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误会 心服
    李持盈的问题将李隆基问倒了,他虽对黑火药的威力赞不绝口,但自身对于黑火药却没有多大兴趣。

    身为皇帝,他只需知道有黑火药这个东西即可。至于怎么制作的,他并没有深入了解,尴尬的笑了笑道:“这个皇兄还真没过问,静远对于黑火药极为重视,目前连兵部他都没有透露,要求兵部军器监拟定一套保密措施之后。方才会将配方交给兵部研究。这事关机密,岂是说看就看的?”

    李持盈大是不甘,那张含着李家优良血脉的俏脸,满是失落。

    李隆基见状大是心疼,道:“这样吧,朕回头跟静远要些来,拿来与你看看。那玩意也不是什么天雷,静远称呼他为‘黑火药’。”

    “黑火药!”李持盈念着这三个字,心思有些活络,她就是因为那年的大火,玉真观烧毁大半,方才对此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此时不免暗想:“难道国公也是因为玉真观的那场意外方才研究出黑火药的?”

    越想她越觉得大为可疑,今日她意外听得流言裴旻招来了天雷,将夯土小屋炸的四分五裂,还升起了可怕的黑色蘑菇云。

    此情此景跟当年玉真观的爆炸暗合,有着相同的景象,由不得她如此想来。

    眼珠子咕噜的一动,李持盈盈盈道:“皇兄,小妹在长安天天修道,待得腻烦,想去兴隆山一游,为皇兄,为我大唐祈福。”

    李隆基看着李持盈越想越是古怪,兴隆山是为陇右第一名山,东汉桓帝永寿年间,四川鹤鸣山人在兴隆山传播张道陵道教理论。从此兴隆山成了陇右道教的起源地,香火兴旺,有“洞天福地”之称。

    但是陇右的道家文化,怎么样也比不上长安、洛阳,更比不上终南山、嵩山、华山、武当山这些名山大川,要修道祈福,何必去兴隆山?

    再说自家的妹子,秉性如何,他这个当哥哥的岂能不知。

    当初玉真公主为何出家?

    并非是向往道家,潜心修道,而是当时时局过于混乱,绝大多数的李唐皇室惨遭屠戮。

    那时候,这天下还不是以李旦这一脉为尊,大唐的实力也尤为堪忧,玉真公主作为旁系公主,有极大的几率可能给选中外嫁和亲。

    玉真公主与他姐姐金仙公主当初是为了避免和亲,这才出家当了道士。

    金仙公主却有几分道心,玉真公主李持盈却吃喝玩乐,自由自在,没有半点出家人的样子。

    为此太上皇李旦还特地找过李隆基,是不是该给李持盈找个夫家嫁出去。

    李隆基也觉得可行。

    只是李持盈自己并不同意,此事也就作罢。

    想着那一句“裴国公这是出宫了”,李隆基越来越觉得可疑,心念着裴旻那俊雅的容貌,外加兼之文武的才略,用惊才绝艳四字来形容都不为过,诚可谓当世无双的好人物。自己若是女子,只怕也会为之吸引。李持盈与之相邻,还蒙受救命之恩,兴许?

    念及于此,李隆基笑道:“想去就去吧,回头朕修书给静远,让他照拂一二,别出了什么差池。正好,他要用黑火药开山,你在陇右也能亲自见见,确实极为震撼。”

    李持盈不住点头,兴奋道:“小妹也有这个意思,一举两得嘛。”

    “嗯,确实是一举两得!”李隆基若有所指的说着。

    李持盈却没有理会,满脑子都是裴旻弄出的火药。

    李隆基除了发出女大不中留的感慨,一时间别无他想。

    李持盈目的达到,喜滋滋的去了。

    李隆基却看向高力士问道:“你看如何?”

    高力士哪能说什么?直接微微一作揖道:“自然是珠联璧合,天生一对。”

    李隆基大笑:“朕亦觉得如此!”

    **********

    正马不停蹄的回陇右的裴旻,莫名的打了个喷嚏。

    一路疾行,不一日,返回了鄯州,将李隆基的最新任命公之于众。

    “太好了!”张九龄、袁履谦、李林甫、王之涣、王昌龄等节度使幕府谋臣,先后欢呼起来。

    他们这些天都在等这个消息。也皆在谋划开陇山,修乌鞘岭这千古壮举,只是他们不如裴旻肯定,担心裴旻说服不了满朝文武。

    如今一切抵定,他们这些天的用功,就有用武之地了。

    裴旻风尘仆仆的走到上首坐下,笑看自己麾下的谋士,问道:“这些天,你们商议出什么结果没有。”

    张九龄在裴旻的幕府中占据着谋主的地位,地位最高,最先出班道:“属下在国公往长安之后,去了一趟陇山,与陇山附近的百姓猎人做了详细的调查交谈。发现了陇山之中,有一跳较为细小的兽径,直通一处不知名的山谷。我们可以沿着兽径修葺,稍微绕些许弯路,避开山尖。这样路程或许会长一点点,但是工程量却减少了两成有余。”

    他说着冲怀里取出一张地图,上面绘着一条红线,将陇山一分为二,在红线的中间标识着一个狭长的山谷。

    裴旻看着地图,大喜道:“这个山谷也能给我们减轻不少压力,九龄这一出手,可是不凡,几乎定了我们施工的线路。”

    张九龄作揖道:“国公莫要忘了,某是哪里人!”

    裴旻恍然大悟,张九龄是西汉留侯张良之后,西晋壮武郡公张华十四世孙,韶州曲江人,唐朝时候的韶州一代统称岭南。山地、丘陵、台地纵横交错,可谓山高岭峻。

    张九龄是岭南第一位状元,他自幼出生于山岭,对于山岭非常熟悉。

    历史上的张九龄因没有裴旻的出现,受到姚崇排挤,过得不如意,一气之下回了老家。

    面对难行的山道,张九龄上疏请开大庾岭路,并且得到了准许。他自任开路主管,亲自到现场踏勘,缘磴道,披灌丛,不辞劳苦,指挥施工,修葺了梅关古道。

    这条梅关古道也给后人誉之为“古代的京广线”,不仅为唐代南北交通作出巨大贡献,而且造福子孙后代。

    在开山修岭上,张九龄本就拥有卓越的能力。

    裴旻心念于此,毫不犹豫的道:“朝廷已经派了工部侍郎卢祥为副使,我同样任命你为副使,陇山由你与他全权负责。”

    张九龄意气风发的道:“属下领命!”

    裴旻继续问向乌鞘岭。

    众人一阵默然。

    乌鞘岭东西长约三十里,素以山势峻拔、地势险要而驰名于世,没有任何的捷径可寻。

    裴旻不以为意的笑道:“既然没有捷径,那就用人力,强开一条捷径。某便不信了,区区一个山岭,还难得倒我们二十五万百姓?”

    他顿了一顿道:“先简后难,我打算将二十五万劳役分作两拨,其中乌鞘岭五万,陇山二十万。乌鞘岭先不急着强攻,以五万劳役做试探,深入的了解探察,做初步的修缮,陇山是我们主要攻克的关键。”

    袁履谦质疑道:“陇山二十万一起修葺,会不会过于浪费人力物力?人手太过充足,个个岗位饱和,也会影响进度,更会造成铺张浪费的情况。”

    “无妨!”裴旻将众人招呼到近前道:“我们可以采用分段施工的方法,你们看,这一头一尾,可以分作两队,然后中间这个山谷,也可以分作两队,二十万人,分作四组,两两相对,彼此相连,一口气开了陇山。陇山一开,必然士气大震,我们就趁着余力,集结所有人一口气将乌鞘岭给我解决了。”

    “分段施工!”张九龄眼睛一亮,大笑道:“国公这一手用的高明,将所有人力物力都用起来了,此法可行!”

    裴旻让所有人都下去,做最后的准备。

    朝廷的任命很快下达,在户部的极力配合下,受到朝廷征召的百姓已经开始往陇山、乌鞘岭开赴。

    工部侍郎卢祥姗姗来迟。

    见陇右这方已经准备妥当,卢祥带着歉意的向裴旻道:“国公,请恕在下来迟。在下途径陇山时,花费了些许时间,特地了解了陇山的地形地貌。即便国公有黑火药这等利器,想要开山修岭,也需好好规划。这是在下研究的开山线路图,还请国公过目。”

    裴旻笑着接过卢祥带来的开山图,初略一观,若无张九龄发现的山谷,卢祥所绘制的开山图,应该算得上是最佳路线。

    不动声色的裴旻将张九龄绘制的开山图递给了卢祥,道:“这是我们研究出来的开山图,卢侍郎请看。”

    卢祥本不以为意的接过开山图,细细看去,却瞪直了眼睛,慌忙收起了倨傲之态。

    他原以为裴旻只是挂个名,虽然裴旻文武兼备厉害了得,但是于开山修岭这一行,应该属于门外汉。

    干他们这一行,最忌讳的就算外行指挥内行,所以想表示的强势一些,免得千古壮举不成,成为千古笑柄。

    但是他手中的开山图,不论是路线,还是上面描绘的分段施工法皆高明之极,哪里有半点门外汉的痕迹,赶忙收拾了自己的态度,恭恭敬敬的重新向裴旻与张九龄一行人问好。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