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祭天失礼
    在群情震撼的当下,却有一众人铁青着脸,一脸的震撼,带着深切的恼羞成怒!

    这一伙人正是王毛仲一党。

    王毛仲面对李隆基带着几分无度的宠信,自傲之心早已充斥胸腔。

    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这是亘古不变的常理。

    此次年会祭天,在裴旻的提议下,将会举行一个小阅兵,以彰显大唐的军势实力。

    大唐关中隶属北衙的龙武军,羽林军,隶属南衙的十六卫军,皆是天子禁军,共计十六万之数。

    这护送李隆基去天坛祭天的人马也理所应当从这十六万兵卒中挑选。

    能够在诸国面前露脸,成为护送李隆基去天坛的重担是何等的荣耀。

    龙武军,羽林军以及十六卫谁不动心?

    即便王毛仲与裴旻关系极不融洽,面对这大出风头的机会,也忍不住动用自己的关系,亲自找人关说,还求到了李隆基那里。

    李隆基深知王毛仲的本事,在这大局上他还是拿捏的极有分寸的,直接告诉王毛仲,此事由裴旻全权负责,即便是他,也无权过问。

    利益动人心,王毛仲只能动用关系,舔着脸上门求着裴旻,让他的左武卫有个露脸出场的机会。

    对于王毛仲的请求,裴旻不给任何情面的一口否决,并且给出规定,凭实力争取,实力不足,绝无上场的机会。

    宁缺毋滥!

    裴旻不想一颗老鼠屎毁了一锅汤,原定名额是三千,若凑不在足三千,宁愿一千、五百,也不多添一废物。

    裴旻原先以为从十六万中选出三千应该不难。

    事实证明,他有些天真。

    十六万兵的统帅将军,受到了京城长安花花世界的诱惑,大有醉生梦死的感觉。

    上行下效,统帅、将军松懈军务,兵卒自然懈怠训练。

    日常操练,多为敷衍。

    看似人高马大,衣甲鲜明,糊弄糊弄李隆基这不通兵事的皇帝以及一些王公大臣还行。

    以得李靖、苏定方、裴行俭真传的裴旻,一眼就看出了他们绣花枕头这一事实,中看不抵用。

    只有少量个别的有着出淤泥而不染的感觉。不过就算他们没有受到同化,亦远不及接受合理且精心训练的兵士。

    最终还得靠神策军来撑这个场面。

    看着威风十足的神策军,王毛仲、葛福顺、唐地文、李守德等人,一个个都绷着张脸,心中嫉恨之极。

    偏偏他们又奈何不得裴旻……只能干巴巴的记恨着。

    莫斯雷马萨眼中更是狂热,大唐强兵竟然有如此威势,半点不逊于他麾下的狮军,能跟如此对手,痛痛快快的一战,即便横死疆场,也是无悔。

    拜占庭总督查士丁尼也在心底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都不能于大唐为敌。

    一个阿拉伯,他们已经承受不住。再来一个军事实力如此强大的大唐,他们焉有反抗的余地?

    想着一路上打探到的传闻,若大唐以那“震天雷”对付君士坦丁堡的城墙,或者将“震天雷”交易给阿拉伯,拜占庭岂非灭亡?

    “无论如何都要跟大唐打好关系,就算吃亏,也不能让阿拉伯跟大唐友好往来!”

    突骑施少主韦比加,吐蕃副相隆朗赤,葛逻禄的族长阿史那施为等人同样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昭武九国的国王更是神情肃然,震撼。

    他们见识过大唐安西军的实力,作为镇守西域的强兵。安西军的数量不多,但实力在大唐诸政变兵马中无疑是位列前茅的。

    这些年安西军的战绩也很不错,镇住了西域的一众宵小。

    阿拉伯的边军都吃过亏,虽然主要原因是阿拉伯帝国不重视东面防线的缘故,却也可以证明安西军确实不弱。

    尤其是后起之秀高仙芝的表现,更是养眼出众。

    但是安西军跟面前这支军队一比,却有一种小巫见大巫的感觉,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九个国王均忍不住心想:“若西域三万唐军人人皆如眼前这般,他们九国就算同仇敌忾一并对之,也改变不了大局。”

    康国国王康夙烈心中虽有担忧,却也倍感安心。

    昭武九国,康夙烈是最忠于大唐的存在。

    西域面对大食国、突骑施、突厥、吐蕃几国的虎视眈眈,昭武九国早已不是那么齐心。

    大唐越强,他亦能安心。就算真的迫不得已,消去王爵,成为大唐的一个都督府,他也是稳扎稳的大都督。

    固然称呼变了,权势一如既往。

    至于九国中那些两面三刀的存在,一个个都露出如释重负。

    个别已经有叛唐举动的却是微微色变,心底悔不当初,不知如何是好。

    裴旻留意着昭武九国国王的表情,身为一国之君,不太容易从神色中看出他们心中所想,但是个别的心虚紧张却也隐隐分辨的出来。

    第一步威慑,目的圆满达到。

    “拜见陛下,恭迎陛下起驾天坛!”

    三千兵士齐声参拜呼喝,三千人如一体,动作完全一致,声音汇聚成一处,好似群狼呼嚎一般。

    李隆基倍感激动,意气风发的在三千甲士的护送下,前往天坛祭天。

    三千甲士分护左右,李隆基与文武百官,各族使者位于长街中间。

    近距离观赏着刚毅不屈的兵士,人人竖起了大拇指,交口赞叹。

    到了祭天的天坛。

    庄严肃穆的雅乐《神乐歌》在百余儒士的演奏下,在天坛上空回荡。

    雅乐不及俗乐的优美悦耳,但是每一个音符都充满了历史的厚重。

    李隆基肃穆的走进上了三层高台,高台每层四面出台阶各九级。上层中心为一块圆石,外铺扇面形石块九圈,内圈九块,以九的倍数依次向外延展,栏板、望柱也都用九或九的倍数,象征“天”数。

    天之子于天坛祭祀,是国朝最为庄重的活动。

    几乎每一个大唐官员护卫都带着崇高的敬意,肃然以对。

    然而诸国使者却多有不耐烦的感觉。

    新罗、倭国、契丹、奚族这些位于东方、东北的几个国家,深受唐文化的影响,情况还好一些,带着同样肃然的表情。但是西方诸多国家包括昭武九国,就极其失礼了。

    西方诸国以及昭武九国,深受天竺佛教、大食国伊斯兰教,甚至基督教的影响。

    这三大教派皆异常排外,认为各自的信仰是唯一的真神。

    对于大唐的祭天,极不认可,觉得甚为无聊。

    一众人实在忍不住,打哈哈的有之,窃窃私语的有之,就差没有蹲躺下来了。

    裴旻见状,向远处使了一个眼色。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