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以奢靡腐化意志
    李隆基对日本叫什么不感兴趣,亦有他的道理。

    在这位李家三郎眼里,现今的日本就是跳梁小丑,是根本不值得一说的海外小国。

    当年白江口之战,日本意图打出孤岛,以四万大军一千艘战船,对战两百艘战船不到,兵力仅有一万的唐军。

    结果在刘仁轨的指挥下,唐军四战皆捷,水陆连胜,杀得倭奴军,死的死、降的降、跑的跑,那是落花流水。

    从此以后,日本乖巧的跟绵羊猫咪一样,对于大唐只恨不得视为祖宗一样供奉着。

    对于这种国家,李隆基实在想不通为何裴旻会如此在意。

    裴旻亦知日本人对唐朝有着骨子里的敬重,但他更知道日本未来做过什么。

    以目前唐朝的发展趋势,除非真正到了举目无敌的时候,顺势收拾一下日本。短期内攻打日本几乎不大可能,为了一个灾害频繁的岛国,劳师动众,实在不值当。

    但是能恶心他,教训他们的时候,裴旻绝不手软。

    什么日出之国,去他娘的。

    大唐只认倭国,不认什么日出之国,愿意叫就叫,不愿意更好,滚回岛国去。

    见李隆基妥协,裴旻也见好就收,道:“其实这一个个国家的汇聚,表面上让局面复杂混乱,可只要将他们细细分化开来,一切又会变得理所当然。我们不需要理会他们聚集在一起的目的,只要一个个的分析他们的动机用心,一切问题便可迎刃而解。”

    “快快说来!”李隆基露出了洗耳恭听的表情。

    裴旻笑道:“我们先说大食国,这大食国是西方第一强国,论及实力是当世唯一能与我们大唐正面抗衡的存在。依照道理而言,他们是没有理由向我们示弱的。但是陛下或许不知,西方的情况与我们这边不同。大食国最近六十余年都呈现扩张之势,不住的发动战争,侵略土地。是一个依靠战争崛起的国家,依靠掠夺来维持主要经济的国家。说白了,就是发战争财。用过战争,取得土地、奴隶等一切他们想要得到的资源。”

    李隆基听到这里微微皱了皱眉,这种战争方式是他不能够接受的。

    裴旻笑继续说道:“这也是我们东西方文化差异之处。西方重视征服,以将对手踩于脚下为乐,说句不雅的就是掠夺对手的土地,霸占他们的妻女。而我们东方文化更加重视治理,自古皆有打天下易,守天下难之说。”

    李隆基问道:“那以裴卿之间,这东西方的理念,谁更胜一筹?”

    裴旻沉吟片刻道:“这两者之间各有利弊,但臣较为倾向我们东方的理念。西方的征服,固然会因利益使然,使得国民上下好战成性,使得兵卒骁勇无比,所向披靡。现今阿拉伯的狮军,就是一支纵横亚欧非,身经百战的铁血劲旅。但强权之下,祸患无穷。征服带来的只有反叛。正所谓过刚易折,一但出现个别意外,首领国王或者统帅阵亡。潜藏的危机瞬间爆发,偌大的帝国将会在短时间内崩奔离析。这点就如秦朝,秦能灭六国,确灭不了六国叛逆之心。始皇帝一死,帝国立刻崩塌。”

    这类事情在西方不知有多少例子,最典型的就算亚历山大大帝打下的马其顿帝国,作为欧洲世上第一位征服者,他一去世,母亲、妻子和孩子都横遭杀身之祸,王朝崩塌。

    “我们东方的做法是夺其地,攻其心,治其民,将不是我们的,变成我们的。只要处置得当,即便君王去世,百姓依然身受恩德,尽心尽力的效忠新皇……我们东方更适合承传,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的文化能够代代相传,而西方诸多古文明直接灭绝的缘由所在。”

    “那不足的地方呢?”李隆基沉声道。

    裴旻苦笑道:“陛下才智绝伦,又何必问我?守成守成,安逸太久,成为如晋惠帝司马衷那样的傻子,又不是只他一例。”

    李隆基也知裴旻不好细说,细听下去。

    裴旻接着道:“这六十余年的征伐,固然令得大食国领土扩大数倍,掠夺无数百姓土地,可对于他们国内经济也是一种负担。能一直赢下去,倒也维持的过来。一但吃了败战,弊端立刻显现。很不巧,不久前,大食国吃了一场罕见的惨败!辛苦创建的大食水军,让拂菻一把火烧的干净,损失惨重。他们需要休息休整,来恢复大败而导致的经济问题。他们四处征伐,与四方的关系僵硬,谁愿意跟他们展开贸易?唯有我大唐了吧,丝绸之路的贸易额是相对的,我们这边受益,大食国一样受益。借此机会来我大唐,加深经济交流,一切皆在情理之中。而且随着西域日渐繁荣,以大食国的野心,他们焉有不觊觎的道理?顺便了解见识一下我大唐,对于他们只有百利而无一害,何乐而不为之?”

    “陛下还不知道吧,臣在来的途中,碰巧遇上了大食国的第一大将狮王莫斯雷马萨,与他有过接触。他是一位非常直爽强势的悍将,此人定是我大唐未来劲敌无疑。他也不掩盖与我大唐交战的心,跟大食国将来的一战,已经随着我大唐的强势,不可避免。什么时候角逐,只是时间问题。”

    李隆基并不知大食国水军覆灭一事,听得如此分析,不住点头:“那么既然知道大食国的用意,我们还有必要跟他们贸易?”

    “为什么不呢?”裴旻反问道:“贸易是双赢的,没有必要为了抵制大食而自断财路。而且我们的丝绸、瓷器、茶叶等都属于奢侈品,以廉价的物品,换取百倍的盈利。我们才是真正的受益者。要知道,在西方人眼中,陶瓷可是用珍珠玛瑙制成的。”

    这并非裴旻瞎说,事实正是如此。

    西方人想不到光滑如珍珠一样的瓷器是用泥土捏成的,只以为是用珠光宝器制成,是以瓷器在西方是尤其昂贵的奢侈品。

    “我们非但要跟他们贸易,同时还要加深贸易,将我们大唐的奢侈品卖过去,让他们所有贵族以穿我大唐的丝织品为容,以用我大唐的瓷器为傲,以食用大唐的茶叶自豪。通过奢靡,腐化他们的意志……”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