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谪仙人
    裴旻抱着娇陈,一时间也难以入眠。

    娇陈的意思,他并非听不明白。

    李隆基拉皮条的意思也有些明显,只是他心底有着小小的排斥。

    来到这个世界,裴旻一直有着一颗虔诚的心,他非但没有将自己当做超凡的存在,反而认为自己比不上历史上的那一个个的顶尖人物,更没有以一己之力撼动世界的可怕想法。

    裴旻知道古人没有那么简单,他们或许迷信,或许因为时代的原因,眼见局面受到一定的影响。但是他们的才智权谋,绝对是出类拔萃的。

    在这方面除非是毛邓周这样的伟人,才能跟那些名帅名相相提并论,他一个大街上一抓一大把的大学生。实无半点把握,在名帅名相面前耀武扬威,卖弄智慧。是以从未放弃对知识的追求,不断的充实自己,提升自己的能力。

    反正他还年轻,一点点的改变才是正理。

    一转眼已经过去九年,对于这九年的所作所为,裴旻还是极为自傲的。不论个人生活,还是事业成就,皆对得起这九年的辛劳。也真正的融入到了这个时代,成为这个时代的一份子。

    对于妻妾,这个时代的大环境即是如此,并非一个人能够改变。

    娇陈显露让他择妻的意思,也并非她陈多么大度,愿意跟别的女人分享自己的丈夫。

    事实是在她的世界观里,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裴旻肯定会娶正妻,肯定不会只有她一人,在她答应加入裴家的时候,已经有了准备。不存有半点的奇怪,如裴旻这般一直不娶,大有匈奴未灭,何以家为的态度,才是奇怪。

    裴旻自身也不排斥三妻四妾的设定,不过他确实不喜欢给刻意安排的婚姻。没有半点感情基础的两人,成为相伴一生的夫妻,不太接受的了。

    李持盈的才貌,确实出众,裴旻对之也有一定好感,可那种好感并非是心动,他们之间缺乏那种感情基础。

    真正让他心动给他感觉的目前只有两人,一个已经成为了他的妻子,另一个却是柔婉睿智的公孙幽。

    ……

    不知不觉的睡去,裴旻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鸡鸣时分。

    裴旻早已养成了鸡鸣时起床的习惯,而他的夫人娇陈也在同一时间醒来,斥候他着衣洗漱。

    若是以前,她会陪着自己的丈夫一起看会儿书,研究琴谱,但自从有了小七小八,她选择了继续小歇,等着小七小八醒来,以便帮着他们穿衣洗漱。

    小七小八想要独立,还需年余时间。

    裴旻在书房看了一个时辰的书,太阳正好露出了半张脸。

    他一如既往的走往剑阁练剑,李白、王忠嗣已经在演武场自我晨练了。

    王忠嗣正在练习骑射,而李白琢磨着草圣剑,相比裴旻传授他的其他剑术,他个人独爱充满艺术气息的草圣剑,对于草圣剑的领悟,直追裴旻这个原创。

    裴旻也不打扰他们,走进了阔别已久的剑阁练剑。

    千篇一律的早晨,几乎成了习惯,成为了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用过早餐,略作休息。

    裴旻领着李白出门了,如约定的一般,去拜会已经是礼部侍郎的贺知章。

    李白对于此行亦是满心期待,昔年张旭游川蜀。他一路相陪,从张旭口中听到最多的两个人无疑是裴旻、贺知章。

    裴旻他是见到了,如张旭描述一般无二。对于另一个贺知章,自是满心期待。

    一路上李白甚至有些忐忑,道:“师傅,会不会急了些?昨日方达,今日便登门造访。还未来得及置办礼物,贸然拜访,实在有伤大雅。”

    裴旻随意笑道:“无妨,我们向来不讲这个虚礼。酒瘾犯了,想要喝酒,随时随地都可找上门去。不管什么时候,什么时辰!哪怕大半夜,都有过……”

    李白笑道:“也只有张老哥干得出来!”

    裴旻哈哈笑道:“除了他,真找不出第二人。这么急,也不是没有道理。今天是休沐日,贺老哥休息的日子。他是礼部侍郎,随着他国使者齐聚,老哥哥空闲的时间越来越少。不趁着这时候好好聚一聚,越下去,越没有时间了。至于礼物,贺老哥向来不在乎什么俗物,送他俗物反而引他不快。最好是诗文字画,他就好这一口。”

    李白但听此话,瞬间放心了,道:“那便无妨!”

    作诗?

    他李白还虚这个?

    裴旻带着几分不信任的看了李白一眼,道:“贺老哥的眼见口味可不是一般高,乱七八糟的诗句可不入他的法眼?”

    他有这般怀疑不是没有理由的,现在的李白不过十九,还不及弱冠。才情与历史上的那个诗仙,相去甚远。

    在鄯州的时候,李白以展现出了他的诗才,但是除了《胡无人》是可以流传千古的名作,其他的质量可圈可点,有让人眼前一亮的感觉,但算不上上乘。

    李白“哼哼”了声,吟道:“

    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

    人攀明月不可得,月行却与人相随。

    ……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

    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

    唯愿当歌对酒,月光长照金樽里。”

    一首诗吟诵完,李白带着几分臭屁的道:“昨夜一人无心睡眠,独自对月饮酒,偶然所得,恩师以为如何?”

    一首《把酒问月》,瞬间给了裴旻一个响亮的耳光,顿时服气了……

    忍不住心念道:“这小诗仙也是诗仙,还真不能小觑,天晓得他什么时候灵感一来,创出千古名作出来。”

    “不错!”裴旻感慨的笑赞道:“有这首《把酒问月》,极回环错综之致、浑成自然之妙;足以打动贺老哥了!”

    “《把酒问月》”李白眼前一亮,笑道:“简单明了的诗名,直中全诗意境,谢师傅赐名!”

    裴旻想不到《把酒问月》还是自己提出来的,不免哑然失笑。

    一路来到贺府,贺知章早已等候多时。

    “贺老哥!”裴旻叫了一声,道:“今日我可将张老哥赞不绝口的小酒鬼带来了,美酒可备好了?”

    贺知章笑道:“足够让旻弟大醉三日不止!”

    李白也上前问好,送上了自己的礼物《把酒问月》。

    贺知章岂能不识货,动容的看着《把酒问月》,惊呼道:“公乃谪仙人也!从酒写到月,从月归到酒,这篇《把酒问月》飘逸浪漫,莫非仙人,焉有如此佳作?”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