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万众一心
    对于李持盈在这方面的领悟力,裴旻除了赞叹还是赞叹。

    他是怀着二十一世纪的知识,知道一些常人不知道的常识。但是身为古人,李持盈竟然能在瞬间将他的说的东西理解领悟,当真需要非凡的天赋。

    裴旻担心李持盈嘴上不牢,一不小心将黑火药的配方泄露,在还未抵达黑火药制作工坊的时候,将黑火药的前景,以及军事作用细说,同时也表明了长安各国细作的猖獗。

    李持盈虽然年少,却并非不明事理,反之极为机警。

    尤其是此事关系到李唐江山,李持盈俏脸上更是显露决绝之色,道:“国公放心,持盈只是对此感兴趣,绝不会透露给他人知晓。”

    裴旻见状,也大感安心,将李持盈带到了黑火药的制作工坊。

    把正忙于配置黑火药的清虚子、孤鸿子叫来。

    还未等裴旻介绍,清虚子、孤鸿子已经向李持盈见礼了。

    裴旻这才想起清虚子、孤鸿子皆是长安知名的道士,玉真公主的玉真观是长安最豪华的道观之一,彼此焉有不相识的道理?

    “你们认识就好了,省去了我介绍的麻烦!”裴旻双手一合道:“玉真公主意外掌握了将黑火药融合并且制成颗粒状的办法。这个突发奇想能够将黑火药的威力压缩,使之威力更大,更加便利。我们先试试,公主的办法能不能用于黑火药上。若是能够,立刻将黑火药颗粒化,以作开山修岭之用。”

    清虚子、孤鸿子皆讶异的看着玉真公主,实在想不明白,这位如花似玉的大唐公主,居然有如此能耐。

    李持盈面对两位道家最顶尖的炼丹方士面前本有些拘谨,但见裴旻投以鼓励的眼神,胆气渐足,将自己如何融合各种材料并且制成颗粒的方式细说。

    清虚子、孤鸿子越听却是肃然起敬,不再犹疑,立刻根据李持盈的方式操作。

    耗时三日,颗粒状的黑火药现世,相比粉末状的黑火药,颗粒黑火药有着温度低而燃速高膨胀高的特点,还有方便携带,不易漏、吹散的好处。

    毫无疑问,颗粒状的黑火药是黑火药的一次变革。

    裴旻最初还不知什么时候清虚子、孤鸿子等人能够开窍,完成这项变革。

    却不想在玉真公主李持盈的相助下,他几乎不费吹灰之力的就完成了这项变革。

    有了全新的黑火药,裴旻对于即将到来的开山重担,充满了信心。

    二十五万劳役的集结并非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即便户部尚书王琚在此事上特别用心,也花费了半月时间方才募集完毕。

    裴旻并没有多余的时间陪着玉真公主,直接奔赴了前线,只是安排王小白护卫她的安全。

    经过这些日子的实地勘察,张九龄有谋略有远见而卢祥经验丰富,他们小小休整了分段施工的方式进程,规划了爆破方面的细节,使之更加合理。

    “轰!”

    “轰!”

    “轰!”

    ……

    各种震耳欲聋的声音此起彼伏的响起,不论是坚固的花岗岩还是磐石般的玄武岩,在黑火药的爆破下,都变成大小不一的碎石,轻而易举的就让百姓搬下了山去。

    面对二十万百姓,裴旻过了一会儿统帅二十万之众的瘾。

    比起二十万大军,二十万百姓更加难以调配。

    他们不是军人,很多地方无法用军人的手段对付,反而更加考验裴旻统筹大局的能力。

    这二十万人的行动,吃喝拉撒睡以及相互间的摩擦,一点也不比行军打仗更要轻松。

    裴旻自诩指挥水平还过得去,但是面对二十万百姓,也忙得手忙脚乱,有些处理不过来。

    经验丰富的卢祥给裴旻建言,让他别太客气,不要太好说话。

    很多事情几鞭子的问题,就几鞭子打下去。

    裴旻没有理会,他不管别人是怎么干的,但是劳役本就是带着强迫的性质逼迫百姓干活。若再用鞭子强迫,那跟杨广有什么区别?

    裴旻干不出那种昧心的事情,权当锻炼自己的指挥水平,不厌其烦的处理着各种事情。

    这人也是给逼出来的,此话半点不假,裴旻渐渐习惯,也开始得心应手,游刃有余起来。

    二十万百姓在他的指挥下,各尽其责,以令人惊愕的速度开掘着陇山道。

    瞧着陇山道的进度,裴旻也不由大为满意。

    “国公,这石料太多,不知往哪堆放了!直接丢弃了实在可惜,都是上好的玄武岩、花岗岩呢!”张九龄瞧出了一个问题,开得的碎石太多,无地方腾放了。

    裴旻想了一想道:“运往陇右十二州,选择空旷之地,安置这些石材。往后修桥补路,肯定用得上。”

    张九龄皱眉道:“是个好主意,可是……我们没有那么多人手,也没有那么多车辆搬运。”

    裴旻怔了怔,忽然笑道:“我有办法了,你将当下堆积的碎石均分十二分。再替我代笔给十二州所有陇右军的军使,让他们在兵卒的训练的内容上加一条负重训练,让他们各自将碎石搬走。”

    张九龄眼前一亮,匆匆忙忙的下去了。

    类似各种各样的问题,层出不穷。

    裴旻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在张九龄、卢祥的辅助下,在二十万百姓的万众齐心之下。任何困难,在他们面前都迎刃而解。

    耗时四个半月一百二十余日,一条横跨陇山,连接东西的山道正式开通,由裴旻亲自命名陇山道,并且用两块四方的玄武岩亲笔上书“陇山道”并于一旁写下小字,“成于开元六年三月二十八日,经由关中、陇右、凉州二十万百姓齐心修成。”

    两方石碑字迹完全一样,全然未提任何人的名字。

    陇山道全长三十一里,路宽近十六米,格外宽敞,路两旁遍植榆树、松树,以供路人纳凉。

    几乎没有多少休息的时间,陇山道一竣工,裴旻带着满心喜悦且斗志昂扬的百姓,涌向了乌鞘岭。

    四个半月,裴旻仅判罚了二十一个罪有应得的百姓,从未妄动刑法。更加没有将鞭子用于无辜百姓身上,反而帮着他们一起克服了各种困难,深得百姓信任,

    他这振臂一挥,可谓万众一心,二十万百姓就如一道洪流,向乌鞘岭冲去。

    乌鞘岭较之陇山更加困难,但面对擅于创造奇迹的华夏百姓,二十五万上下一心的百姓,又有何惧?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