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一鸣惊人太常寺
    接下来几人的表演项目都是围绕大唐的文化特点,围绕华夏千年文化承传而衍生的节目,充满了独特的意义。

    古人在创新这方面并不逊色后人,尤其是唐朝。

    唐朝最大的特点就是海纳百川。

    在唐朝长安你能听到西域龟兹的音乐,能够玩到波斯的马球,用上阿拉伯的香水、肥皂,学习拜占庭的算术、几何,能够拜天竺的释迦摩尼,亦能跟信奉伊斯兰教的教徒开怀畅谈,与基督教徒手谈棋艺。

    唐朝从不介意引进他国的文化,甚至将他国的文化演变成自己的,比原创更加优秀。

    《渭川曲》就是一首,超越龟兹音乐的优秀俗乐。

    除此之外,对于华夏自己的文化,视若珍宝,用心呵护,承传培养。

    现今长安,在乐舞一道,可谓三足鼎立:分别是梨园、青羽楼、太常寺。

    梨园好比强魏,崖公是李隆基这个皇帝,两个乐营将,一个是裴旻,另一个是乐圣李龟年,实力强横。青羽楼好比蜀国,是拥有诸葛亮的蜀国,最有朝气最有冲劲。即便大魏强蜀十倍,拥有司马懿这样的人物,亦不敢小觑蜀国。而太常寺则是吴,进取不足,守成却是超一流。

    李隆基创办的梨园以俗乐为主,而太常寺则是负责雅乐,青羽楼的根基在于民间。

    经过这些年的发展,梨园、青羽楼似乎已经力压太常寺,成为长安贵族宴请的必邀之处。

    太常寺没有什么出彩的表现,大有泯灭众人的感觉。

    为了此次宴会,太常寺这一次也卯足了劲力,上演了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武》舞乐。

    《大武》在中国历史上是一个极有影响的传统舞蹈,最早可以追溯到西周时期。整个舞蹈结构复杂,舞段安排得体,是武王伐纣胜利后由周公创编的,内容就是展现武王克商的丰功伟业。

    大武乐章是诗歌舞三位一体的综合艺术,在进行表演时既要演唱歌诗,又有舞蹈相伴随。

    编钟和编磬将雅乐的金石之音,发挥的淋漓尽致,手持兵戈的战舞整齐划一,闻鼓而进,击铙而退,与音乐相辅相成,文武有序,音乐和谐,气氛庄重而宏大。

    “於皇武王!无竞维烈。允文文王,克开厥后。嗣武受之,胜殷遏刘,耆定尔功……”

    外加中厚雄浑的应景诗歌,似乎出现在众人面前的不是一支单纯的舞蹈队,而是一支军队。

    诗歌舞,三者合一,韵味非凡。

    “好!”

    裴旻高叫了一声,不吝啬自己的掌声,乐圣李龟年的《渭川曲》,他都没有如此赞赏。

    《大武》确实给了他不一样的感觉。

    这就如流行于经典,《渭川曲》确实好听,音调歌舞都别具一格。可论及意境厚重,千年不衰的《大武》,却给人一种震撼人心的感觉。尤其是裴旻这般,第一次见识这《大武》的人,更是有一种身临其境的热血沸腾。

    这就是华夏流传了千年的文化!

    或许雅乐诗歌舞汇聚一处,外族人听不懂诗歌,无法体会个中深意,并不觉得这《大武》如何了得。

    但是自家的文化,自家人明白就好,何必求着他人理解?

    不了解华夏文化,体会不到中国诗歌的优美意境,自是他们的损失。自己又不掉块肉,跟他们计较什么。

    裴旻也不管他人的态度,自己最先喝彩。

    很意外,反响极不错。

    就算莫斯雷马萨、查士丁尼、韦比加这些人不了解大唐华夏文化,听不懂诗歌的大意。武舞的气势依旧让他们耳目一新。门道内涵瞧不出来,热闹却已然尽兴。

    至于精于华夏文化的吐蕃、新罗、倭国等使者,他们对于华夏文化极为了解,兼容诗歌大意,更能领会个中三味,带着几分敬意的欢呼喝彩。

    裴旻也注意到李隆基脸上的些许惊愕,这位李家三郎,同样未有想到太常寺竟然表现的如此出色,将《大武》这诗歌舞一体的节目,表演的这般动人。

    太常寺这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三足鼎立的梨园、太常寺,皆有了表现,余下的自然是代表百姓的青羽楼了。

    李隆基本没有邀请青羽楼参加宴会的意思,担心那颇具盛名的公孙大娘上不了台面,见不得大人物,紧张出丑,丢了大唐的颜面。

    不过裴旻的力挺,让李隆基最终同意下来,特别邀请青羽楼表演她们最擅长的剑舞《西河剑器》。

    公孙幽对于来至皇室的邀请亦未拒绝,能够在国宴上一展所长,获取一定的好评。对于青羽楼未来的发展,只有百利而无一害。

    公孙幽在方面极有见地,焉有不同意的道理?

    接下来的几个节目并非歌舞,而是一些高明的百戏以及参军戏,一些杂技说笑的节目,以来活跃气氛。

    李隆基与诸国使者一边交谈,一边说说笑笑,喜庆十足。

    参军戏言罢退下,只留下了满堂的笑容。

    不过李隆基还是从莫斯雷马萨的脸上看出了一丝尴尬,莫名道:“莫斯公爵可是不喜欢这类节目?”

    听得翻译,莫斯雷马萨性情直爽,直言不讳的道:“回唐朝皇帝,在下是武人,喜欢舞刀弄剑。这种斗嘴的节目,没有半点的兴趣。另说,在下不懂唐语,翻译也不能完美,还慢上半拍,看的没有半点味道。”

    李隆基笑道:“那么接下来的演出莫斯公爵可要认真欣赏了,正是我华夏千年盛传的剑舞。朕也未曾见过,但不止一次听说神乎其技。就连我朝的凉国公对其也是赞不绝口,说对方的剑术出类拔萃,鲜有敌手,剑舞更不在他之下。要知道裴卿可是我大唐第一剑客,清风三尺,从无败绩。能得他如此赞誉,定是不凡。”

    “哦!”莫斯雷马萨但听此言,看着对面的裴旻,兴趣甚浓,对着裴旻遥敬了一盅。

    裴旻对于这位未来的主要敌手,还是极有好感,与他对饮了一盅。

    不过他的心思都让李隆基的那番话吸引过去了,此次新年庆典,他总览大局,晚宴的节目安排却不是经过他手,公孙幽何时上,什么时候出场,他当真不知,一直都期待着。

    听李隆基的说辞,毫无疑问,接下来就是公孙幽的剑舞《西河剑器》。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