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娇陈的直觉
    对于卢祥的心服,裴旻也表现了极大的热忱。

    他与张九龄都算是纸上谈兵,卢祥才是真正的经验丰富的干吏。

    子午谷道便是他的杰作。

    论地势,子午谷道比陇山更胜。但是子午谷道不限制期限,而陇山必须要在一年之内竣工,难度也因此提升了许多。

    越是如此,越须要卢祥这样有过实际经验的人,才能应对在开山修岭途中遇到的细微问题。

    欲统率万人之众,必先拥有统率万人之智。

    要干大事,须集合众人之力才能马到功成,这一点裴旻心底极为清楚。所以他一点也不排斥这个外来人,反而格外器重。

    安排张九龄与卢祥再次前往陇山探查情况,待黑火药筹备完毕,百姓到位之后,立刻动工。

    在此之前,裴旻抽着每一分的空闲时间陪着裴母、娇陈与小七、小八。

    他知道一但陇山动土,他几乎没有什么空闲的时间,安逸的在家里陪母亲、妻子以及儿女了。

    对于裴旻所干的大事,裴母、娇陈皆极力支持。

    在这方面,两人从来不拖裴旻的后腿。

    “叫爹!”裴旻一手抱着小七,一手抱着小八,同时斗着两个娃儿嬉戏。

    “爹……”

    “爹……”

    随着时间的推移,小八也学会了叫“爹”。两个小家伙的口齿也渐渐清晰,不在是“嗲嗲”的叫,很明显的能听出爹的意思。

    裴旻听得两个孩子不住的叫着,心都苏了,父怀大慰。

    娇陈这个做母亲的都看不过眼,嫌弃道:“也听不腻!”

    裴旻很自然的反驳道:“怎么可能听得腻,这可是要听一辈子的称呼,只嫌少,哪会嫌多?”

    突然小八的脑袋往裴旻胸前拱呀拱的。

    裴旻哑然失笑道:“是不是小家伙饿了?”

    娇陈道:“应该是了,到底是男孩,比小七要吃的多得多。”

    裴旻将小八交给了娇陈,他可没有喂奶这功能。

    瞧着小八吃的津津有味的,裴旻突然道:“是不是应该断奶了?”

    娇陈惊愕的看着裴旻道:“孩子才一岁多,早着呢!娘亲说最快也要三岁才断奶……”

    裴旻这才知道古代断奶竟然断的那么晚,在他的记忆中,后世的婴儿差不多都是一年前后断奶的。

    具体原因他不清楚,他在未来也没有孩子,不了解详细因由。但是很多东西,科学终究有一定道理。

    “别等那么久了,断奶太晚对孩子不好!”什么原因他不知道,也只能随口瞎说。

    这还真让他蒙对了,过早断奶,婴儿的消化功能还不强,尚不适应添加过多的辅食,否则会引起消化不良、腹泻,影响婴儿的健康;而过晚断奶,因母乳逐渐变得稀薄,也就是母乳的数量及所含的营养物质逐渐减少,不能满足婴儿生长发育的需要,导致婴儿消瘦,发生各种营养缺乏症,体弱多病。

    不只是婴儿,母亲长期喂奶,也会引起夜间睡眠不良,精神不佳,食欲减退,消瘦无力,甚至引发月经不调、闭经、子宫萎缩等等病症。

    当然这些裴旻都不知道,只是在医学这方面,他更加相信科学。

    后世的常识,终归比古代的习俗更加靠谱一些。

    娇陈带着几分茫然的道:“不喝奶,那孩子吃什么?”

    “小七小八不是长牙齿了嘛!可以喂食米粥,还有牛奶嘛!”说道这里,裴旻“嘿嘿”一笑道:“陇右可是好地方,陇右这边的牦牛是牛中的极品,牦牛奶可比一般的牛奶要营养的多。回头我就让常清在青海牵几头正宗的吐蕃牦牛来府中养着,给小七小八提供牛奶。”

    娇陈白了裴旻一眼道:“也不怕孩子学坏!”

    裴旻毫无廉耻的道:“从我们唐人顺手牵羊叫偷,从吐蕃那里叫拿,是为国立功。不怕让孩子学去……”

    娇陈有些犹疑。

    裴旻强硬道:“这事听我的,别管娘亲奶妈们怎么说,我这个当爹的,还能害孩子不成?”

    “好吧!”娇陈将裴旻语气坚决,也不坚持,对于自己的丈夫,她还是很信任的。

    这时屋外突地传来了敲门声,是丫鬟小菊的声音:“公子,有您的私信。”她的声音有些颤抖紧张。

    裴旻惊疑的开了门笑道:“一封私信,有什么好怕的。”

    小菊颤声道:“是,是圣人的信……”她就是寻常人家的小丫头,因忠厚老实,负责伺候娇陈与小七小八。若不是让娇陈选中,这辈子都不大可能跟官宦打交道,如今不但能天天见到裴旻这样的封疆大吏,还能拿着大唐皇帝的私信,怎能不激动紧张?

    “下去吧!”裴旻能够理解小菊的心思,在她生活的圈子里,李隆基几乎就跟天神没有什么区别。

    这才分别不久,李隆基就来了私信,裴旻也满是好奇,抱稳了小七,小心翼翼的拆开了信封,看着信件。

    见信中内容,裴旻有些无语,嘀咕道:“我哪有时间伺候那位姑奶奶?”

    “怎么了,圣人信中说什么?”娇陈听了抱怨,一脸好奇。

    裴旻将信让桌上一放,道:“陛下说玉真公主要至兴隆山祈福,还会来鄯州,让为夫好生招待,不可怠慢。这不为难我嘛,再过不久,陇山动土,焉有时间陪一个金枝玉叶玩耍,难不成还带着她去工地?”

    “妾身来接待也是一样!”娇陈为夫分忧,说着也拿起了桌上的信,看了起来,越看脸色越是古怪。

    裴旻笑道:“那就有劳夫人了!”

    娇陈犹豫了片刻道:“此事妾身只怕无能为力!”

    “怎么说?”裴旻逗着小七,随口问了一句。

    娇陈带着几分复杂的道:“郎君难道没看出来,圣人字句透露着点点的暧昧,让郎君莫要怠慢了公主。大有托妹的意思……”

    “咳!”

    裴旻给自己口水呛住了,忙道:“不会吧,为夫怎么没看出来?”

    娇陈瞧着信,道:“许是妾身多心了!”

    裴旻上前一手搂着娇陈的小蛮腰道:“定是你多心了,为夫跟玉真公主就没见过几面……”他正想说没什么关系,突然想起了自己两次与玉真公主的正式会面,似乎都占了她的便宜。

    一次是磕着头,他本能的去揉伤口,另一次是为了救她性命,将她搂在了怀里……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