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东西方剑术对决
    公孙幽想不到会发生这种戏剧性的变故。

    对于西方的文化,她也不够了解。她只是知道在东方子汉大丈夫不轻易屈膝下跪,好男儿顶天立地,上跪天下拜地,中间拜双亲。

    莫斯雷马萨给她下跪,行如此大礼,只是为求一个追求的资格。她也不知应该如何拒绝,也担心之言拒绝会给大唐带来什么不利的影响。

    毕竟这是国宴,公众场合。

    这也是东西方文化的差异,东方人重视宴会,甚至将位置的先后看的比生命更加重要。而西方人喜欢宴会,他们的宴会盛大,相对而言也会自由轻松许多。

    应邀而来的名媛,如果不愿意接受他人的追求,可以直接拒绝,在西方并不是一件丢人的事情。

    相对来说东方含蓄,大庭广众之下,拒绝他人,会视为一种打脸的行为。

    公孙幽只觉得公然拒绝不妥,特别为难。

    裴旻站出来无疑解了她的困境,但听得西方有决斗追美的习俗。

    尽管裴旻并没有将她视为货物,不是以此为由跟莫斯雷马萨决斗。可一切事情却因此而起,也容不得她多想。尤其是面对周边似懂非懂的眼神,向来稳重成熟的她,也不由心如鹿撞。

    但见场上气氛渐渐浓重,公孙幽也不由静下心来,看着场上的两人。

    一个阿拉伯帝国的狮王,一个大唐帝国的镇边大帅……

    两人的背后站着这个世界最强大的国家……

    这谁胜谁负并不意外着彼此国家的强弱,赢的一方将会力压对方的国家一筹,却是毋庸置疑的。

    他们之间的胜负绝不只是意气之争,更是两大国家的强强碰撞。

    莫斯雷马萨取来了自己的剑,一把极为少见的双手长剑,很像电影里的骑士长剑,剑身宽阔而长,又兼顾马上和步行作战两大特点,是西方最为常见的兵器。

    莫斯雷马萨道:“这把剑叫征服,我率兵跨越直布罗陀海峡征服了西哥特王国的日耳曼人从他们手中掠夺来的精铁,混以我大马士革钢锻造出来的长剑,杀人斩将就如削土切草一般容易。”

    裴旻也从高力士手中接过了秦皇剑,看着跟随他九年,依旧毫无损耗的神兵,道:“剑名开疆!陛下所赠,于开疆面前,天下诸剑皆是凡铁!”

    他自然知道手中这剑的名字是秦皇剑,是李隆基登基之后,为了勉励自己特别命工匠打造的。

    后来送给了裴旻,“秦皇”二字,裴旻是受用不上,一直也未给它取别的名字,在他心底还是觉得秦皇剑这个剑名确实不错

    今天见莫斯雷马萨将他的剑叫“征服”,裴旻也随口说了一个“开疆”。

    以“开疆”对“征服”!

    合情合景!

    李隆基听了也是眼前一亮,对于裴旻的雄心壮志极为满意,至于那一句“天下诸剑皆是凡铁”更是切合他心中对于秦皇剑的期望。

    秦皇剑是他登基之后,调用库存的各种精铁矿石,包括了昔年大唐灭高句丽时,缴获的长白山寒铁,倭国进贡的和钢,还有天外陨铁、西域精铁等等,各种珍稀材料,以大唐最新的冶炼工艺,请最好的宫廷匠师精心打造的。

    这些稀有的材质,任何一种参入剑中,都能使得凡铁变为利器。

    何况一柄剑全数都采用各种珍稀材料炼制?

    也只有万邦来贺的大唐,百年积蓄才有如此手笔。

    而且各种材质不一,想要将诸多材料的特点融为一处,没有超凡的冶炼技术,根本没有可能做到。

    符合这所有条件的也只有大唐皇室,也只有身为皇帝的李隆基才能锻造出秦皇剑这样的神兵利器。

    一把剑真正的关键在于冶炼技术,大唐的冶炼技术问鼎天下。

    或许制作秦皇剑的匠师,不如干将、莫邪、欧冶那般有名,秦皇剑更比不上干将、莫邪、龙渊、巨阙,但比及那些的历史名剑,秦皇剑在各方各面,无疑更胜一筹。

    在秦皇剑面前,天下诸剑,确实皆是凡铁。

    莫斯雷马萨心底生怒,他自诩已经足够自傲,但跟裴旻的狂妄相比,却要逊色许多。

    “只希望阁下的剑,有你的嘴那般锋利!”这话音一落,莫斯雷马萨退后三步,摆开架势。剑尖斜举胸前,遥遥指着裴旻。

    一瞬间一股凛冽的杀气立时气漫全场,周边的温度似乎都下降了几度。

    裴旻凝视着对手,神色微微一秉。

    气势!

    这种东西玄之又玄,但却是存在。

    论及武勇这天下只怕无人能比得上西楚霸王项羽,《史记》中就有如此记载“汉有善骑射者楼烦,楚挑战三合,楼烦辄杀之。项王大怒,乃自被甲持戟挑战。楼烦欲射之,项王嗔目叱之,楼烦目不敢视,手不敢发,遂走还入壁,不敢复出。”

    唯有到达一定境界,才能控制自己的气势,项羽这一招霸王硬上弓,无疑将气势用到了极处。

    这个狮王身上的杀气,可比屠夫刘光世浓厚的多!

    裴旻将刘光业跟莫斯雷马萨相比,却当真小觑了这位阿拉伯狮王。

    刘光业利用权势虐杀妇孺,根本不值得一说!

    莫斯雷马萨再如何不济,也是从尸山血海中滚爬出来的,从军三十年,征服了西方十数个国家。其中不乏突尼斯、摩洛哥、西哥特王国,甚至还跟更远的法兰克王国打了一战。

    刘光业跟之相比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裴旻把秦皇剑抽出少许,立时光芒顿现,在剑出鞘的那一瞬间。

    裴旻亦如变了一个人一样,有着一股凌冽不可侵犯的气势与莫斯雷马萨的杀伐之气,针锋相对。

    所有人立时呼吸顿止,静待随时展开的恶战。

    “狮王请了!”

    莫斯雷马萨听不懂裴旻说什么,但见他已经做好了装备,双目厉芒亮起,身形前冲,手中征服长剑像阳光长虹般,随着他的步伐,化为迅雷急电,刮过两人间丈许的空间,往严阵以待的裴旻劈去。

    周边人人瞠目结舌,没有人想到莫斯雷马萨一出手就如此刚猛。

    裴旻也小小惊愕,想不到莫斯雷马萨一出手就是舍身猛攻的姿态,身上破绽毕露,似乎有无数漏洞。

    他见识过西方的剑术,深知西方剑术亦有独到之处,决不至于这般容易对付,横移一步,沉腰坐马,连剑挡格。

    “当!当!当!当!”

    五声激响,震慑全场。

    先是剑风破空的急啸声,牵引了所有人的感觉,眼力不佳之人,甚至不知道五声从何而来,莫斯雷马萨明明出了一剑,为何会传来五声击响。

    “这!”

    公孙幽一脸动容,唯有她看清了一切。

    莫斯雷马萨的剑术极为古怪,步伐极其诡异,他不是连出五剑,而是一剑四杀一守。将四杀一守融为一剑之中,先以剑尖最远距离劈刺,裴旻横移避开之后,立刻以剑尖之下一尺的剑锋横削,接下来又以剑锋之下的一尺剑身上撩,为裴旻抵挡住之后,翻转手腕,连消带打,以另一边的剑锋斜横削,最后再以剑镗卡住了裴旻的秦皇剑,阻挡他的攻势。

    一把特殊的长剑,一招之中,将长剑的特性发挥到极致。

    这个给称为狮王的男人,剑术诡异,实力深不可测!

    公孙幽心念着换做她自己,固然不至于接不下这古怪的一招,却也没有裴旻反应的那般从容。

    莫斯雷马萨此刻也是心中惊悚,他有心给裴旻一个教训,让他知道天高地厚,并且在所有外族面前展现阿拉伯帝国的实力,有心让世人知道。阿拉伯帝国才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国家……

    因而这一剑因全无留手,本以为这一剑可以占得上风,就算不胜,亦能将他逼退,却不想对方竟然逐一接下了他的一剑四招,甚至逼得他使出了守势,心中战意越盛:果然拥有超凡的剑术,是个对手!

    裴旻,接下了莫斯雷马萨的这一剑,亦令他心底捏了一把冷汗。虽化解了对方威厉无匹的一剑,但绝非轻松容易。

    莫斯雷马萨的西方剑术与他们华夏剑术有着极大的差别,几乎没有多少相似之处,其中却有独到高明的地方。

    脑中想着莫斯雷马萨的那一剑,不论是步伐还是出剑的速度时机,无比把握的恰到好处。

    “好剑法!”

    裴旻由衷的赞了一句。

    其实西方亦是历经千年传承下来的,经历了无数战争的考验的。

    在亚历山大时期,亚历山大大帝改良了马其顿方阵,使得方阵变成了一种传奇。这个时候西方人还是以长矛为主要武器,但是长矛有个缺点,长矛刺中敌人后,很多时候会留在他的身体里不容易拔出。所以马其顿兵士身上必配长剑,做特别的长剑训练。

    到了古罗马时期,罗马帝国经过凯撒大帝的训练,在战斗战术上做了改了。抛弃了长矛,改用标枪、大盾、短剑作战。

    罗马军团开始用齐投重标枪的战术来阻挡敌人的进攻,然后用短剑进行近战。这种战斗实际上变成了一种剑术的较量。

    也是因为罗马军团做了如此改革,一举打破了马其顿方阵的神话。

    尤其是后来的古罗马统帅盖乌斯·马略,他开始重视兵士的单兵作战能力,实行募兵制,训练兵士的剑术,令得西方的剑术水准大幅度提高。

    随着时间的推移,西方兵士的附甲率越来越高,缺乏劈砍杀伤力的长矛与破甲能力不足的刀渐渐淘汰,能砍能刺的剑成了战场上的主要利器,剑在战场上的地位,水涨船高。

    剑术也得到了全面的发展,有着属于自己的一套理论。

    莫斯雷马萨师从西方剑术大师,使用的就是最为深奥的不列颠剑术,是从最强圆桌骑士兰斯洛特那一脉流传下来的剑技,不论是战场实战皆有奥妙之处。

    肯德里克的剑术固然来至于西方,但是并非正统,是他自己打磨出来的,算不上的西方剑术。

    莫斯雷马萨才是西方剑术的承传者。

    这也不只是大唐与阿拉伯之间的较量,还是东西方剑术的碰撞。

    裴旻、莫斯雷马萨此刻剑还相互交错这,双方间距近在咫尺,甚至能够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莫斯雷马萨借身子前冲之力,征服长剑迫压着秦皇剑不放,强往裴旻推去。

    “知啦!”

    双剑摩擦下,发出一声难听之极的声响。

    论及膂力,裴旻跟有着西方蛮人血统的狮王,要逊色不少。

    裴旻也没有以己之短对彼之长,直接抽剑回身,身子向右九十度直角倾斜,避过征服长剑笼罩的空间,诡异莫测的一剑,由莫斯雷马萨左处标刺他胁下露出的破绽。

    这一着无论在角度、速度和机会的拿捏上,均到了妙若天成的至境。

    越女剑法永远是如此的出人意料!

    就在众人为裴旻欢呼的时候,莫斯雷马萨突然身子一瞪,竟然闪避开来,退了两步。

    全场各方人等,无不为莫斯雷马萨这出人意表的一招目定口呆。

    裴旻见莫斯雷马萨奇迹般的退了开来,有些讶异,目光不由自主的注意到了他的步伐:他双手握剑,身形笔直站立,但是双脚并不是平行,左脚前迈一步,距离与肩同宽,前面的那只脚的脚尖指向他的所在之处,后面一只脚却向外旋转四十五度,以一种古怪的方式站立着。

    裴旻不知道这是西方的丁字步,这种姿态能使前后左右都能保持平衡,膝盖要微屈,将力量凝聚双足,可前后交替。进可攻,退可守,令自己的活动更轻松流畅,速度更快。

    正是因为这种独特的步伐,才令得莫斯雷马萨能够在第一时间里从容而退,避开越女剑法诡异的一剑。

    莫斯雷马萨也为自己捏了一把冷汗,他这一辈子对敌无数,无数西方英雄豪杰为他斩弱剑下。

    倒也不是没有遇过敌手,但是无人的剑法比面前这个看上去还是如少年一般的英俊后辈那么可怕诡异,防不胜防。

    还为等他定下心来,裴旻手中的秦皇剑再一次的逼近。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