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龙争虎斗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裴旻这一剑刚猛迅捷,整个身子连人带剑一并向莫斯雷马萨冲去,宛如猛虎出押,气势如虹。

    莫斯雷马萨脸容冷酷,两目神光若电,先前一计,他是吃了亏,但也证明了一点,比及膂力,自己远比他更强。

    何况自己是双手剑,而他却是单手!

    双手力量的,岂会输给单手?

    莫斯雷马萨当下双脚分开,不丁不八地傲然稳立,左右手握上剑柄,怒喝一声,征服长剑猛地闪电劈下,威势强猛无俦,有若风雷并发,凝聚双手之力,以强剑身猛劈而下。

    就连上首的李隆基以及左右的皇亲国戚、高官贵胄,都为威势所慑,脸色大变。

    裴旻并非文弱书生,但是跟壮硕的西方蛮人相比起来,却相差甚远。

    这跟蛮人硬碰硬,是不是太不理智了些?

    征服长剑与秦皇剑毫无悬念的碰撞在了一起!

    只听“当”的一响,星火四溢。

    都以为会吃亏的裴旻,场面上的情形却让人大吃一惊。

    受挫的竟然是莫斯雷马萨。

    莫斯雷马萨居然连退两步,方才稳住身形。

    四周的人终忍不住呐喊鼓噪,发出震耳欲聋打气助威的声音。

    这里是大唐的宴会,作为东道主自然占尽便宜,左右都是为裴旻欢呼喝彩的声音。

    莫斯雷马萨神色大是讶异,他想不明白为何自己在气力上竟然会输给明明膂力不足他的裴旻,生平所遇剑手中,也惟有裴旻在这短时间内先后两次硬生生把他迫退。

    他却不知裴旻用的是斩虎剑法,斩虎剑法最大的特点是将力量运用到极致,刚猛无俦。

    莫斯雷马萨倚仗的是自己的双臂之力,而裴旻却将全身的力量用到了极处,将力量通过双腿的肌肉,传授到腰间,再由腰间输送到手上。

    这以全身之力,对抗双臂的膂力,自然是裴旻占得优势。

    莫斯雷马萨稳住身形,心中叫糟之余,眼前电光疾闪,刀气滚腾,秦皇剑已如惊涛骇浪般乘势攻来。

    “当……”

    “当……”

    “当……”

    ……

    兵器碰撞的声音不绝于耳。

    裴旻大展剑技,在眨几下眼的工夫下,已向莫斯雷马萨劈砍出了六剑,每一剑所取角度均是直来直往,没有半点的花俏,像一道道的激雷电闪,猛劈而去。

    斩虎剑法最大的特点就在一个斩字,它招式平平无奇,却胜在无坚不摧、无固不破。虽招数有限,但每一招均具绝大威力,逼得对手不得不与之硬碰硬的相碰。

    在刺耳的剑风呼嘹中,双剑不住交触,以莫斯雷马萨之能,面对道家仙人钟离权所创斩虎剑法亦给杀得只有招架之力,不住后退。

    周边一众唐人看的是眉飞色舞,如痴如狂。

    公孙幽对裴旻也有亲近之意,极具好感。此刻见他神威大展的英姿,美眸中也荡漾着几分神采。

    至于莫斯雷马萨的亲随,莫不惊慌失色。

    就连拜占庭的总督查士丁尼也一脸的震撼。

    莫斯雷马萨率领他的狮军团给拜占庭帝国带来了一次又一次的失败,继承了古罗马精髓的偌大帝国,任是给莫斯雷马萨攻取了一半土地。若不是阿拉伯帝国的将士不擅水战,若不是拜占庭有希腊火这神奇的利器,拜占庭甚至都有亡国的可能。

    查士丁尼自己也多次败于莫斯雷马萨,将之视为死敌。正是因为如此,查士丁尼才知道莫斯雷马萨的英勇可怕。

    他就如传说中北非古国迦太基名将汉拔尼一样,擅于打苦仗硬仗,将对手撕碎撕裂。拥有非凡的武勇,有多次以一敌百的战例。因而有着小汉拔尼的美誉,如此骁勇的人物,竟然给压制的如此彻底?

    这说出去,只怕没人敢信。即便是亲眼所见,他都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

    莫斯雷马萨步步后撤,虽处于劣势,不住后退,但他身上的战意非但为减,反而越发强烈。

    就如战场上的他一样,愈战愈勇,对手越强,越能激发他的斗志,赢的漂漂亮亮,反之对手是个草包,他反而打不出漂亮的战绩出来。

    裴旻的强悍,激起了他好斗好战之心。

    在抵挡到第十一招的时候,莫斯雷马萨步法紊乱,大有支持不住的架势。

    裴旻大喝一声,如影附形抢前一步,手中秦皇剑至上而下,疾劈而下,猛砍往莫斯雷马萨额头正中处。

    莫斯雷马萨似乎逼到了极处,突然他将征服长剑由下往上一撩,就这轻描淡写的一撩,居然荡开了裴旻这一招猛击,硬生生的接住了裴旻的攻势。

    全场各方人氏,无不为这出人意表的一招目定口呆。

    明明已经逼到了极处,却不知为何莫斯雷马萨居然化腐朽为神奇,竟然接下了裴旻这一剑。

    莫斯雷马萨这一剑大有来头,在古大不列颠,他们将剑细分为两大部分,分别是剑柄和剑身。其中剑柄包括剑把、护手和柄头三个部件,剑身又分为强剑身、弱剑身,以及剑刃。同时剑刃又分为假刃与真刃。

    这细致的分化,也可以看出西方人将剑研究的极为透彻。

    剑把、护手、柄头皆有妙用,而强剑身、弱剑身、假刃、真刃各有长处,也就是所谓的剑无一处无用。

    西方哲学家阿基米德曾说过一句耳熟能详的话:“给我一个支点,我可以撬起地球。”

    西方的剑术正是融入杠杆原理。

    莫斯雷马萨那上撩一剑,看似简单,却利用了强剑身力大而弱剑身迅速的特点,在与裴旻兵刃相交时,尽量以强剑身碰撞裴旻的弱剑身,以使裴旻的攻击偏离轨道,在兵刃交缠时,通过转动腕部,举剑压剑而使对手的弱剑身滑向自己的强剑身架住,最后力无处使,落入被动。

    若非裴旻警觉不妙撤剑迅速,将会给征服长剑十字护手卡主,陷入危险之境。

    莫斯雷马萨搬回了劣势,目光却落在了自己的征服长剑之上,见长剑上已经多了一个凹型缺口,问道:“你是故意的?”

    裴旻听了莫斯雷马萨的话,眼神瞟了一眼翻译,听了翻译的解释。

    裴旻笑道:“将计就计,你想消耗我的气力,那我便断你长剑,拔你爪牙!看谁吃亏!”他看了一眼,秋毫无损的秦皇剑道:“找与你说了。在我这开疆剑面前,天下兵器,皆是凡铁,无一例外。”

    这普一接触,莫斯雷马萨就知道裴旻不是易于之辈,自己想要胜他,除了倚仗自身的实力斗勇,还需斗智,唯有如此才能确保自己稳胜,为大食国取得荣誉。

    裴旻的斩虎剑法委实了得,以他的膂力竟接不下对方一击。

    不过莫斯雷马萨深知,世间之事,有利有弊,这种剑法固然威力奇大,全凭劲强力猛取胜,堪称天下无双。却也意味着最耗劲力,使得久了,任是铁打的身子也感不支。

    遂以他选择招招硬碰,就算力量不敌,只要能维持自己不败,便能多耗些裴旻的体力。一但他体力跟不上,无以为继的时候,局面形势毫无疑问,立刻逆转。

    利用此战术,他连接十余招,本以为计划得逞,意外瞧见自己的征服长剑的中心无端缺了一个口子,竟有半个指甲盖那么深。

    瞬间醒悟,裴旻出剑劈斩的角度各有不同,但是双剑交错的时候,他的剑从一开始就砍在一个地方。

    每一剑征服长剑都崩开了一个小缺口,直至现在这个凹痕。

    这还是因为征服长剑是西方名匠锻造的利器之故,若是寻常利器,早已断成几节了。

    莫斯雷马萨听了翻译的话,收摄心神,不为外物所动。

    周边人听了两人的交谈,方才知道原来场上这两位一个西方的绝顶人物,一个东方的俊杰,不只是斗勇还在斗智,无论才智剑法,均在激烈的交锋,无不看得如痴如醉,

    不管谁输谁赢,都值得赞颂。

    莫斯雷马萨不想给裴旻多余的休息机会,也不再做口舌之争,微微晃动,当气势蓄至巅峰时,双眉耸竖,大步前跨,一股彻骨的剑气,立即潮涌而去。

    裴旻立足如山,虽跟莫斯雷马萨魁梧的身躯比起来,倍显薄弱,却有一种岳峙渊渟的气势,绝不怕惊涛骇浪的冲击。他毫不相让,秦皇剑澎湃的对涌上去。

    这一次他用的不是斩虎剑,而是草圣剑!

    恢弘的剑势,威力固然逊于强猛无俦的斩虎剑,威势却更胜一筹,绵延不绝的涌向莫斯雷马萨。

    莫斯雷马萨不敢在与裴旻硬碰硬的接触,收回了攻势,剑疾出如风,摆出低顶位起势,利用轻快的弱剑身,于严密封架中作防守反击。

    虽然他心中不服,却也不得不承认一句话“在开疆剑面前,天下兵器,皆是凡铁”。

    硬碰硬,他力量守得住,但征服长剑却心有余而力不足。

    刹那之间,秦皇剑和征服长剑再度拼斗了十多记。

    秦皇剑绵延不绝,而征服长剑也轻活灵动。

    “当当”之声,好似激荡的鼓声,使人听得心弦震撼。

    他们愈打愈快,众人看得眼花神摇,竟忘了喝采助威。

    李隆基看了眼花缭乱,眨巴了一下干渴的眼睛,问向高力士道:“力士,你说他们谁会赢?”

    “应该是裴国公吧!”高力士确实懂武,武艺还不错,出生于岭南贵族,自幼习得家传拳法,三五大汉近不得身。但是裴旻、莫斯雷马萨的境界已经不是他这个层次可以领会的了,根本看不懂谁强谁弱。只是因为李隆基喜欢听好话,顺着他的心意说而已。

    高力士了解李隆基,李隆基又何尝不了解高力士?

    李隆基听出了他话中的敷衍,怒道:“实话实话!”

    高力士哭丧着脸,道:“目前是裴国公占优无疑,只是……只是裴国公剑法如风如虎,劲气鼓荡,犹如浪潮,绵延不绝。但如此同时我力量损耗的速度远远快于对方,这长此以往下去,在攻个三四十剑,要是攻不破对方防线,只怕会劲力不知。”

    “那可如何是好?”李隆基急切的低声呼喝。

    高力士道:“陛下莫急,老奴只是愚见,算不得数。他们的境界好似龙虎,老奴一条獒犬,那里看的明白……对了!老奴记得裴国公不是说过公孙姑娘剑法卓然,天下少有。她剑舞如此惊人,想必剑术亦是不凡。”

    李隆基瞧了裴旻位子上那位俏佳人一眼,道:“还不去问问,到底谁胜谁负?”

    高力士轻悄悄的来到公孙幽的身侧,问道:“公孙大家,您觉得这比下去是国公赢,还是那个狮王赢?”

    公孙幽轻笑道:“不论剑术还是智计策略,都是裴公子略高一等,你说谁赢?不出二十招,狮王就支持不住了。你看,他的体力可比裴公子消耗的更快!”

    高力士在大殿上位于李隆基的身后,远远下望由不觉得,这一道近处观看,才发现真如公孙幽说得一样,狮王莫斯雷马萨已经大汗淋漓了。

    “这……”高力士无法理解,明明是裴旻在强攻,一剑一剑连环不绝,他应该更加耗费劲力才是,怎么先累到的反而是莫斯雷马萨?

    莫斯雷马萨从一开始就打着消耗对手体力的主意,怎么自己先累到了?

    公孙幽双眼悠悠的看着前方道:“他们两人的消耗,一个是**,一个是精神。裴公子的剑早已到了收发随心的地步,他根本没有剑法,任何剑招他都能信手而来。表面上他施展的是自己创的草圣剑,如长江大河一般。当事实上他每几剑草圣剑中,会夹杂这一手越女剑法。越女剑法之诡之奇之刁钻,鬼神难测。尤其是裴公子手中的越女剑,更是令人防不胜防,难以应对。狮王剑术确实高强,常人遇到裴公子这样的对手,早已一败涂地。他却能立于不败之地,委实厉害。不过他为了抵挡越女剑法,不得不打着十二分的精神经历,用心的应对裴公子的每一剑。他心力精神的损耗远胜裴公子……”

    顿了一顿,公孙幽笑道:“一个知道对方的打算,另一个陷入瓮中,还不知觉,谁胜谁负,毋庸置疑!”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