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新春活动大使
    裴旻看着四明狂客贺知章看着李白那激动的神情,知道历史再一次转回了些许轨迹。

    便是因为《蜀道难》这首乐府诗,历史上的贺知章激动的称呼李白为谪仙人,认为只有神仙才能写出如此诗文。

    裴旻也想不到,这历史大改之后,谪仙人的称呼,再一次落到了李白的头上,只是这一次不是《蜀道难》,而是一篇质量相等的《把酒问月》。

    细细一想,裴旻又觉得理所当然,除了李白,当世之上,还真无人当得上“谪仙人”这个称谓。

    两人在贺知章的邀请下,进了贺府。

    贺知章、裴旻、李白皆是健谈之人,几杯黄汤下肚,那就是天南地北的一套胡吹。

    想到什么说什么,或是谈古论今,或是细说未来,不论对错,无不可谈。

    即便说到诗句,裴旻也毫不忌惮。

    他本人并无诗才,好歹也是文科生,胸中藏有数千年的名言名句,对于古诗的鉴赏能力并不逊于贺知章、李白两大诗人,也能夸夸其谈,不落下风。

    这喝到兴头上,李白又是诗兴大发,随意作了一首激昂的报国诗句。

    说道大唐未来的时候,这位未来的诗仙是一脸的自豪,道:“如今朝廷内有明君,贤相,外有大帅良将,盛世再现。此次万邦来贺,便是前兆。重现昔年太宗、高宗时期的盛景,指日可待。”他不吝啬对祖国的赞美,对大唐前景的看好。放荡不羁,蔑视礼法的情怀下,有着满腔爱国热忱。

    贺知章道:“谪仙人此话不假,如今我大唐局势大好。有这番局面,旻弟功不可没,不能不敬旻弟三杯。”

    李白也毫不犹豫的举起了酒杯。

    在以前还有一个姚崇能跟裴旻一比,但随着姚崇下台,功绩停滞,而裴旻接连立下抗灾、定六胡州、开陇山修乌鞘岭三大奇功,有笔在案的功绩,已经超越姚崇,成为开元朝第一人。

    这也是人所共知的事情。

    裴旻却认真的回应道:“其实有很多并非我一人之功,是我运气好,得到了诸多贵人的支持,以及能人异士的帮助。陛下、太公、两位郭公,还有最前线的封常清、江岳、李翼德、李嗣业、孙周,张九龄、袁履谦这些能人,没有他们,也没有我的今日……我这里带着他们,一起一并喝了!”

    世人皆赞他裴旻是大唐的擎天玉柱,大唐的卫青、霍去病。但他自己却是知道,有今日成就,离不开诸多人的支持,不敢亦不愿独称功劳。

    贺知章竖指大赞道:“旻弟居功不自傲,大有大树将军的风范……礼部最近遇到一件难事,一直不知如何抉择。旻弟实干才略远胜为兄,还请指点。”

    裴旻笑道:“老哥哥但说无妨。”

    贺知章肃然道:“此事事关今年的新年庆典,以往我朝的新年庆典以庄重为主,追溯周礼,祭天祭祖,以求国泰民安。今年却是不同,诸多他族使者一并参加,陛下希望展现我大唐的威势,让他国能够感受到我大唐的实力。尤其是昭武九国,现在西域暗流涌动,昭武九国不乱,西域乱不起来。一但昭武九国出了问题,西域可就不稳了。这说实在的,祭天祭祖追求的庄重。唯有我们自己人,才能领会其意义所在。他国人不知我先贤流传下来的规矩,繁琐的仪式,只会让他们无聊,心生反感。”

    “嘿!”裴旻感同身受的道:“不只是他们,连我自己都不太受得了。郭公献俘仪式直接累的晕阙,可见一斑。真要让他们全程参加,没有一点变革,只怕不行。”

    贺知章愁道:“这点也在我们的顾虑之中,只是不知从何入手。”

    裴旻沉吟片刻,道:“以军阵壮声势,以炮火助威,宴会时用烟火助兴。删除先辈的仪式,对先人不敬,大不妥当。我们可以在保留仪式的情况下,添加一个开幕式……”

    开幕式?

    炮火?

    烟火?

    各种新鲜的词语让贺知章一脸的懵懂。

    裴旻却是脑洞思绪大开,中国古往今来都是一个重视面子的国家,这各种活动的开幕式,在他那个时代,几乎没有哪个国家比中国办的更好,更出色,更豪华。

    有无数例子可以参照,各种仪式流程,逐一在他脑海中闪现。

    以现在的科技固然做不到后世那么华丽,可是烟火、炮火这些神物,是李持盈根据火药最新研发出来的。实是古往今来头一回出现在大众的视野,一群土包子焉能把持的住?

    “旻弟,兄长实是孤弱寡闻,不知你说些什么?”贺知章有着几分哀怨。

    李白亦道:“烟火,师傅说的可是昨晚那闪亮的玩意?”

    他虽住在裴府,但是裴府的内院是禁止随意出入的。

    不过烟火绚丽的效果早已通过府中侍婢口中传遍了裴府,李白也有所耳闻。

    裴旻解释道:“炮火、烟火是黑火药衍生出来的产物,威力要小上许多,不过壮声势却是绰绰有余。”

    说着他将自己的想法逐一说出,各种活动环节,事无巨细。

    贺知章听得不住点头,听到最后更是拍案叫绝,道:“如此一来,从开始的军阵添威,至其后的礼炮鼓声齐鸣,再到最后宴会结束,深夜时分的烟火齐放,论之精彩,可比我们礼部准备环节要高明的多!旻弟之才,惊世骇俗。这世间,岂有难倒你的事情?这样吧,旻弟,你将你的想法写出来,交给为兄,为兄上报尚书大人,再由他与陛下商议,看看是否需要大改。若是征得陛下同意,还望旻弟鼎力相助了。当然陛下若是将此事交给旻弟负责,那就更好没有了。”

    “也好!”裴旻也知此次面子工程的重要,昭武九国,若动太多,西域不稳,震慑两面三刀的,拔除已经投敌的,安抚真心愿意跟大唐占同一阵线的,三管齐下,方是上策。

    要来纸笔,裴旻将心中所思所想尽书于册,整理起来,交给了贺知章。

    几乎没有多余的考虑,李隆基看了裴旻设计的流程,直接下达了任命,命裴旻为新春活动大使,全权负责新年一切活动,在此期间,礼部上下皆听之调配……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