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青羽楼、青羽盟
    裴旻隔着马车,看不见李持盈的模样,但仅凭她此刻的语气,那轻快带着些许兴奋的声音,以能猜出她是何等的高兴。

    说道后面,李持盈嫌弃马车挡住了视线,直接掀起了车帘,探出了车窗,露着精致的脸颊与裴旻说着。

    最后李持盈带着几分忐忑的说道:“都是一些奇淫技巧,国公不会怪我没将黑火药用上正途吧!”

    她有此顾虑也是理所应当,黑火药在裴旻手中,成为开山修岭的利器,完成了功在社稷,利在百姓,益在千秋的伟业。而她却顺着研发了一些没有半点作用的东西,称之为奇淫技巧毫不为过,差别不要太大。

    裴旻赶忙摇头道:“什么是正途?用的上的东西,就是正途。世人愚昧,曲解圣人含义,将手工技巧,以为奇淫技巧。其实孔圣人别无此意,正所谓‘奇技谓奇异技能,淫巧谓过度工巧。二者大同,但技据人身,巧指器物为异耳’。说白了奇淫技巧指的是那些过渡复杂只用来自娱而不利于他人的无用技巧,对于利人利己,造福于天下的技巧,圣人还是极为尊重的。”

    “公主所发明的各种东西,并非无用之物。炮竹可以用于驱赶猛兽,增加喜庆气氛。烟火别的不说,至少我相信小七小八一定很喜欢看。能给万千小孩子带来欢笑,这又何尝不是美事?不过最好将危险降至最低,小孩子,没什么分寸,伤着烧着可是不妙。至于射上天炸开的火,那可真是好东西。公主可以深入研究,一方面可以用来做信号,绝对比狼烟更加管用有效,尤其是看不见狼烟的夜里。如果威力能够加大,还可以在远距离放火甚至杀敌呢,怎会没用?”

    李持盈眼中闪着光,裴旻的理解支持,让她格外安心,不住的点头道:“持盈记住了,会想法子让火花不在危险,换取孩子们的微笑,至于能上天的火,我也会向威力距离上入手的。”

    裴旻道:“就叫炮竹、烟火、冲天炮吧……好听也好记!”

    李持盈应道:“就听国公的……”说着俏颜盈盈的妙了裴旻一眼,看着那俊朗的模样,内在的才略,以及对她的认可支持,不免再度想起太上皇李旦提及之事,心如鹿撞的躲回了马车,只觉得心脏都要跳出口腔了。

    偷偷的挑开了窗帘的以一角,向外望去。

    原本并无嫁人心思的她,在这一刻亦不由暗思道:“如果对方是裴国公,倒也不是不可以。”

    越是如此想下去,脸上烧得跟红烫一样。

    玲珑看着做贼似地李持盈,以手扶额,有些无语,心中却隐隐有着点点窃喜。

    那可是裴国公啊!

    当世最年轻的国公,文武功勋第一的俊杰……

    公主嫁过去,自己岂不是?

    据说公主嫁过去之前,要让丫鬟侍寝,会不会是自己?

    想着想着,她亦与李持盈一般无二了。

    一路行至玉真观,裴旻道:“公主,已经到了。”

    李持盈带着几分恋恋不舍的下了马车,觉得自己脸上的羞热未退,带着几分掩耳盗铃的说着:“车里的炭火太足了些……玲珑,去将炮竹、烟火、冲天炮皆取一些来,烟火多些……”说着,瞧着裴旻道:“就当是送给小七小八的礼物吧!那个……鄯州承蒙尊夫人招待,还没有任何表示。”

    当初她为了黑火药远行鄯州,裴旻却很快投入陇山、乌鞘岭的工程中去了,无暇顾念李持盈。

    李持盈当时还意图一并以看看,直接让裴旻严厉拒绝,不给任何情面。

    接下来的几天都是由娇陈接待的,小七还很不客气的尿了李持盈一身。

    玲珑茫然道:“公主,这……奴婢哪里分得清楚,什么是炮竹、烟火、冲天炮?”

    李持盈带着几分气恼瞪了她一眼,莞尔笑道:“国公稍等片刻,持盈去去就来!”

    李持盈大步进了玉真观,玲珑带着几分委屈的跟着后边。

    裴旻在门口等了片刻,却听街道的一旁传来了熟悉的声音:“老姐,今天,我表演的怎么样,人人都为我喝彩呢!”

    “确实不错!”另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小妹,你在音律节奏上的掌控胜我太多,就是没有用心去练,舞蹈方面有些瑕疵。若能用心,成就定在姐姐之上。”

    毫无疑问,来人正是公孙姐妹。

    裴旻寻声望去,却见李持盈的马车挡住了视线,不由自主的走了过去。

    “那,任务是完成了?小周的事情,您看?”公孙曦的话竟然带着几分讨好。

    公孙幽正想回话,神色却是一动,超凡的六感已经留意到一股视线射来,举目望去,眼中不免闪过一丝欣喜。

    “师傅!”

    公孙曦也瞧见了裴旻,兴奋的叫了一声,快步迎了上去。

    来到近处,裴旻意外笑道:“这一次竟然没有以剑相迎,意外,真是意外!”

    公孙曦不满道:“都多大了,还动不动的拔剑!”

    裴旻看着水灵灵的公孙曦,该凹的凹,该凸的凸,还真是不小了,正想夸赞几句。

    公孙曦颇为自傲的小声道:“这是大街上,徒弟我现在是青羽盟的盟主,也是有身份地位的人了,怎么样也不能失了身份是不?”

    青羽盟?

    裴旻古怪的看了公孙幽一眼,青羽楼他是知道,已经是长安第一民间歌舞团,名望甚至与李隆基的梨园相比,青羽盟又是什么东西?

    公孙幽头痛的道:“这事也怨我!原本是一群青年以小妹为主,跟着一起胡闹,组成了一个团体。一群人混迹在一起,难免惹是生非。我避免事情闹大,帮着处理了一些事情。却不想打响了小妹的名号,最后还成了青羽盟,笼络了不少的人。”

    公孙曦不满的嘟哝道:“要不是青羽盟护着,青羽楼树大招风,哪有这么安宁。”

    公孙幽回瞪了公孙曦一眼。

    公孙曦嘴巴一撅,竟然不说话了。

    裴旻再次觉得讶异,在他的记忆里公孙曦可不是那么老实。

    原来公孙曦脑子一热,答应了下面人的推波助澜,成立了青羽盟,还当了盟主。

    但盟主岂是好当的?

    各种事物,公孙曦哪里处理的来,于是可怜巴巴的求到了公孙幽这边。

    公孙幽也担心公孙曦走入歧途,以此为由,强逼公孙曦学习舞蹈,上台演出。

    公孙幽也退居幕后,手握青羽楼、青羽盟的决策权……

    青羽楼、青羽盟有一个出色的首脑,越做越大……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