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火药味
    公孙幽心胸开阔,不予李持盈计较,这些虚礼。

    公孙曦却受不了,拉着小七小八道:“小七、小八,过来,给公主殿下行礼。公主殿下可是当今皇帝的亲妹妹,一个不慎可是要掉脑袋的。”

    小七、小八才满三岁,哪里懂那么多,但听要掉脑袋,两个小家伙煞白着脸,个个惊惧的看着李持盈,就跟看阎王一样,躲在了公孙曦的身后,偷偷的看着陌生的大姐姐。

    李持盈登时有些傻眼,恼羞成怒的瞪着公孙曦。

    本想用烟火讨得小七小八的欢心:她在鄯州住过小半个月,知道裴旻对于小七小八的宠爱。也知不只是裴旻一人,娇陈这个娘自不用说,裴母也将小七小八视为心头宝。

    只要得到小七小八的欢喜,融入裴府那是轻轻松松的,特地将烟火带来就是为了讨好两个小家伙。

    结果让公孙曦这般一说,她便如恶人一般可恶,将全盘计划都打乱了。

    她这一瞪眼,更显“凶恶”。

    小七小八直接掩耳盗铃般的将脑袋埋着公孙曦的裤腿,看都不敢再看了。

    李持盈这辈子哪里受过这等委屈,眼圈都忍不住一红。

    裴旻瞪了公孙曦一眼,对着小七小八道:“别听你们曦姨,曦姨是吓唬你们的呢!公主姊姊可不是什么坏人,还给你们带了礼物,很好看的烟火。”

    相较公孙曦,小七小八明显更加相信自己的父亲。

    两小家伙带着几分惊惧的走了出来,小七拉着小八的小手,上前见礼,怯生生得道:“见过公主姊姊!”

    公孙曦也见好就收,没有得寸进尺。

    这也是公孙曦的优点之一,她是那种不记仇的个性。让她不爽,她直接还回来,却不追根究底的恶意针对。

    李持盈这才雨过天晴,将烟火拿了出来,见李持盈意图将所有烟火倒在地上。

    裴旻忙道:“别别别,要玩得玩个花样,就这种倒在地上,真是只有烟火而无其他了。”

    李持盈诧异道:“那怎么玩?”

    裴旻从李持盈手中接过装烟火的盒子,见里头都是五颜六色类似于火药颗粒,抓了一把在手上,凭着感觉在地上画了一个狗熊的大脸。

    裴旻书法可称一流,但是绘画水平实在堪忧,一张狗熊的脸,任是画成了像狗不像熊。

    这也歪打正着,小七小八目前根本不知狗熊虎豹是何物,狗儿却是常见。

    小七、小八指着地上的画像,叫道:“狗儿,小狗!”

    裴旻脸上一红,就当自己画的是狗了。

    李持盈欣喜的看着地上的“大狗”,拍掌笑道:“原来还能这么玩,我怎么想不到?”

    裴旻笑着将剩下的烟火放在一旁,找来火折子点燃了一端的烟火。

    刹那间!

    白烟弥漫,赤橙黄绿青蓝紫各色火焰原地烧起。

    夜色虽未完全降临,七彩绚丽的火焰,依旧闪着夺目的光芒。

    这种烟火还是第一次出现在众人面前,只看得裴母、娇陈、公孙幽、公孙曦目瞪口呆。

    她们有的活了半辈子,有的见多识广,也有走南闯北的,但是无一例外,从未见过如此盛景。

    最兴奋的自然是小七小八,他们看着烟火,猛力的拍着小手,围着地上的大狗,又跑又跳的。

    直至烟火烧尽,弥留着一股火药硝石的味道。

    小七小八意犹未尽的看着裴旻。

    裴旻笑道:“今天可以了,别贪多。你们还小,硝石的味道闻多了对身体不好。过几天我们再玩,回头给你们画头大熊。”

    小七小八还是极听话的,闻言也不吵闹,只是意犹未尽的看着地上那残留的痕迹。

    小孩子就没有不喜欢烟火的,李持盈一下子收小七小八的心,围着她“姊姊、姊姊”的叫个不停。

    公孙曦见小七小八见异思迁,不跟着她学剑了,心底有着小小的吃味。

    晚风吹拂,吹散了地上的硝石渣滓,也吹落了树上剩余的落叶。

    枯叶飞舞,一片寂寥。

    公孙曦手中竹棍轻轻一扬,棍影纵横,一口气将空中飞舞的落叶全部钉在了木棍上。

    裴旻瞧得眼前一亮,这两年不见公孙曦的剑术隐隐有了化境之相,委实难得。

    小七小八轰然叫好,又度舍了李持盈,找公孙曦玩去了。

    李持盈大有黔驴技穷的感觉,亦不似滋味。

    夜幕真的降临,小七小八觉得疲累,有了困意,不在缠着公孙曦,带着几分有气无力的跟着娇陈左右。

    公孙幽趁势告辞,李持盈也知留着不妥,跟着告辞了。

    娇陈带着小七小八区域休息,由裴旻送着三人出府。

    公孙曦、李持盈似乎是天生的对头,谁也看不上谁,不住的斗着嘴。

    公孙曦仗着自己是小七小八的“曦姨”,而李持盈却是“姊姊”,仗着口头上的便宜。

    李持盈却也不甘示弱,说着自己跟裴旻的平辈,而她却是徒弟,理所当然的低矮她一辈。

    两人占着彼此口头便宜,小七小八不在,裴母也不在,原本压制的火药味,好似点燃了一般。

    裴旻与公孙幽相视苦笑,皆有无可奈何之感。

    两人目光相触,却不由自主的回忆起,那如心灵相通的鸿门剑会,眼中有着些许莫名的东西。

    送三人出府,彼此皆在隔壁,也不用多走。

    公孙曦、李持盈各自亲哼了一声,暂且战平,各自回府了。

    回到卧房,小七小八已经安睡,娇陈在小床边给他们盖好了棉被,见裴旻进来,轻声道:“裴郎可觉得今晚味道特别浓?”

    “什么味道?”裴旻有些装傻,笑道:“夫人说的可是火药味?那是自然的嘛,烟火中定有硝石的成分,有硝石,自然有火药味。”

    娇陈白眼道:“郎君不愿谈,妾身不说就是了。跟您说个正事,今日酒馆传来了一则消息,就在我们开设的酒楼,大食国的人跟吐蕃人利用巧遇会晤,他们说什么我们的人听不懂,讲的是大食国那边的语言。可以肯定,他们在商议着什么事情。”

    裴旻听了并不奇怪,直言不讳的道:“这都在意料之中,我就觉得吐蕃不会对南诏那寸尺地感兴趣,他图谋的是西域。这一次陛下意图以国威慑服昭武九国,他们定会乘机彰显自己国家的声势,以便喧宾夺主。让所有情报网留意各国使者的异动,尤其是他们其中的能人异士,更要多多留意。”

    “好!”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