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公主,您真是天才!
    当玉真公主李持盈出现在裴旻面前的时候,那一瞬间裴旻居然有些认不出她来了。

    在他的记忆中,李持盈应该是一个很萌很萌的小萝莉,却不想女大十八变。

    这一眨眼的四五年功夫,李持盈竟然成了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她长发披肩,全身青色美艳的道袍,头发上束了条金带,灿然生光,可谓肌肤胜雪,娇美无比。

    看着那眉宇间有几分太平公主的神采,裴旻心底也不由暗赞一句:“这李家这俊男美女的优良血统,确实了得非常。”

    太平公主四五十许,依旧美艳不可方物,相传昔年安乐公主李裹儿更是唐朝第一美人。而他面前的这位玉真公主年岁不大,却也当得上容色绝丽四字赞誉。

    “裴旻见过玉真公主!”裴旻虽是权势最大的外臣,见到皇帝的妹妹,还是需要行礼问好的。

    李持盈也在第一时间给了一个万福,对于裴旻这样的贤臣良将,即便是公主,也不能不给予尊重,浅笑道:“国公无须多礼!国公还是持盈的救命恩人呢!若无国公,那夜持盈只怕要命丧刺客之手。”

    裴旻惭愧道:“事情因在下而起,在下又岂敢邀功?还累的玉真观险些损毁……”

    李持盈眉头微皱,两次接触裴旻给她心中留下了极深的印象,一次为她轻柔额上的撞伤,一次救她性命,关系理应更加融洽,如此生疏,让她极不适应,念及自己的身份,心底微微一叹道:“持盈调查过了,玉真观的损毁,也跟国公没有多余关系。是刺客放火烧到了炼丹房,引起了爆炸。就如黑火药一样,可怖的黑蘑菇云涌现,导致了大火一发不可收拾。”

    裴旻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说话,不免讶异。

    李持盈道:“持盈极是好奇,丹房里皆是硫磺硝石等易燃之物,顺势而燃,并不奇怪。可是耐火的炼丹炉都为之裂开,这便古怪了。持盈想弄明白缘由,一直翻阅古籍,发现了许多有趣的东西。比如在竹子里灌硝石,在里头点燃,竹子会爆裂开来。还有将硫磺、烈酒以及干草丢在太阳底下,时间一久,它们会自烧起来……还有很多很多古怪的现象,持盈不知什么原因,只是觉得特别有趣。心中也一直在想,不知能不能研究出将炼丹炉炸裂的东西来……”

    她心底最初是有些不悦的,裴旻过于的生分,让她特别别扭。

    但是她话越说,语速越快,越来越兴奋,大眼睛充满了对一切未知事物的好奇。

    这番话她不敢对外人说,哪怕是她最亲近的父亲哥哥。

    毕竟她是大唐公主,传出去影响身份。目前知道她这个特殊癖好的也只有她最亲近的丫鬟。然而对于裴旻,她没有这个顾忌。

    作为知己知音,李持盈觉得发现黑火药,将黑火药研发出来用于世间的裴旻一定能理解她的感受。

    裴旻听得是目瞪口呆,带着几分傻眼的看着李持盈,一脸的震惊震撼。

    他太能了解李持盈的感觉了,在大学的时候,他有一个同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发小,考近了化学系。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成为了一个实验狂魔,一天到晚的沉迷实验,无法自拔。

    裴旻约他出去泡妞玩耍,体验大学生活,得到的永远就是一句话“做实验呢,没时间”。

    李持盈此刻的神色与他那发小没有什么区别,就跟魔怔了一样,对于各种各样的化学反应,痴迷到了极点。

    李持盈也知自己过于兴奋,不再言说,带着几分忐忑的看着裴旻,试问道:“国公不会觉得持盈着魔了吧?”

    裴旻摇着头道:“不会,怎么会,只是有些意外,过于惊讶,还有一些些佩服。”

    他深知,古代不同于现代。

    现代的大多化学反应早已让人摸透了,至少学校里学的知识,大多如此。根据书本实验,几乎没有多少失败的可能。现在却不一样,古代没这方面的累积,一切都是零,需要一点一点的琢磨。

    这跟从者,永远无法体会开创者成功的喜悦,以及一次次失败的艰辛。

    李持盈可谓从零开始,能够维持这份热忱,实属不易。

    李持盈听罢,神采飞扬的道:“就知国公能够理解持盈,只是持盈天性愚钝,几年下来,并未有什么收获。反是国公,事务繁忙,闲暇之余,依旧成功研究了黑火药……”她说道这里的时候,有些沮丧。

    裴旻忙劝慰道:“公主这是高看裴某了,黑火药确实不是我研发出来的。是从古书上知道了配方,再经由清虚子、孤鸿子等多位炼丹名家一同研发的。裴某不敢占独功……”

    李持盈心里好过了一些。

    不等她询问黑火药的配方,裴旻笑问道:“不知公主这些年的研究成果如何?黑火药的诞生,牵扯着一门全新的学问。这种学问,只靠一人之力是极难领悟掌握的。却不知公主独自一人研究,领悟了多少。”

    李持盈让心腹婢女玲珑去车里,将她研究的东西取来,低叹了口气道:“并未有什么有效成果,自从皇兄哪里得知国公发明黑火药之后,心底便将之同火药联系起来。火药以硝石为上,硝石必然是主材料。从这方面入手,持盈发现果有剧烈反应,只是一直未有效果。”

    玲珑这时取过一个小木盒,交给了李持盈。

    李持盈将之递给了裴旻道:“这是持盈目前燃烧的极限了!反应确实极大,可惜华而不实,到有几分绚丽好看,晚上点起来,就跟无数萤火虫四散飞舞一样。”

    裴旻好奇的接过木盒,打开一看,眼中全是震撼:盒子里装的是一颗颗细小的黑色颗粒,乌光发亮的,一粒粒如同芝麻、米粒一般。

    “颗粒化!”

    裴旻脑中出现了这三个字,他一直知道黑火药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其中致命的不足是燃烧过慢,从而令得气体的膨胀过慢,导致威力与适用性会相差很多。

    这一点可以用颗粒化来弥补不足,存粹的以硝石、硫磺、木炭混制起来的黑火药是粉状的,也是因为粉状的才导致燃烧过慢,膨胀过慢的特点。但是只要将黑火药制成颗粒状,便能最大限度的弥补这个缺陷。

    好比兵部的那场实验,因为空间是一栋小屋,所以需要一定的时间燃烧,方才令之爆炸。如果当时的黑火药是颗粒状的,裴旻可能跑不到李隆基的身边,不需要十数秒,五秒便能爆炸,而且威力更胜。

    只是裴旻固然知道颗粒化带来的便利,却不知怎么让黑火药颗粒化。

    这点也是接下来黑火药研究发展的目标。

    只是这个研究发展需要一定的时间,开陇山、修乌鞘岭势在必行,粉状的黑火药威力足以应对,暂时是没有向颗粒化发展的契机必要。

    裴旻万万想不到李持盈竟然提前研发出了颗粒化的效果,这可是黑火药跨越式的一大进步,惊喜的看着李持盈道:“公主是怎么做到的,我是说颗粒化。硝石什么的应该是粉末形状吧?”

    李持盈不明所以,还是如实道:“硝石、皂角、砒霜、朱砂混在一起,不易燃烧。很多时候硝烧完了,皂角、砒霜、朱砂还在。我就想了一个法子,就跟制墨一样,杵捣、捶炼、压制,将所有材料汇聚在一起,然后晾干,分切成这一粒粒的。果然有用,不在是硝石是硝石、皂角是皂角,都混于一处,一起燃一起灭!”

    裴旻不知如何形容此刻自己的心情,半响才赞道:“公主,你真是个天才!”

    李持盈莫名给赞,虽不知缘由,却也很是的高兴。

    裴旻解释道:“公主这颗粒化的创新是一大进步,您不过是不知黑火药的配方而已。要是知晓,用您这颗粒化的方式,造出来的黑火药,可比我们的要厉害的多。”说着,他对着李持盈深深一拜道:“不知公主可否将如何颗粒化的方式细说明白,以便用于黑火药上,将黑火药一并颗粒化,使之威力催发出来。”

    李持盈仿若给天上馅饼砸中一般,自己当初的奇思异想竟然让裴旻如此重视,小小的虚荣心大为满足,甚至有些惶恐,手舞足蹈的道:“这有什么问题,持盈告诉国公便是。要是国公能领着持盈参观一下黑火药的制作工坊,那就更好了。”

    “这有何难?”裴旻直接作出了一个请的手势,道:“公主想要去看,在下带你去便是。正好公主也给我们的人传授颗粒化的方式,以提升黑火药的威力效果。”

    李持盈那双大眼睛闪着兴奋的光芒,应着裴旻的邀请,一同前往神策军军营。

    进了军营,走在前往黑火药工坊的途中,裴旻与李持盈并肩而行,将黑火药的材料以及爆炸的原理,全盘托出。

    “原来如此!”李持盈恍然大悟道:“原来是气撑着形成的爆炸,是我想错了方式。持盈明白了,粉状的黑火药就如沙子,太过密集,不容易深入燃烧。而颗粒状的黑火药,每一个都是整体,又彼此相连,能够接连引燃。在最短的时间里迸发更多的气,令黑火药更快的爆炸威力更大!”

    “公主,您真是天才!”

    裴旻再度生出如此感慨。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