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天雷是怎么召唤出来的
    裴旻之所以说此话是想起了昔年杨广的所作所为,当年杨广为了彰显炫耀隋朝的威势国势:在他的安排下,东都皇城外的定鼎门大街被开辟成露天大戏场,五万名乐工在这里通宵达旦表演各种节目,持续了半个月之久。东都的市场被整饬一新,供各国商人参观。

    每一个店铺都重新进行了装潢,连卖菜的小商贩都要在店铺里铺上地毯。炀帝还命令用丝绸将路旁的树木缠起来,使整座城市显得绚丽多彩。

    这个炫耀国力,想让他国使者见识到自己国家美好的一面算不得错,身为国君有这个思想可以理解,可是杨广这种炫耀方法,实在是愚蠢,跟打肿了脸充胖子没有什么两样,做的也太过了。

    裴旻担心李隆基也犯这毛病,毕竟李隆基犯浑起来跟杨广好不到那里去。

    历史上因为杨贵妃爱吃荔枝,但荔枝生于南方岭南。

    而荔枝一日而色变二日而香变,三日而味变,四五日外,则香味尽去。

    为了方便让杨贵妃吃上新鲜的荔枝,李隆基强行修葺子午道,以便于岭南的荔枝能够尽快的送达长安,为此还有一首词云:“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

    裴旻对于大唐现在的发展极其满意,对于李隆基这位皇帝也极为看好,带着几分敬重。

    但是在他心底始终存着些许担忧,因为历史上的李隆基表现的太让人蛋疼了,他英明神武的时候堪比李世民,年少果敢,智勇仁义皆备,将盛唐推向了巅峰,但是昏庸的时候跟秦二世有的一比。

    没脑子的信任他人,满朝文武半数都看出了安禄山的反意,杨国忠这样的蠢蛋都察觉了安禄山的不对劲。

    李隆基却跟二百五一样,觉得安禄山可信可靠,让安禄山领三镇节度使,手握二十万大军的军政财权。这还不足够,还要加封他为宰相,简直没脑子到了极点。

    是以裴旻对着李隆基,时常担心他莫名其妙的就犯了浑,从一个少有的明君,变成一个大蠢蛋。

    不管是不是多虑,该提醒的,他还是忍不住的要提醒一番。

    李隆基挥了挥手道:“朕又不是杨广,静远这是多虑了!”

    裴旻心底忍不住道:“就依历史上的表现,比杨广也好不到哪里去。”

    唯一的差别,杨广败的是杨坚的家,李隆基败的是自己一手抬起的江山。

    难兄比难弟,半斤对八两。

    一路至武德殿,下人们已经准备好了酒食。

    在李隆基决定用膳的时候,高力士已经安排心腹快马加鞭的赶到御膳房安排伙食了。

    两人一到武德殿,冷盘与美酒都已经齐备。

    裴旻对此也大感贴心,这还真是皇帝过的日子。

    用了午餐,宋璟、源乾曜、苏颋、卢怀慎几位宰辅之臣以及户部尚书王琚、工部尚书骆元一并依约抵达武德殿。

    毫无疑问众人商议着开陇山、修乌鞘岭的事情。

    经过一阵商议,由户部出资,调用凉州、陇右、关中劳役二十五万,负责开陇山、修乌鞘岭。

    而黑火药的费用则由陇右、凉州地方官府负责。

    陇右节度使、按察使裴旻,是为此次开山修岭的总负责人,另外再由工部侍郎卢祥为副使,从旁协助。

    对此裴旻自无异议,依照他原来的想法,有个十五万左右的劳役已经很不错了。

    如今,在这个基础上多了十万,裴旻这里以无所求。

    王琚望向裴旻,问道:“国公决定什么时候动土?”

    裴旻为人行事向来雷厉风行,毫不犹豫的道:“我不信什么黄道吉日,只要人到,黑火药到,立刻动工。开陇山、修乌鞘岭越快竣工,朝廷的损失将会越小。”

    “好!”王琚在李隆基面前,也表现的极有担当,道:“回头我便安排下去,让各地州府准备劳役。”

    裴旻也瞧向了工部尚书骆元,道:“骆尚书尽快让卢侍郎前往鄯州,如何动工,我鄯州方面已经有了一定的方案。卢侍郎是专家,也一并参谋参谋。”

    卢祥是开山修岭的专家,早年的子午谷道便是他设计修缮的。以最小的代价,开拓了最便利的路线,在这方面经验丰富。

    裴旻虽然干劲十足,却也知自己在开山修岭上是个外行,需要卢祥这样经验丰富的副手。

    骆元自无异议。

    当天裴旻便离开了长安城,在出皇宫的时候,他突然生出去见一见公孙姐妹的念头,想了想还是没有行动。

    直接出了长安城,往陇右飞驰而去。

    **********

    武德殿!

    李隆基津津乐道的处理着朝堂琐事,想着要不了两三年,自己将会如太宗皇帝李世民一般,得西域诸国朝贡,心念于此,不免精神十足,平素烦躁的公文也变得和蔼可亲起来。

    “皇兄!”

    人未至,轻灵悦耳的声音已经传来。

    李隆基放下了手中的公文,大喜笑道:“玄玄,快,进来说话!”

    李隆基因早年的困苦,本就是一个极其重视情义的人,对于自己的亲妹妹自是万分疼爱宠信,可谓有求必应。

    李持盈走进了大殿,目光却在殿内转了一圈,见殿内只有李隆基与高力士两人,心下不免小小的失望,先行了拜礼,随即问道:“皇兄,裴国公这是出宫了?”

    李隆基随口答道:“出宫都有个把时辰了,以静远那性子。比不会流连长安,只怕此时已经出长安了!”他说着一脸古怪的看着李持盈道:“这多日不见,玄玄特地进宫,不是来看皇兄的,却是来找静远?”

    李持盈面上微红,想着两次意外的肌肤之亲,不免有些尴尬,忙道:“皇兄想哪去了!只是小妹听说裴国公带了一个好玩的宝贝,能够召唤天上的天雷。‘轰’的一下,将夯土小屋都给炸的四分五裂,有那么好玩的东西,竟然不叫上小妹。皇兄,真是可恶!”

    李隆基告饶道:“静远是为国事而来,又不是玩闹……”他话未说完,见李持盈绷着张生气的脸,马上改口道:“下次皇兄一定记得叫上玄玄,这次实在是忘记了。”

    李持盈也知计较无用,展颜笑道:“那皇兄可知那宝贝的制作方法?小妹也想瞧瞧天雷是怎么召唤出来的!”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