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剑动四方 天地低昂
    裴旻耐心的等着,目光瞧向了殿外。

    在万众期待之下,公孙幽腰挂双剑,一身艳丽的红妆,大方得体的走进了殿中。

    裴旻眼前一亮,此刻的公孙幽显然经过精心的打扮,一头清丽动人的长发,在头上挽了个优雅的高髻,浑身鲜红色秀丽明媚的窄袖舞服,衣外披挂着赤红色的长绫映衬着她风华绝代的容颜,就算仍未起舞,那倾国倾城的风姿已经让人不舍眨眼。

    李隆基、莫斯雷马萨、查士丁尼、韦比加以及阿史那施为、承宗等人眼中皆有惊艳之态。

    裴旻看着面前让他心动的出色女子,对于传说中的《西河剑器》更是期待。

    公孙幽面对大唐王朝最顶尖的一众人等,并无任何的异样,反而给人一种雍容大气的感觉:“民女青羽楼公孙氏,见过陛下以及再坐诸公!”

    这份气度也打消了李隆基之前的担忧,笑道:“久闻公孙大娘之名,朕原先十分好奇,不知姑娘有何能耐,让惊才绝艳的凉国公对你推崇备至……今日一见,果然气度不凡,开始吧!”

    李隆基话音方落,悠扬的音乐以起。

    公孙幽先对着一旁的裴旻投以一个微笑。

    双剑出鞘,双手平举,本来秀美柔和的身形突然透出一股迫人而来的飒爽英气。

    这气场的转变,立刻引起了一阵喝彩。

    随着音乐的变化,场中的公孙幽翩然起舞,双剑左右舞动,踏乐而飞。

    公孙幽速度并不快,但一招一式,一举一动,无不优雅美观,配上公孙幽的一眸一笑,委实好看动人。

    裴旻认真期待着,他知道这是前奏,真正的公孙剑舞绝不止如此华丽不实……

    果然,这只是前奏。

    随着音乐的激烈,公孙幽的双剑,越来越快,剑影戳戳,身影忽然化为百十千人,火红的衣服纷飞起舞,宛如烈焰沸腾翻滚。

    公孙幽好似在烈焰中飞舞一般……

    火焰中又带着凌厉的剑芒,雪亮的剑影在火焰中跳动飞舞,犹若跳动的闪电。

    剑器的破空之声传遍了全场,明丽而闪烁的剑影渐渐如蛛网般交织在一起。

    红色的火焰,白色的剑影,寒气横溢,暗藏无边锋芒。

    “好!”

    李隆基、莫斯雷马萨、查士丁尼、韦比加几乎所有的人都拍案叫绝,为公孙幽的剑舞所震撼。

    裴旻一言不发的看着,眼中有着激赏,但他没有任何表示。直觉告诉他,《西河剑器》不只是如此。

    公孙幽此时此刻所展现出来的剑舞,绝对是一流舞者的水平。

    但是裴旻相信公孙幽绝不只有一流舞者的本事,那个能够让诗人杜甫写下“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霍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这般激昂的诗句的剑舞,岂会只有这一流水平?

    不说天下无双,至少也要超一流才是!

    就在这时,两道长虹破茧而出。

    两把雪亮的长剑突然射向了天际,冲出了火焰,化为呼啸涌动的一片电芒星光。

    所有的观者出乎意外,无不大声惊叫,不约而同的想着,这长剑脱手,难道已经到了曲终人散的时候?不免心中遗憾失望,如此了得的剑舞,却如此短暂,众人皆有一种未能尽兴的感觉。

    只有裴旻知道,**刚刚开始。

    他眼睛眨也不眨,只看公孙幽如何处理这飞天的双剑,不愿错过公孙幽的每一个动作。

    只见公孙幽清啸一声,双手抓着缠在身上的红绫,对着双剑甩了过去。

    红绫显然做过手脚,就如鞭子一般,射向了双剑,随着一股柔和劲力的抖动,左右红绫如长了眼睛一般,捆缚在剑柄之上。

    公孙幽的身子原地不停的转动,红绫在空中化为五六个圈,双剑在红绫的带动下,宛如两头蛟龙一般盘旋飞舞,在空中划着惊艳绝伦的美丽光痕……

    周边已无喝彩之声,围观者不论是李隆基还是莫斯雷马萨、查士丁尼、韦比加这些人,一个个都看呆了,在这神乎其技之下,忘记了喝彩,忘记了一切。

    裴旻也看的是头皮发麻,全身大有热血沸腾的悸动。

    两把飞剑在场中遍走十数圈,接着一个转折,回到了公孙幽的手上。

    寒光凝聚如江海风平浪静,水光清澈不扬。

    西河剑器就此落幕!

    当剑华韵光仍然在众人眼中癡迷地闪烁的时候,公孙幽已经收剑回鞘,盈盈退下去了。

    一时静寂无声!

    半响才传来震天呼喊喝彩,众人这才发现公孙幽已经不见了。

    他们连公孙幽什么时候离去的都不清楚。

    “神乎其技……神乎其技!”李隆基有些失神的囔囔自语。

    莫斯雷马萨动容叹道:“如此剑舞,如此女人,在下这辈子都忘不了。陛下,你们大唐真是人才辈出。一个女人,竟有这般本事,实在了不起,令人心动。”

    查士丁尼跟莫斯雷马萨是死仇,宿敌,在这一刻,也不由自主的附和他的话道:“这剑舞从未见过,神圣罗马帝国流传下来的舞蹈,没有能比那位姑娘的。”

    韦比加更是惭愧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大食国、拜占庭帝国皆有底蕴,而突骑施就是一蛮族,平素里的那些歌舞,压根上不了大雅之堂,连评价的余地也没有,只能一个劲的点头称赞。

    吐蕃、葛逻禄、回鹘、新罗、倭国、南诏等国,也无不交口称赞。

    李隆基见公孙幽的《西河剑器》,震撼了一众人,效果远比《渭川曲》、《大武乐章》更好,龙颜大悦,笑道:“如此人才,焉能不给予重赏?来人,宣公孙姑娘上殿!”

    公孙幽再度回到了大殿。

    李隆基扬声道:“公孙姑娘走的也未免急了些,你的剑舞,当真了不得,让朕与在座的所有人都大开眼界,高呼绝妙。朕想要奖赏你,却又不知姑娘需要些什么。这样吧,公孙姑娘需要什么不妨直说,朕定满足你的愿望。即便你要入梨园、太常寺,朕亦可为你破例。”

    公孙幽盈盈一拜道:“谢圣人抬爱,民女以得贵人相助,如今自食其力。相比天下大多数人,以是知足……不求额外赏赐。”

    李隆基见公孙幽毫无心动之意,不免叹道:“也罢,即是如此,你且退下。”

    “且慢!”莫斯雷马萨突然叫喝一声……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