岂用多言?

    王琚仿佛看见大把大把的金银通宝在面前闪过。

    火药的威力如实的出现在众人眼前,文武百官再无异议。

    就算一直不信的卢怀慎,此刻也一声不吭:那惊天动地的威力,已经超脱了常识,越是这样,越不可能有假。

    唯有负责恶钱的苏颋心有顾虑,有了黑火药这种利器,开陇山,修乌鞘岭自然越快越好,但是恶钱的处理又当如何?

    正当他如此想来,宋璟说话了,问向裴旻道:“国公,这黑火药的制作困不困难,麻烦不麻烦,造价如何?”

    裴旻心底暗赞,宋璟能成为一国首相,果然有着与众不同的本事。

    在所有人为黑火药的威力震撼的时候,宋璟敏锐的察觉到了关键。

    黑火药有如此威力,材料是否稀少,造价什么的最为关键。

    如果造价昂贵,材料又极其稀少,难以获取。黑火药就算威力再大,也上不了台面。

    裴旻笑着应道:“黑火药如何制作,事关机密,这个请恕裴某无法直言相告。至于宋相考虑的问题,这点大可放心,黑火药的造价非但不贵,反而尤其廉价,只比米粮小麦价高一些而已。”

    宋璟肃然道:“如此老臣也恳请陛下开陇山,修乌鞘岭。至于恶钱一事,可以拖延年余时间,以策万全。”

    宋璟性子稳重,对于恶钱一事,他一直存有顾虑:尽管恶钱猖獗,刻不容缓,必需整治,但他并不认为现在是最佳的时机。在没有时机的情况下,强行清除弊端,好比割肉充饥。虽然饱了肚子,却也伤了自身。

    只是此事由苏颋提出,李隆基赞同,他也只能从旁并力协助。

    如今黑火药威力显现,宋璟立刻察觉,治理恶钱的时机真正到了。

    宋璟此话一说,苏颋立刻会意,眼中露出一丝明悟。

    李隆基“哈哈”大笑道:“此事随后细谈……”他看了裴旻一眼,又瞧了瞧宋璟道:“果然智者所见略同。”

    宋璟讶异的看了裴旻一眼,随即报以了一个微笑。

    裴旻也回以一礼。

    李隆基道:“今日裴爱卿领着我等大开眼界,诸位都散去吧。所有宰辅之臣,午膳之后,来武德殿议事。”

    所议何事,已经是板上钉钉了。

    开陇山,修乌鞘岭!

    这常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因为黑火药的现世,变得理所当然。

    “裴卿自随朕入宫,与朕一同用膳!”

    李隆基禀退了朝臣,并没有半点掩饰对裴旻的器重。

    在众臣羡慕的目光下,裴旻与李隆基一起出了兵部。

    诸多大臣并未立刻离开,而是选择了谨慎小心的靠近先前夯土小屋的所在之处。

    闻着刺鼻的味道,感受着残留的温度,看着狼藉的现场,以及完全不成形的夯土小屋与那深坑,众人皆带着几分震撼的离开。

    李隆基一路上都在赞叹着黑火药的威力,眼中闪着异样的光辉,感慨道:“一但陇山开,乌鞘岭修葺完工。那么朕又多了一个壮举,一个千百年来,无一皇帝做到的壮举。哪怕是本朝太宗、高宗,都没有做到的事情。”

    裴旻奉承赞道:“陛下的雄心壮志本就不输于太宗、高宗,如今陛下正当壮年。只要胸怀天下,怀秦皇汉武之志,兼光武、太宗之德,内修文治,外显武功。何愁不能超越秦皇汉武,光武太宗?”

    李隆基亦是眉飞色舞道:“静远深知朕心,朕如今文有姚崇、宋璟、源乾曜、苏颋、张嘉贞、王晙,武有静远、薛讷、盖嘉运、郭虔瑾、张守珪,还有许多英才正崭露头角。得你们相助,朕心中大业,指日可待!”顿了顿,他欲言又止的看了裴旻一眼道:“陇山开,乌鞘岭修葺完工,将会进一步加深长安与西域的沟通,尤其是莫离驿的盐田已经上了正轨。经过一番思量,朕有心将半数食盐,运往凉州西域,以弥补西北食盐紧张。压下由吐蕃、突厥、突骑施特地抬高的盐价。”

    “这是好事!”裴旻不住点头,道:“让西域百姓过上好日子,昭武九国才会信服我们,成为我们的助臂。我们现在还未能真正掌控西域,离不开西域土著昭武九国的支持,于他们方便也是于我们方便。”

    李隆基喜道:“那朕有心请西域昭武九国一并来长安朝见,静远以为如何?”

    裴旻沉吟片刻道:“让昭武九国远来朝见,不但能加深彼此的关系,还能展现我大唐的实力,弘扬我大唐文化,让彼此交心,此事大有可为。”

    李隆基喜气洋洋的道:“朕亦觉得应该加深与他们的沟通,方能彰显我天朝上国的风采。”

    裴旻能够理解李隆基的心情,让他国朝拜,那是何等荣耀之时。昔年贞观时期,万邦来贺,大唐子民谁不与有荣焉。

    大唐子民尚且如此,给尊为天可汗的李世民,身上的荣耀自不用说。

    李隆基在好大喜功这方面,跟历史上的李世民极为相似,也想来一出小型的“万邦来贺”,给自己长长颜面。

    裴旻也不算是泼冷水,带着几分婉转的道:“不过臣以为短期内还不是时候,年余间,打破陇右的囚笼,再处理恶钱的问题。待这些事情完备,经济恢复,邀请昭武九国来长安面圣,倒也不无不可。”

    李隆基笑道:“朕懂得分寸!”想着至多不过两三年,便能让西域诸国面圣朝见,心中大是激动,斗志昂扬。

    “只是!”裴旻忽的肃然道:“臣希望陛下能够相信自己打造的王朝,我大唐如今很强!举目世界,唯有大食国能与我们一战,对于他国使者,无需任何掩饰做作,将最真实的一面展现,足以让他们震撼。”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