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汇聚一堂
    裴旻自是不知其中缘由,但多多少少也猜到这是公孙幽的功劳。

    江湖人自由散漫,率性而行,有一部分人更是蔑视国法,不服管制。

    江湖中固然有大仁大义的英雄侠客,却也不乏小鸡肚肠的伪君子,更不缺人面兽心的恶徒。

    想要控制江湖人,其中难度并不亚于领兵作战。

    裴旻可不信以公孙曦的本事,能够管理好一个联盟。

    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裴旻即便满腔好奇,亦不好细问,只是望向公孙幽道:“恭喜了!青羽楼开办的极是红火,即便我在陇右鄯州也听过往的行人说过。先前在皇宫里,陛下竟也说到了你们,实在可喜可贺!你的理想,已经成功了一大半。”

    公孙幽的理想是重振青羽楼,让更多如她一般的孤儿感受到家的温暖。

    青羽楼如今的威望声势,丝毫不逊于当年洛阳青羽楼。至于接下来,便要看公孙幽是否不忘初心,能否坚持到最后。

    公孙幽盈盈一拜道:“还得多谢裴公子相助才是,若无裴公子,青羽楼未必如此顺利。”

    公孙幽却也不是客套话,青羽楼开张的时候,裴旻正在修葺乌鞘岭。

    但是他之前已经嘱咐管家宁泽,青羽楼确定开张日子的时候,通知他一声。

    裴旻忙里抽空,亲自写了一份墨宝给青羽楼,以祝贺青羽楼开张。

    裴旻的楷书已近大成,尤其是经过李白《胡无人》的考验,书法意境更近一筹。兼之他能人之所不能,成功的开通了陇山道,声望极高。

    他的墨宝吸引了大量一睹究竟的文人墨客,做了绝佳的宣传。

    公孙剑舞本就极其绝艳,这宣传到位,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好评,成为有口皆碑的歌舞团体,打响了金字招牌,以至于客满盈门,一日红火一日。

    “举手之劳而已!”裴旻当初赠以墨宝,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助青羽楼扬名,打响口碑第一枪,公孙幽果然领悟了他的用心,将字帖充分利用了起来。

    “小七、小八应该会说话走路了吧?”公孙曦插话道,眼中闪着异样的光彩,当初她就最喜欢逗着小七小八玩耍,现在更是想念。

    这说起儿子女儿,裴旻脸上情不自禁的露出了深沉的笑容,开怀道:“早就会跑会跳了,不如你们随我回府,在我府中坐坐?我娘还有娇陈都念叨你们呢,还说这次回来一定要去青羽楼捧场。”

    “好好好!”公孙曦第一个举手赞成。

    公孙幽亦道:“理当拜会裴夫人……”

    裴旻见玉真公主李持盈手里捧着几个盒子,正从玉真观走了出来,先对公孙姐妹道:“你们先进屋拜会我娘吧,我跟公主道个别,立刻就来!”说着,让已经开门迎客的门房引公孙姐妹入屋。

    “公主!”

    裴旻迎了上去,说着还伸手去接装有炮竹、烟火、冲天炮的盒子。

    李持盈却将手一缩,避让了开来,带着几分好奇的问道:“裴国公跟公孙姐妹很是相熟?”

    毕竟是住一条街的,平时往来出入,偶尔也会遇上。

    最近青羽楼异常红火,李持盈早已知道,自己玉真观隔壁的隔壁,住着两位英姿飒爽的姑娘。

    裴旻以墨宝助青羽楼成名,也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之前李持盈也并未觉得什么不妥,但是今日见裴旻与公孙姐妹如此亲切的交谈,更是邀请她们两姐妹入府,心底徒然觉得极不是滋味。有一种自己的东西,当着自己的面,给抢走了一样。

    裴旻听出了李持盈语气有些生硬,大感头疼道:“我们是相识多年的好友,许久未见,她们想拜会我的母亲,顺便看看娇陈与小七小八!”

    李持盈一脸歉意道:“昔年在鄯州的时候,裴夫人对持盈极为关照。如今她抵达长安,于情于理,都要拜会才是。正好给你们演示一下烟火,免得你们不知如何使用,玩耍。国公不会拒绝吧……”

    “这个……”裴旻还真找不出拒绝的利用,只能道:“公主即有此心,一同前去便是。”

    带着李持盈,将她请进了裴府。

    李持盈迈入裴府,徒然想起之前也跟裴旻进过这裴府,只是当时还不叫裴府而是薛府,那是太平公主带着裴旻来看房子的时候,顺带捎上她的。

    “先天二年,持盈也跟国公这样,一起走进这府邸。国公可还记得?”

    “当然!”裴旻道:“那时候还有太平公主。”

    “是啊!还有太平姑姑!”李持盈低沉着道:“太平姑姑待我极好,就跟父皇一样,每每念及姑姑,都有想哭的感觉。世人都羡慕我们身在皇家,可有谁知道我们的感受?身旁的亲人一个个的被杀,杀他们的却是自家人,是祖母……没有祖母,哪来的父亲,没有父亲又哪来的我们?我们甚至都不知该不该恨,能不能恨。这其中的身不由己,又有几人能够体会?”

    “逝者已矣,多想无益!”裴旻也不知如何来劝,这种皇家惨事,常人还真无法体会。

    尽管他对于自己当初的决定无任何后悔之意,但空闲时念及太平公主,也会忍不住胡思乱想,要是当时自己站在太平公主那边,现在会是什么景象?

    “现在确实不是感怀的时候,去拜会裴夫人吧!”李持盈收起了怀念,整个人似乎燃起了斗志,有着昂扬之气。

    裴旻带着几分无语的看了李持盈一眼,领着她走进了内堂。

    公孙姐妹已经先一步拜会了裴母,公孙幽正陪着裴母说话。

    而公孙曦则不知从什么地方折了三根树枝,再教小七小八剑法。

    还别说两个小家伙新鲜,跟着学得是一板一眼的,极为认真,口中还喊着“嘿哈,哈嘿”的音调,给自己增加威势。

    娇陈则在一旁掩口笑着,一脸慈爱的看着小七小八跟着公孙曦胡闹。

    见裴旻领着李持盈进来,眼中闪过一抹意外。

    裴母见了李持盈也有些讶异,说了一声“公主”,带着众人上前见礼。

    还未等裴母作福,李持盈先一步上前扶住了她,笑道:“今天持盈就是来拜会您的,让您见礼,怎么使得!”她表现的极为和蔼可亲。

    但是对上公孙幽以及不情不愿的公孙曦的见礼,却显得几分高傲,就跟孔雀一样。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