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降龙伏虎
    对于裴旻的出现,王忠嗣、李白并不显得慌张。

    他们皆非等闲之辈,即便在拼斗之际,依旧能够察觉周边动静。

    裴旻正大光明的从外边走来,他们焉有看不见的道理?

    只是他们斗再酣处,无暇分心他顾。

    王忠嗣、李白都是当世绝顶的人物。

    这才高之人,必有心高之处。

    一个盖世名将,一个绝代诗仙,谁又愿意输?

    遂然没有加以理会而是用心对着面前的劲敌。

    裴旻突然出手,确实出乎王忠嗣、李白的预料。

    可他们的何许人物,反映之快,只在转瞬之间。

    彼此眼神交汇,以明白各自心意。原本斗在一处的两人,同时攻向了裴旻。

    王忠嗣大戟在前开路,李白的剑见缝插针,以王忠嗣做着配合。

    裴旻以一敌二,毫无惧色,冷然自若,沉腕下挫,秦皇剑笔直刺出,准确无误的抵在王忠嗣攻来的方天画戟戟尖之处。

    剑尖对戟尖。

    “当”一阵金戈铁马交响声,立时火花四射。

    “蹬,蹬,蹬!”王忠嗣连退三大步,手臂有些发麻。

    论及履历,王忠嗣堪称天生神力,未来的他,力气必然胜过裴旻无疑。但是今年他不过十五六岁,固然身形高大,与成人无异,可力气上终究算是孩子,要逊色二十五六的裴旻不少。

    何况裴旻手中长剑完全舒展,而王忠嗣大戟固然是重兵器,有着一定优势。

    奈何裴旻出剑太快太准,在王忠嗣招式未能完全施展的时候,途中截击,让他的力量无法完全施展出来。

    这份眼力技巧,高下立分。

    不过对手可不只是王忠嗣一人,李白就如一名刺客,在裴旻一剑刺出,还未来得及收剑自顾的时候,太白剑划空而来。

    李白深知自己这位师傅的本事,但凡出手,绝不留情,

    裴旻微微一笑,长剑倏地刺出,一连五剑,每一剑的剑招皆苍然有古意。正是李白未学草圣剑之前,最擅长的峨嵋剑术,招数古朴,内藏奇变。

    李白见自己擅长的剑法由裴旻使出,韵味截然不同,直接封锁了他所有的进攻线路,额上不免出了一片汗珠。当即当即长剑一晃,向右滑出三步,去势奇疾而收剑极快,很冷静的没有与裴旻拼上这一计。

    “了不起!”裴旻赞了一句,以一敌二,最大的忌讳便是正面对上两人,陷入双拳敌四手的境地。

    故而他先逼退王忠嗣,请李白入瓮。

    却不想李白直接避开了这一招,展现出了极高的拼斗智商。

    王忠嗣、李白互望一眼,眼神交流。

    王忠嗣依旧先一步出戟,戟风走着弧线攻来。

    裴旻眼中再次闪现意思赞许,王忠嗣这一手极为高明,也是薛家戟法的精华所在。常人使用长戟,大戟的攻势走直线,求快求准,务必一击毙敌,劲道威猛刚霸,势不可挡。但是昔年薛仁贵反其道而行之,戟锋尽走圆弧线,招招圆形移动轨迹,这一击不中,二击即来,避免了后力难以持续的不足,让重兵器的大戟,变得刚柔并济。

    王忠嗣深得其中三味,他这一戟轰然挥出,进攻路线起伏不定,裴旻想要故技重施,却不可能了。

    李白更是在一旁枕戈待旦,这些年,他不只是学了草圣剑。

    裴旻的武艺剑技来至于天下,故而自己从未有门户之见,只要对方人品过关,有那个天赋潜力,他并不介意培养一个行侠仗义的剑客豪杰。

    李白的品性自不用说,值得倾囊相授。

    只有斩虎剑法、越女剑法,这两套并不适合李白的剑法,其他适合他的皆以传授。

    因为李白身形飘逸,下盘功底极佳,最适合轻灵多变的招式,大有刺客的即视感。

    裴旻也没少传授他类似的剑招套路,而今他与王忠嗣一前一后,一明一暗,两人初次见面,配合却是天衣无缝。

    即便是裴旻,此刻也不敢有半点的掉以轻心。手腕一抖,越女剑法挥手而出,极尽诡奇之能事,动向无定,不可捉摸。

    这一剑也是他全力施为,毕生功力之所聚,如云卷雾涌,光环乱转,霎时之间已将王忠嗣裹在一团剑光之中。

    王忠嗣一声惊呼,他学习的是战场武技,以刚猛霸道为上。面对越女剑法这种变幻莫测到极致的剑法,实在难以应对。

    尤其是裴旻这一次出手又不留半点余地,王忠嗣不由得目为之眩,有些无从入手。

    若他独有一人,可以死防的住,可如今他背后还有一个李白。一但他陷入守势,李白将完全暴露。

    正左右为难之际,耳旁传来李白的声音道:“我防,你攻!”

    形势太快,根本容不得他多说许多,只是简单的四个字。

    越女剑法难得住王忠嗣,却难不住同走轻灵线路的李白!

    太白剑东刺西削,使人眼花镣乱,看似胡乱出剑,却是防住了王忠嗣的周身要害。

    裴旻见状,不得不后撤一步,以避开王忠嗣的风雷一戟。

    王忠嗣、李白互望一眼,士气大震。

    依葫芦画瓢,再次一起进攻,故技重施。

    裴旻似乎无何奈何,再度用出了越女剑法。

    相同的招式,在裴旻手中施展出来,依旧让王忠嗣眼花缭乱,但他此刻无畏无惧,有李白为他挡剑,他又何惧。

    李白心中徒生不祥预感,心想:“面对师傅这样的高手,同样的招式真的管用?”

    但局面以容不得他不出手,长剑展开,刷刷两剑。

    这一出手,立觉不妙。

    裴旻的越女剑法,压根不是攻向王忠嗣,而是他李白!

    裴旻的剑本就不是现在的他所能比及的,又破判了形势分心去照顾王忠嗣,登时失去了先手,给逼退了三步。

    王忠嗣见状破釜沉舟,孤注一掷,完全不顾李白生死,一戟猛戳到底。

    裴旻暗赞一声,放弃了对李白的攻击,一边将剑鞘射向李白,一边身形扭动,以不可思议的柔韧性,甚至向右近乎九十度角,避开了王忠嗣的一击,剑背在他胸前一划。

    王忠嗣知道若是以剑锋对之,必定有死无生,不在动手。

    李白想要支援以是不及,长剑还未刺到。

    裴旻已经使出了斩虎剑法,同样全力出手,毫不留情。

    李白苦笑,明白退无可退,只能选择硬拼一记。

    结果不言而喻!

    太白剑险些把握不住,勉强握着,双手以无再战之力。

    降龙伏虎!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